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缘剑歌》第七章落雁城主,南宫府里起风波

落雁指什么

标签:南宫,第七章最新文章

  
  龙犼山一场恶斗后,楚天遥一行四人来到了南宫府作客,一觉醒来,便已是日落近黄昏。
  
  楚天遥坐在床榻上,揉了揉惺忪的双眼,自语道:“不知不觉竟睡了一整天。”说着便向房门走去,不料想正撞上进门的南宫千羽。
  
  南宫千羽问道:“楚兄这是干嘛去?”
  
  “我已经两天不入家门,婶婶怕是要担心坏了!我得赶紧回去才是。”楚天遥道。
  
  南宫千羽一笑,“楚兄不必着急,我已派人报过平安了,你身上有伤,要多多休息才是。”
  
  楚天遥点了点头,无意间看到床榻边上的古剑,不解道:“这把剑怎么回事?”
  
  “那是陌兄赠送于你的。”
  
  楚天遥更是一头雾水,:“好端端的,为何送我剑?”
  
  “我也不知,陌兄说,这把剑就是你的。”南宫千羽也搞不明白。
  
  “我的?”楚天遥愕然,心想:难道是我父母的遗物,而婶婶并没有告知于我?
  
  南宫千羽道:“既然是陌兄赠送于你,又不是窃来之物,楚兄何必担心,收下便是,此剑可是仙剑,务必要好好待它才是。”
  
  楚天遥不再言语,把目光投向了床榻,抚摸那通红的剑身,一股苍华古朴之气迎面而来,剑身似有灵性,竟嗡嗡作响。
  
  就在楚天遥感叹古剑之际,陌寒也来到了房间,陌寒手持酒葫芦,脸上稍显醉意,紧随其后的则是青衣装束的南汐月。
  
  陌寒笑盈盈的望着古剑,问道楚天遥:“楚兄,此剑是否满意?”
  
  楚天遥连忙起身将剑归还,并说道:”剑是好剑,可在我手中却是一堆烂铁,还是将它归还于你才能发挥其威力。”
  
  陌寒摇头,抿了一口酒:“此剑不是我之物,你才是其真主人呐。”
  
  楚天遥道:“此话怎讲?”
  
  陌寒神秘一笑,:“天机不可泄露!”
  
  南汐月则在一旁对楚天遥不屑道:“傻帽!我寒哥哥送你的,收着便是,哪来那么多话!”
  
  楚天遥被这么一说,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不再作答。
  
  而南汐月却并不停歇,又对陌寒道:“喂!寒哥哥!你什么时候也送我个礼物?”
  
  陌寒答道:“我不是已经送过你了么?”
  
  “胡说!你哪有送过啊?”南汐月不满道。
  
  陌寒又斟了一口酒,不以为然:“随你怎么说,反正我就是送过了。”
  
  “你……”南汐月指着陌寒,玉口哑然。
  
  陌寒抬眼看向身旁的楚天遥,道:“不知楚兄是否有意成为剑仙?”
  
  此时的楚天遥正低着脑袋,不知在思索何事,突然被陌寒这么一问,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啊?…什么?…剑仙?”
  
  陌寒道:“对,御剑九州,降妖诛魔的剑仙。”
  
  楚天遥格外激动,兴奋的跳了起来,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当剑仙?”
  
  陌寒微微颔首,道:“千真万确!”
  
  站在一旁的南宫千羽听陌寒这么一说,也坐不住了,问道:“那你们是不是要回太一山?”
  
  陌寒道“当然!”
  
  “那我可不可以跟着你们一起?”南宫千羽又问。
  
  陌寒刚要作答,突然从门外传来一道冷哼声,紧接着一名身着墨色锦袍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男子虎目赤眉,体型壮硕,脸色极其冷峻,对着南宫千羽怒斥道:“你不能跟他们一起去!”
  
  南宫千羽反驳,:“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跟他们一起去?”
  
  中年男子赤眉扬起,狠狠的瞪着南宫千羽,“没有为什么!我不允许你去!”
  
  “父亲大人,为什么您总是这样!为什么无论我做什么事!您都要阻拦我!”南宫千羽气愤道。原来这中年男子便是南宫千羽的父亲,也就是落雁城的城主南宫万。
  
  只见南宫万抬手便是一掌,将南宫千羽打倒在地。狠狠道:“身为堂堂落雁城的少主,平日里只知抚琴作曲,吟诗作对!让我如何放心把落雁城交到你的手里!”
  
  “我说过!落雁城我大可不要!百姓安危又与我何干!为什么你一定要让我按照你的方式去生活!”南宫千羽怒吼。
  
  南宫万一声大喝,脸上更是怒不可竭,“大胆!如此逆子!我杀了你!”说着便抬起了衣袖。
  
  楚天遥见状,连忙制止,对南宫万说道:“城主大人!千羽他只是一时糊涂说错了话。您可万万不能当真啊!”
  
  南宫千羽却毫不领情,“来啊!你杀啊!母亲就是因落雁城而死!现在为了这落雁城你又要来杀我!来啊!你杀啊!”
  
  “你……”南宫万抬手变掌向南宫千羽打去,楚天遥来不及制止,惊呼一声,谁知手掌刚打到一半,就又从半空中缩了回去,只见南宫万一甩衣袖,冷冷的撇了南宫千羽一眼,便向门外大步迈去,嘴里轻轻低叹了一声。
  
  目送南宫万走出房门,楚天遥才算松了口气,事情来的突然,走的也突然,此时环顾房内三人,陌寒与南汐月两人呆在原地,不知所措,而南宫千羽则倚靠在门板上,捂着胸口。
  
  楚天遥急忙把南宫千羽搀扶起来,让他坐到了凳子上,又从梨木桌上拿起茶壶倒了一杯茶递到他手中,关心道:“你怎么样?还好吧?”
  
  南宫千羽摆摆手,:“我没事,”
  
  这时陌寒反应过来,问道:“刚才你只须跟你父亲认个错便可,为何偏偏要激怒他呢?”
  
  南宫千羽苦笑,:“你不会明白的。”
  
  楚天遥道:“我刚才听你说你母亲是因为落雁城而死,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南宫千羽端起茶杯一饮而尽,缓缓说道:“我南宫一家本来住在凤栖城,十八年前母亲刚生下我之时,父亲被传召担任落雁城城主之位,正巧那时又逢落雁城妖兽作乱,父亲便带着我与母亲赶往这里。”
  
  说道这里,南宫千羽神色有些黯然,面露悲伤,然后又接着说道:“在路过溪松岭时,路人都说溪松岭有强盗出没,夜里不宜赶路。而父亲却心系落雁百姓安危,不听告诫,谁知当晚竟然真遇到了强盗,母亲为了救父亲被杀,而父亲一个人带着我冲了出来……”
  
  听完南宫千羽所说,楚天遥与陌寒皆是重重悲叹。
  
  陌寒道:“南宫兄,节哀顺变。”
  
  南汐月也在一旁劝慰:“对啊,南宫哥哥,你不要伤心了。”看了看南汐月,她的眼眶有些湿润,没想到这小女子竟然听哭了!楚天遥不由大吃一惊。
  
  南宫千羽听到两人的安慰,便强作欢颜,:“没事的,都已经过去了。”
  
  楚天遥拍了拍他肩膀,说道:“对,都已经过去了。”
  
  南宫千羽缓了一会,突然把目光投向陌寒,“陌兄,你们何时回太一山,可不可以带上我?”
  
  陌寒道:“不急。”
  
  “对!不急,我还有事没处理完呢!”楚天遥点了点头,附和道。
  
  南宫千羽和陌寒同时开口:“什么事?”
  
  楚天遥便慢慢将柳树精之事详细道来,听罢此事,陌寒显得有些喜出望外,眯着眼说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啊?”楚天遥三人皆是诧异无比。
  
  陌寒看了三人一眼,拿起酒葫芦饮了口酒,向门外走去,颇为悠然自得,“天色已晚,柳树之事,我们明日再谈。”
  
  南汐月也跟了出去,“寒哥哥,等等我!”
  
  “别跟着我!”
  
  “我就跟!”
  
  “我要去撒尿!”
  
  “你……”
  
  楚天遥与南宫千羽皆是摇头苦笑,脸上表情万般无奈。
  

又将你的小说从头看了一遍,发现大多是人物的语言,对于小说来说,语言描写自是非常重要,但相关的环境描写太少了,对人物的外貌描写也不多,细节描写多点同样让读者有充足的想象力,望改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