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街轶事(二)情系华丽(完)

天街

标签:轶事,情系最新文章

本帖最后由 雪照红节 于 2018-2-10 20:52 编辑

       天街轶事(二)情系华丽(完)苏敏醒过来时已经是三天之后的早晨了,小林正在床边打着盹,苏敏的手被他握着紧紧的贴在脸上。小林忽然一抬头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她说:“小敏,你醒了?你吓死我了······” 他轻抚苏敏额前的头发无限深情的说:“敏,以后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许你离开我······”苏敏没有回答,只是把头乖乖的伏在小林怀里。 李老太这时候一瘸一拐的走进来,手里还拎着一个汤煲。小林起身让母亲坐在床边,苏敏刚想起身却被老太太按住说:“哎,孩子,别动啊。” 苏敏关切的问:“李阿姨,您的脚怎么样了?” 李老太打开汤煲说:“没事,我这把老骨头都是你捡回来的,这点伤死不了,来,孩子,尝尝我做的汤煲,趁热,凉了就不好喝了。” 说着老太举着汤勺递到了苏敏嘴边,苏敏很不好意思,小林说:“你就喝吧,我妈煲汤很好喝的。” 苏敏不好推辞,尝了一口说:“嗯,还是真的很香哎。” 这时候主治医生走进来说:“哟,这一家人蛮热闹啊哈哈······” 苏敏忽觉脸上一阵发热,医生询问了苏敏现在的情况,然后转身对李老太和小林说:“如果明天没什么特殊情况呢,就可以出院了。” 小林趁机对母亲说:“妈,要是小敏明天出院,您让她去哪?” 李老太一戳儿子脑门说:“去咱家啊,只要小敏乐意,她愿住多久就住多久,你当妈真是铁石心肠啊?这小子·······” 说的小林一愣,老太太刚一转身忽然说:“你就就在这呆着,妈啊去看人家那孩子去。”  说着“妈啊”的时候,老太太还特意看看苏敏,眼角流露出一丝喜悦。


      四周一片安静,眼前模糊的景物渐渐清晰起来。刘刚睁大眼睛不知自己在哪里,小文在他眼前晃晃手,见刘刚漠然的躺在那里,瞬间哭出声来:“呜呜······他看不见了······呜呜······” 这时候刘刚缓缓抬起手说:“我······还活着······是萍吗······我······没做梦吧······” 小文握住他手喜极而泣的说:“没有·······这都是真的·······” 刘刚缓缓动了动说:“那······那老太太呢,她 怎样了?······” 小文说:“多亏苏敏救了她,才没事的。” 刘刚疑惑的看着小文说:“苏敏?苏大班?”  小文就把以往的经过讲述一遍,刘刚长出一口气说:“啊······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两周后,应李老太邀请,刘刚小文,苏敏在小林家里住了几日。火灾原因已初步查明,系地下歌舞厅煤气管道泄露所致,这次事故造成数十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达百万以上。经查地下管道煤气装置被人私自改装,造成原有报警装置失灵,目前直接责任人马春发下落不明,警方已介入调查······ 苏敏恨恨的把报纸扔在桌上暗想:这个王八蛋!这害死这么多人!忽然她又看了一遍报纸,马大下巴名字就是马春发,她不由得后背一阵发冷······


      小文把一些复习资料整整齐齐的装入帆布袋,然后填好包裹单递给邮局的营业员,营业员啪啪的盖好邮戳,把回执又给了小文。  原本刘刚想一起跟着小文来给虎子邮寄复习资料,但医生说他头部伤还需要养几天,如果伤口感染那就要再去打消炎针,所以苏敏便跟着小文来到了邮局。两人又说有笑的出了邮局,路过一家小卖店,小文无意间朝里面看了一眼,只见两个举止古怪的人趴在柜台上,都竖着大衣领子,带着墨镜,现在虽说不是很热,但也算不上多冷,怎么看怎么像电影里接头的特务。其中一个人不耐烦的说:“拿两包面这么麻烦!快点!” 店主把两包方便面放在柜台上,那家伙扔下五块钱和另一个扬长而去。见那两个人走远了,苏敏脸色煞白得把小文拉到一边说:“刚才那买面的人好像就是那天绑我的家伙,”小文惊讶的看着苏敏说:“你怎么知道?不会这么巧吧?” 苏敏十分肯定的说:“绝对没错,就是那家伙,那声音这辈子我都忘不了。”小文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咬咬嘴唇说:“我去前边看看,装作路过,反正他们不认识我的,你赶紧去报警。” 苏敏吓得大睁着眼睛说:“啊?你疯了?小萍,那太危险了,要有个闪失我怎么跟刘刚交代?” 小文看看那两人走的方向说:“好了,我的好嫂子,你放心吧,你去报警,我去盯着他们。” 说完竟像没事人一样朝前边走去。


       山间的公路上异常安静,小文走了近半小时,终于在转弯的地方发现一辆白色捷达车,小文的心脏此时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儿。她慌忙躲在一棵大树后观察四周情况,仿佛现在自己成了一个侦探。这时候山坡下还有几个人,除了刚才那两个以外,还有一个长相特别的人,这人眼窝深陷,圆圆的小眼珠在眼窝里叽里咕噜的直转,大大的鼻孔里鼻毛长得老长,嘴向前探着满嘴的黄板牙里出外进,因为这人的下巴很大,像历史课本里那北京猿人。小文心里一惊,这兴许就是马大下巴! 她正想往下蹲身更好的隐蔽一下,忽然胳膊似乎被两把钳子夹住了一般,她吓得“啊”的叫了一声,原来刚才那两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窜到她背后,小文晃着肩膀挣扎着喊道:“放开我!你们干嘛!?”那家伙扬手就是一记耳光骂道:“妈的你再叫唤,老子把你扔到山涧里喂狼!” 来到大下巴跟前,大下巴捏着小文的嘴问:“说!偷偷摸摸的跟着我们干什么!?谁叫你来了!?说!” 小文脑子飞速旋转着喘口气大声说:“我是路过的,方便一下也不行吗!?放开我!你们是什么人?” “别听她的,马哥,做了她!她肯定是雷子!要不就是黑龙的马仔!” “是啊,马哥,不能留着她!” “上次那个跑了,这个决不能放了!” 大下巴目光阴冷的看着几个手下,“猪脸子是黑龙的人,先拿这个顶个人情,你们觉得怎么样?” 其中一个家伙低着脑袋说:“马哥,这事既然我做的,黑龙要是要人,我就去!” 大下巴仰头大笑道:“哈哈······兄弟,哥哥就是看中你这点!妈的敢做敢当!行了,按我说的,看他老黑接不接这个脸,把她拖到洞里去!” 这时候,山间出现了好几部警车,大下巴慌忙用一把匕首顶在小文脖子上歇斯底里的喊着:“想抓我没那么容易!死我也不会坐牢!退!退啊!”几个帮凶也纷纷用枪朝这边指着疯狗一样的嚎叫着:“妈的往后退!再往前走我们就宰了她!” 吴延炜警官严肃的喊道:“马春发,赶紧把人放了!不要在顽抗了,这样做只能加重你刑期!把人放了你还有机会。” 大下巴冲着几个帮凶一使眼色,他勒着小文脖子缓缓向捷达车靠近,另一个家伙迅速从车里取出一个白色塑料桶哗啦一下把真个车身倒上,一股浓烈的汽油味传过来,然后两人一换手,那个家伙紧勒着小文叫嚣着说:“不许玩花活!等我们大哥走了,就放人!” 说着手里打着了火机!此时大下巴趁机一闪身钻进了浓密的丛林,吴延炜一递眼色,几个警察从四周包抄过去,那家伙有些慌了,火机在手里忽闪忽闪的犹如他那惊弓之鸟的心。“萍······”刘刚不知从哪里进来了,吴延炜吓得喊着:“危险!你别靠近······” 一把没拉住刘刚冲了进来,那家伙一下被吓惊了,打火机一下落在了车里,噌的一下火苗蹿起老高,车里的小文泪流满面的喊着:“别过来!······刘刚我永远爱你······” 此时另一个警官早已冲了上去,一把拉出小文,不到一秒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巨大的火球腾空而起,刘刚赶紧拥住小文说:“我说过我们永远在一起······” 小文虚弱的说:“好了,警官还在看着我们呢······” 刘刚赶紧回头一看,那个警察正气喘吁吁的笑着看着他们呢。


     是一次偶然,让我们重逢;是一次意外,让我们忽略了海誓山盟;是一次灾难,让我们拥抱彼此的真诚;是一次火浴,让我们书写了似火真情。那是结婚时候,小文念的几句小诗,四年恍如隔世,苏敏隔着硕大的玻璃窗自言自语的说着,外边的阳光暖暖的照在她们脸上。忽然苏敏问:“你家贺贺几岁了?” 小文狡黠的一笑说:“三岁咯,后天就是生日,告诉我哥一定来啊。” 苏敏一吐舌头说:“哎······我真是多事啊。”  这时候老板娘走了进来说:“哎,你们没人就闲着啊?啊?快,来包桌的了。”  然后打着手机走了进来,一屁股坐了下来,桌山的报纸赫然在头版印着:本报讯,涉嫌多起案件的嫌疑人马春发、卓龙等人昨日在武南被捕,公安局长亲自到车站迎接我公安干警凯旋回归。 (本故事纯熟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偶合,欢迎收看。)




        

恭喜闸阀老师完成第二章大作!

陌上卿城 发表于 2017-12-3 09:15
恭喜闸阀老师完成第二章大作!
欢迎陌陌来访指点,谢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