《仙缘剑歌》第二章落雁古城,回澜余晖结新交

什么的余晖

标签:新交,第二章最新文章

本帖最后由 悲羽屠伤 于 2017-1-11 07:19 编辑


     [size=44.3333358764648px]    落雁古城,位于神州大地东北处,乃凡界五大神都之一,虽是偏远地区,却依旧繁华无比,热闹非凡,数百年来,肩负着落雁百姓的平安与秩序。

  落雁城北有一条横跨神州的南北大江,名曰回澜江,在东岸边上有一个小镇叫丹霞镇,据传每到傍晚时分,站在回澜江边观望丹霞镇上空,便能看见绚烂壮观的万道彩练,丹霞镇也因此而得名。

  回澜江边,一个头戴斗笠的少年盘膝而坐,身披粗布麻衣,五官分明如雕刻一般。清秀的脸颊散发着稚嫩的气息,外表虽然看起来慵慵懒懒,但骨子里却透露着一股精悍,剑眉之下一双深邃的眼眸流光暗转。

  “今天又钓不到鱼,回去又要被婶婶骂。”

  少年盯着眼前纹丝不动的鱼竿,轻叹了一口气,表情略微有些失落。

  想到平日里婶婶对自己的辱骂,楚天遥不禁难过起来,他一出生便成了孤儿,父母在他出生那天,突遭天灾,双双阵亡,镇上的人都说他是灾星转世,亲手害死了自己的双亲,还是婶婶将他一手拉扯大的,虽然婶婶的要求有些过分苛刻,可楚天遥在心里还是对她万分感激的。

  随着时间飞速流逝,落日的余晖照射了在回澜江面,一阵凉风袭来,江面泛起一层接一层的晶莹光泽,甚是梦幻,而此时地楚天遥却无心留恋,因为他的鱼篓内依旧空空。

  楚天遥仰天苦叹,道一声无奈,再望一眼天空暮色已渐渐发浓,鱼儿恐怕是钓不到了,他只好收起了鱼竿,整理起行装渔具准备归途。

  “咦……?”

  远处传来一道悦耳的琴声,不知何人在吟唱,那声音好似天籁之音扣人心弦,凄惨悲凉不由得人心生怜悯:

  遥见天沉暮朦胧,华灯初上——

  余晖映孤城——

  风舞柳絮绕浮萍——

  只身回澜江畔行——

  抚琴化为念情曲,不与谁鸣——

  流年水轻盈——

  红尘若羽缘似梦——

  朝思暮想不见卿——

  顺着源头摸索,就在楚天遥钓鱼的不远处,一位白衣少年盘坐在一棵柳树之下迎风而拨弦,风拂柳絮摆,衣随风舞动。

  琴音消弥耳际一曲已奏完,少年似乎察觉到了身后的楚天遥,回过头来,两人面面相窥。

  少年率先开口道:“敢问兄台贵姓。”

  楚天遥望着眼前的少年,俊美至极的脸颊,如玉石雕刻般的五官,那微微扬起的嘴角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微笑,让人痴迷沉醉,乌黑的长发随风飘动,举止言谈间尽显温文尔雅风度翩翩。

  “啊…我叫楚天遥,楚是楚国的楚,天是天地的天,遥是遥远的遥…”

  “在下南宫千羽。”少年微笑着拱手。

  “嗯!”楚天遥点点头。

  “不知楚兄钓鱼可有收获?”南宫千羽望着楚天遥手里的鱼篓问道。

  楚天遥气馁的摇了摇头:“没有,一条都没有,回去又要被婶婶骂了,唉……”

  “楚兄不必气馁,听我抚琴一曲,落日余晖清风拂柳,忘记不悦丢掉不快。”

  只见南宫千羽长袖一挥,背后的七弦琴缓缓升起,悬浮在了两人眼前,琴身被一道道灵气所缠绕,青光流转在周身。

  楚天遥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他揉了揉眼睛语无伦次道:“这……难道你是传说中的仙人?”

  南宫千羽摆手,:“我可不是什么仙人,仙人比我厉害几倍不止,我只不过是跟我父亲学了一点点的小法术而已。”

  “哦,原来你不是仙人啊。”楚天遥显得有些失望。

  “虽然我不是仙人,但我却知道哪里有仙人。”

  “哪里?”

  南宫千羽一笑,解释道:“远在东极的东海,有座太一山,山上有一门派,名东玄派,派中皆是可御剑九州,翻手为雨,覆手为云的剑仙大侠。”

  “我想去!”

  楚天遥向东眺望,表情甚是向往。对啊!他想去,那样便可以御剑九州,除魔卫道,那样便不会再有人说他是灾星转世,也不会再迎来婶婶的冷言毒语了。

  “若去太一山。须渡回澜江,穿凤凰林,翻十万山,越十六国,路途遥远且凶险无比,一不小心便会丢了性命,所以百余年来,到达太一山的人可谓是少之又少!”南宫千羽说道。

  楚天遥目光坚定,“我不怕!”

  南宫千羽没有说话,只是轻抚着琴弦。

  注意到南宫千羽的举动,楚天遥看着他手中的七弦古琴,不由惊叹道:“好美的琴啊!”那青光流转的琴身,那刻在琴身的凤鸟,工艺极其细致,可谓是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南宫千羽轻抚琴身,眼神中尽是溺爱之情,缓缓开口道:

  柳絮纷飞——

  我思难归——

  赋一首流风为谁——

 “此琴名为流风,乃天帝伏羲取凤凰栖息神木梧桐所制,相传此琴天下共有两张,一张名流风,一张名回雪,流风为琴词,而回雪为琴曲,双琴合鸣便能奏出流传已久的惊世之曲《凤凰吟》。”

  “流风在此,那回雪呢?”楚天遥好奇道。

  “我不知道!”

  “找不到么?”楚天遥又问。

  南宫千羽苦叹一声:“你为婶婶责骂而苦恼,而我又何尝不是呢!父亲崇武厌文,而我自幼便喜爱诗词歌赋,若不是流风琴乃我家族传承之物,我想父亲早就将之丢弃了。”

  “如此看来,你过得也不如意……”

  “同是天涯沦落人罢了!”

  就在两人互相倾诉不悦时,回澜江边的柳树林中响起了一道刺耳的叫声。

  “磔磔——”

  “什么人!”两人异口同声。

  “磔磔——”

  南宫千羽收起流风琴,背系在身后,说道:“我过去看!”

  “我也去!”

  楚天遥可是听说最近城外经常有妖怪吃人的消息,不禁有些担心南宫千羽。

  南宫千羽摆摆手:“你不会法术,更不会武功,去了反而成了累赘,我自己去便可,即使打不过,但自保还是绰绰有余的,你快快收拾行装回家去吧。”

  “那……你小心些!”楚天遥嘱咐道。

  他本想与南宫千羽一起去,可是想到婶婶的泼辣脾气,只怕回去晚了又要被骂,他只好先回到家中,之后再出来寻找南宫千羽。

  “嗯!”

  只见南宫千羽应了一声,便迈进了柳树林,身影渐行渐远,缓缓隐入柳林中。
[size=44.3333358764648px]        
     
  
        
  
        
  
  
    

写得挺好,描写也极其细致,我可写不来的欣赏学习佳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