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要纳你为妃!

鸡毛有什么用

标签:朕要纳最新文章

& &然而,一回头,正好就迎上李落雁那张妖媚的脸,几颗麻子般的红痣在微微的颤抖。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 &“呕……”
& &苏航再也忍不住了,隔夜饭都吐了出来。
& &“呀,你怎么了?御医,快叫御医!”
& &“噗……”
& &“呕……”
& &呕吐得天昏地暗,苏航差点没呕血十升。
& &我*的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要派这么一个极品来惩罚我!
& &平生头一次,苏航哭了,哭的那么的伤心。
& &好半天,苏航才慢慢的平复过来,一抬头,又看到李落雁那张楚楚可怜的脸,他是不想吐了,因为已经无物可吐。
& &两人隔着桌子,一左一右的坐了下来,有心想把李落雁给撵出去,但又怕伤他的自尊,毕竟,抛开娘炮这一层,这人应该还是很不错的。
& &李落雁规规矩矩的坐着,时不时的扭头偷看苏航一眼,就像个小媳妇儿一样。
& &“那什么……”苏航忍着恶心开了口,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得赶紧找个话题,“听说不久前梁国有金乌现世,不知道殿下可有耳闻?”
& &苏航想,从李落雁的口中,应该能打听到一些东西。
& &一听苏航主动和自己讲话,李落雁心中自然是欢喜的,立刻便道,“不止耳闻,人家还是亲眼所见呢!”
& &“唔?亲眼所见?”苏航看着李落雁,等着她的下文。
& &见苏航看着自己,李落雁的脸又红了。
& &真是个爱脸红的男人啊!
& &我草,你脸红个鸡毛啊!苏航的心中又吐槽开了!
& &李落雁埋着头,真像个大家闺秀一样,“大概是一个月前吧,天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火球,穿过尧都的上空,坠落在东郊七十多里外的一处荒原上,尧都都震了一下,可把人家给吓得不轻!”
& &李落雁拍了拍胸口,接着道,“没多久,探子来报,说有金乌现世,本以为是天灾,却不想是祥瑞,母皇立刻便率领百官前往查看,我也一同去了!”
& &“那荒原被砸出了一个将近两里的大坑,可吓人了,我往那坑里一看,在那坑底里,落着一块大黑石头,果真有两只金乌在绕着那石头飞鸣,好久好久才飞散了去!”
& &李落雁讲的很认真,显然没有半点的假话!
& &“你怎么知道那是金乌?你见过金乌?”苏航问道。
& &李落雁道,“大家都说是金乌,应该就是金乌吧,那鸟儿浑身冒着金色的火光,长了三只脚,母皇也说那是金乌,我想是不会有错的reads!”
& &真是个堂皇的理由,苏航也不去计较那是不是金乌了,“那石头呢?”
&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石头就该是宝了,天外飞来的石头,必定是有着异处的。
& &要知道,这里是太阳内部的异度空间,哪儿有什么天外?那石头能从什么地方飞来?
& &李落雁道,“那石头奇重无比,没人动得了它,现在都还在那荒原之上。”
& &“没人动得了?”听了这话,苏航有点诧异了,这大梁国中,高手应该不少吧,没人能动得了一块石头?
& &李落雁点了点头,“没错,那石头很诡异,境界低些的,根本靠近不得,而境界高深的,如母皇这般,就算能靠近,也动它不得,那石头只能就这么留在了荒原上,母皇派了两位尊者境的老前辈在那里看守着!!”
& &顿了顿,“最近来了不少别国修士,人人都说那石头是宝物,可我却不觉得,就那么一块石头,能是什么宝?难不成还能从里面蹦出个人来?”
& &李落雁不以为意,但苏航却是听者有心,指不定那石头真有什么异处,这么巧让自己赶上,不去看看怎么甘心?
& &当下,苏航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准备找上弥陀,一起去那荒原上看个究竟。
& &“公子,陛下召见!”
&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外来了个女官。
& &还召见个屁啊,苏航想直接走了!
& &“弥陀先生已经先去了!”那女官又补充了一句。
& &苏航无语,这个弥陀,真他母的会玩,我丢你老母啊!
& &无奈,这宫里高手无数,没弥陀带着,他就算能出去,怕也会被逮回来,而且,没有弥陀,他恐怕是没法离开这一方世界的!
& &……
& &“不知母皇召见苏公子,是为了何事?”待那女官领着苏航离开,李落雁走出门外,一脸的花痴。
& &“还用说么?必定是谈论殿下的婚事了!”旁边一男侍尖着嗓子道。
& &“讨厌!”
& &李落雁红着脸啐了一口,但心里肯定是甜滋滋的。
& &若让苏航看到这一幕,恐怕会呕血十升,再自杀一百次吧!
& &……
& &上书房!
& &女帝李若空站在书案后面,单手负在身后,冷傲得就像一只孔雀。
& &弥陀已经在这儿了,不知有没有和李若空谈什么,苏航一来,他就在笑,这让苏航有种不太妙的感觉。
& &“苏航?”
& &李若空看向苏航,嘴里吐出两个字,很显然,弥陀这老家伙,已经把他卖了reads。
& &“不知女皇陛下召见,所为何事?”苏航对着李若空拱了拱手,算是礼貌!
& &李若空嘴角弯起一丝弧度,“观你言行举止,与旁人迥异,实非寻常,异人必有异能,小小年纪,修为精深,真非等闲!”
& &“陛下谬赞!”苏航道。
& &李若空顿了顿,“方才这位弥陀大师已经给朕解释过一切,今日之事纯属乌龙,不过,你上了擂台,胜了比试,那么多人都看着,不好不给个交代!”
& &苏航心中腹诽,这能怪我么?分明就是你们交代不清,我压根就没想过上台,天知道你这是要给你儿子选女的?有皇家选驸马是在菜市口选的么?而且,我是男的好不好?
& &最可恶的就是弥陀这家伙。
& &苏航往弥陀看了过去,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也不知道这老和尚刚刚又跟李若空说了什么。
& &李若空的口气有点松动,想来,应该是在往好的方面发展吧!
& &“放心,都已经搞定了!”弥陀传音过来,给了苏航一个定心丸。
& &我特么的信你才有鬼了,一个白眼向着弥陀递了过去!(未完待续。) 本章结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