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狂风暴雨摧残爱情80:破镜难以重圆

破镜可能重圆

标签:狂风暴雨,摧残最新文章

第七卷:狂风暴雨摧残爱情

第八十章:破镜难以重圆

 

妈妈走了,大刘又回到他的妈妈家,有时他回来看孩子,我从来不拒绝。那是他的亲骨肉,我不能让他断了父女之情。

他每次来都给孩子买衣服、买玩具、买吃的。小小乖一岁多了,她会走了,看到大刘,“爸爸,爸爸”地不停地叫着。她很喜欢笑,笑得很甜,很可爱,她的笑声像银铃一样清脆悦耳,非常惹人喜欢。大刘无比愧疚地说:“爸爸的好女儿,爸爸对不起你,不能每天和你在一起。”
  他这样一说,我犹如鲠骨在喉,难受得很,然而我们两个谁也没有能力改变现状。
  美国幽默作家比林斯.J.说:“友谊就像陶器,破了可以修补;爱情好比镜子,一旦打破就难重圆。”然而我们这面镜子不是我们自己打破的,而是由很多外力把它打得细碎细碎的,没有一点修补的可能。
  尽管如此,我们一直藕断丝连。大刘对我的爱丝毫没有减少,我对他的恋也没有减轻,我们只是形式上的分离,我们在感情上还是没有一刀两断。他每次走,都要捧起我的脸,在我额头上吻一口。好像生离死别一样,让你肝肠欲断,泪水灌入心田。这种滋味没有亲身体验的人,是无法感受到的。
  有人说:“当爱情要完结时,你不想画上句号也不行,当你怀疑是否主动画上句号时,那表示你根本就舍不得,也没办法画上这个句号。每一段情始终会有句号,句号要来时,你想挡都挡不住。”我和大刘这段情,从根上来看,我们俩谁也不想画上句号。可是来自各方面的压力,逼迫我们必须画上句号。这个决定给我们带来了无尽无休的痛苦和思念。因为我们有小天使这个纽带,我们之间的情丝,永远也割舍不断。
  人们对我的恶搞,像潮水一样来得猛,退得快。那些热衷制造网络红人的推手们,因为又发现了新的目标,渐渐对我失掉了兴趣,网上关于我的东西也就自消自灭了。我的生活和工作,又恢复了常态。
  然而大刘却被新的烦恼困扰着,就是他的妈妈托亲求友给他找对象。他每一次相亲,都要和我事先打招呼,征求我的意见,问我该见不该见?我很认真,一个个帮他分析,重点是能不能符合他妈妈制定的标准:贤淑温柔、孝敬老人、知情达理、勤劳俭朴、聪明伶俐,最重要的一条是否作风正派、清纯贞洁?
  他说:“我觉得你好像希望我早日找到老婆?我和你可不一样,我心中的标准就是你,有一丝一毫和你不一样的,我也不会同意的。”我问他:“难道你还希望找一个绯闻缠身的女人吗?”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如果世界上没有你的克隆人,我是不会再婚的。”我说:“那你就打一辈子光棍儿吧!”
  有一次,他约我出来,说有很重要的事和我商量。晚上下班以后,我俩在一个小饭店里见面,他点了几个我最爱吃的东北菜。我们一边吃一边聊。他不断和我抢孩子抱。小天使的确和他爸爸好,坐在她爸爸的腿上,她就乖乖的,一点都不闹,非常听话。
  大刘告诉我,他妈妈破例了,竟然给他找个离婚的,逼他去见面。我问:“这个女人一定是完全符合你妈妈确定的标准吧?”
  他忍不住哈哈大笑,他说:“这个人你也很熟,就是七年前有一次我告诉你,我妈让我去相亲那个丑八怪。”我说:“我想起来了,就是你嫂子她哥哥那个小姨子吧?”
  “是的,就是她,她叫华灿,现在她离婚了,我嫂子听我离婚就又把这件事又捡起来了。和我老妈一顿忽悠,我老妈一听正中下怀。因为她很相信缘分,又非常迷信。她说:‘丑妻近地家中宝,因为她长得丑,所以就没有男人注意她,就不可能有人追她,这样的媳妇儿走到哪儿都放心。’另外,七年前我嫂子给我介绍,我坚决不同意,没成。七年后还是介绍她。我老妈说:‘那是说明你俩前世姻缘情未了。’
  还有一个理由,也就是最重要的理由,我妈说:‘她有福相,能带财。你没看到她脑瓜门正中间有个痦子吗?这是二龙戏珠痦,主大富大贵。她嫁到陈家的时候,陈家一贫如洗,穷得铃铛山响。陈东来和华灿结婚之后,他们陈家就发大财了,成了CC市首屈一指的有钱人家。可是自从陈东来在外面有了女人,和华灿离婚后,他们老陈家很快就破产了。’我妈就抓住这三条理由,再一次逼我去相亲。我说:‘你不说我条件好,能娶一个比我小十岁的大姑娘吗?现在你为什么要我找个比我大的离了婚的女人呢?’你说我妈咋说?她说:‘傻儿子,华灿离婚的时候,法院判给她一套三室两厅的豪华住宅,你和她结婚就不用担心没房子了。’”
  我听了这些,实在忍不住,就实话实说:“我很不理解你妈,一个知识分子,还是老师,死抱传统观念不放有情可原,因为她毕竟受过多年传统教育,有些观念是根深蒂固。可是她怎么会这样迷信?尤其是我最不能理解的是,她怎么也会被铜臭污染,认钱不认人呢?他为了你结婚就能住上三室两厅的豪华住宅,竟然让自己的儿子娶一个离婚的、没有工作的丑八怪?我实在不明白你妈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到底是先进的还是腐朽的?她信仰的到底是唯物主义还是唯心主义?”
  大刘说,“我找你来,就是为了和你聊聊,其实像华灿这样的人根本没有考虑到余地。不必去研究她。我和你说说,心里就痛快了、就亮堂了。你放心,我还是坚持我的原则,不是你的克隆人我坚决不要。”我说:“那你就打一辈子光棍吧!”他发自内心地说:“不会的,因为有你,我就不可能打一辈子光棍。”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在等我,这可能吗?
  大刘和我离婚,他非常后悔,他说在他所看到的、所听到的、所接触到的女人中,他还没找到一个比我优秀的,所以他决定等。等到他妈妈回心转意,等到我不再有压力的时候,我们三口人就会团圆了。在他这种思想指导下,他常常开导我,让我树立信心,不要心灰意冷,要相信有那么一天,我们还会团聚。可是我对他妈妈,没有丝毫幻想,只要有她在,我就不可能和他破镜重圆。所以我动员他放掉这不切合实际的想法,趁着自己年轻,有合适的还是再找一个吧。
  我们万万没有料到,他妈妈为了让他不要再等我,死了那份心,而采取了一个我俩谁也没料到的计策——移花接木。
  我听大刘告诉我。他妈亲自到市长家串门,名义上是探望有病的市长夫人,其实是去市长家探听消息。她最关心的是吴豪的病是否有好转。吴夫人说:“小豪又住了半年医院,现在好多了,很少糊涂,不做不闹了,就是总想见岫岩。”吴夫人说,“这孩子的病是我给造成的,当初他和岫岩谈恋爱,我百般不同意,我想我们小豪条件那么好,不应该找个山里姑娘,就逼他娶了董秘书长的女儿董叮咚,谁知道让人家骗了。最后到底把小豪弄疯了。老人糊涂害了孩子一辈子。我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早知有今日,何必当初呢?肠子都悔青了。”
  大刘他妈听到这些,立即告诉吴夫人我和大刘离婚的事,表面上没有明说她的意图,实际上她在暗示:小豪有救,只要把我娶回家,小豪就会彻底好病。
  结果又给我造成了天大的麻烦。祝姨天天给我打电话,开始就是打听我和孩子的情况;后来就慢慢地透露她已经知道我和大刘离婚的事;再后来她就动员我再婚。我已经意识到她的目的了,所以我立即把这些情况告诉大刘,大刘才想到根在他妈妈那里。因为他知道他妈见过市长夫人。
  我和大刘通话之后,我恨得牙根痒痒。这老太太,我前辈子和她有多大的冤仇?她这样害我?把我和大刘拆散还不心甘,还要把我推进火坑,让我做疯吴豪的殉葬品。
  事情真的向她们想象的方向发展了。吴市长夫人紧锣密鼓地动员我再婚。我告诉她我有孩子,孩子还太小,我不想给孩子找个继父,带孩子再婚的人几乎没有好的结果,所以我今生今世就只能和孩子过了。
  她看我铁了心不再结婚,就和我明说了。她说小豪是多么爱我、想我,他的心里只有我。他现在基本好了,如果我肯和他结婚,好好照顾他一辈子,小豪的病就会彻底好了。小豪是个天才,他多才多艺,好病之后会找个非常体面地工作。她表示,小豪不可能要孩子了,因为精神病遗传,他们会把我的小天使看成是吴家的人,全家人都会对孩子好。总之,吴夫人巧舌如簧,劝我嫁给吴豪。而且不顾自己市长夫人的身份,一而再再而三地检讨自己对不起我,更对不起小豪。她说要不是她糊涂,逼着我把孩子打掉,现在我和小豪的孩子都上小学了。
  提起这心酸的往事,我就想大哭一场,吴豪害了我一生,他糟蹋我、抛弃我、折磨我。如果没有他我不会厄运不断,大刘妈不会对我这样瞧不起、把我视为仇人。没有吴豪,我和大刘根本不会离婚,所以不管市长夫人怎么说,我都一点不动心。强压怒火和怨气,婉言拒绝。
  最可怕的事到底发生了。吴豪再次出现在我们的家里,他的一贯伎俩就是对我跟踪追击,在我家门前堵我。好多次,我都没让他进屋。他现在比较理智,绅士风度十足,我拒绝他进屋时,他没有强进,客客气气地点头哈腰地走了。看样子他的病真好了。
  有一次,我下班回来看他在我家门口等我,因为有前次那事,我一看到他就浑身发冷,两腿发软,手哆嗦。我仍然拒绝他进屋。既有前车之鉴就不能重蹈覆辙。所以我态度十分强硬。他苦苦哀求我说:“我现在病好了,绝对不会再伤害你了,你就让我进屋吧!我们好好谈谈。”我到底没答应。
  这一夜我没有睡好,吴豪这无尽无休的纠缠,使我整天提心吊胆,下班后怕回家,因为我被吴豪吓破胆了,一遇到他就六神无主、忐忑不安。
  有一天夜里九点钟了有人按门铃,我想大刘有钥匙自己能开门,姜猛不会这么晚来我家,别人都不知道我家,那肯定是吴豪了。我怕极了,我始终不敢开门,可是铃声一会儿一响,吵得人心烦意乱。大约十点过了,我听到门外有脚步声。我想可能是隔壁邻居就没在意。可是不一会儿就有人按我门铃。我到门镜一看,吓得我浑身冒冷汗,果然是狂人吴豪。我一声没吭地悄悄走回了。可是门铃还一个劲地响,我怕极了。我想只要我不做声,他以为屋里没人就会走了。我把小天使抱到卧室,不让外面的人听到屋里有动静。后来,我不知不觉地睡着了。这一夜总算平安无事。
  第二天我抱着孩子,准点走出家门去上班,可是在锁门的一刹那,我发现吴豪蜷缩在我家门口睡着了。这个疯子在我家门前的冰冷地大理石地上整整坐了一夜。我心软了,吴豪对我的确太痴情了,可是我对他充其量是同情和怜悯。我心乱极了,该不该叫醒他?叫醒他吧,还怕他纠缠不清;不叫吧,怕他这样下去受凉做病。想了一会儿我到底没有管他,抱着孩子进了电梯。出门后,我给大刘打电话,告诉他吴豪在门外呆一夜的事,让他赶快过来,把他弄走。大刘说他和吴市长打个招呼,就去接吴豪。一个小时之后大刘来电话告诉我,他把吴豪弄回去了,还好,他精神很正常,没出意外,我也就放心了。
  大刘和我说:“今天晚上我回去,不然这个疯子总去我怕他伤了孩子和你。”在这种情况下,我答应了,因为我实在怕悲剧重演,只得求救大刘了。
  从那天以后,大刘隔三差五回家一趟,在家住一夜,他不能天天晚上回来。每次来,都骗他妈,说和吴市长去外地了。这样一连多天吴豪也没来闹,我也就放松了警惕。大刘开始的几天回来都自己睡在小屋,因为现在我们已经不是夫妻了。
  可是我们毕竟是五年的恩爱夫妻,他每次在我卧室床上和孩子疯闹的时候,就旁敲侧击:“你妈心狠不让爸爸来,爸爸也没办法。”到底我被他感动了,我答应他和我和孩子睡在一起了。

一日夫妻百日恩啊,何况做了5年的恩爱夫妻啊!真心希望夫妻和好,不计前嫌,婆媳关系得到前所未有的缓解·····唉,有时,事与愿违啊!祝福祝福!

这个吴豪,阴魂不散!:@

到底我被他感动了,我答应他和我和孩子睡在一起了。读到最后一句,我的眼泪几乎落了下来·····能在一起多好啊!

风中玫瑰 发表于 2019-8-27 19:52
一日夫妻百日恩啊,何况做了5年的恩爱夫妻啊!真心希望夫妻和好,不计前嫌,婆媳关系得到前所未有的缓解· ...
一对恩爱夫妻被外力折磨得苦不堪言,分是为了爱人不受夹板气,和是是因为挚爱。衷心感谢您的跟编!

风中玫瑰 发表于 2019-8-27 19:56
到底我被他感动了,我答应他和我和孩子睡在一起了。读到最后一句,我的眼泪几乎落了下来·····能在一起 ...
善良人的真情实感流露,令人感动。衷心感谢您的解读和理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