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是神技!

阿鲁巴

标签:神技,这才是最新文章

& &王炸挺胸而立,双手掐了个印诀!
& &“召唤,大王,小王,正二,偏二!”
& &正当西装男莫名其妙的时候,王炸嘴里猛的蹦出一句话来!
& &声音在空气中炸响。
& &唰、唰、唰、唰……
& &“什么鬼?”
& &西装男瞳孔一缩,只见到四个身穿铠甲的壮汉,凭空的出现在王炸的后面。
& &这场景,太诡异了,阴风吹来,西装男不禁打了个寒颤,感觉相当不妙!
&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王炸一拳砸在了地面上,“秘术,阿鲁巴之怒!”
& &话音落下,西装男打了个哆嗦。
& &随即,惊恐的一幕发生了,王炸背后那四个人,就像是脱笼的野狗一样,一窝蜂的向着西装男扑了过去!
& &西装男只剩下满脸的惊恐,根本都没反应过来,甚至还保持着备战的姿态,一下就被那四个壮汉抬着手脚抬了起来。
& &干什么?
& &西装男的脸上满是惊恐,念头刚起,前面两个壮汉已经分开了他的双腿,四个壮汉抬着他,飞速的朝着街角奔去!
& &街角,一根电杆在西装男的视野里飞速的变大!
& &我滴妈呀!
& &西装男想挣扎,但是根本挣扎不掉,剩下只能是哇哇的大叫?
& &“嘭!”
& &“咔嚓!”
& &冥冥中仿佛有蛋碎的声音传来,所有人都忍不住夹了夹裤裆。
& &四个壮汉凭空消失了,只剩下那西装男坐在地上,双腿夹着电杆,抱着电杆在那里惨叫哭泣!
& &哎哟,我滴个妈,这也太狠了。
& &弥陀都汗了汗颜,没眼睛看了,那场面实在是感人!
& &“三哥!”
& &一大群人哗啦啦的奔了过去。
& &那西装男正抱着电杆嚎啕大哭,不是他想哭,因为实在是太痛了!
& &王炸缓步走了过去,所有人都很自觉的躲了开去,这人会妖术,连强大的三哥都遭了道!
& &王炸嘴角弯起一丝弧度,傲然的看着抱着电杆还抽泣着的西装男,“疼么?要不要再来一下?”
& &西装男满面是泪的转过头来看向王炸,“卑鄙,居然用这种下流手段,有本事正大光明的和我打一场!”
& &“哟呵,看来你是不服啊,很有必要再给你来一下!”王炸撸起袖子,像是起了瘾!
& &西装男吓的面如土色!
& &“住手!”
& &这时候,旁边传来一声厉喝!
& &众人回头望去,一青年排众而出。
& &王炸看到来人,顿时无语的撇了撇嘴,来人正是苏航,没的说,苏航一出来,他肯定没得玩了。
& &“航哥,你要给小弟做主啊!”
& &这时候,一声凄厉的哀嚎,却不是王炸,而是那抱着电杆抽泣的西装男。
& &苏航回头看去,额头上满是黑线,“哪儿都有你,戏怎么这么多?”
& &还当这西装男是谁,原来是人称二仙桥蛋哥的陈三。
& &这尼玛穿的人模人样的,苏航刚刚都差点没认出来!
& &“怎的?熟人啊?”看这架势,王炸问了一句,感觉好像闯什么祸了!
& &苏航瞪了他一眼,转身走到陈三身边,“赶紧起来,嚎个什么劲?”
& &陈三满脸都是泪,“航哥,我疼啊!”
& &刚刚被那么重的阿鲁巴了一下,简直比千年杀还过瘾,陈三那里还站的起来?
& &苏航没好气的往三个光头看了过去,弥陀和小蛤蟆就像商量好的一样,悄悄的从背后指了指王炸,赶紧转过身去,仿佛和他们没关系一样!
& &“你不早说!”王炸耸了耸肩,这尼玛都能遇到熟人?
& &苏航转身,伸手将陈三从地上抓了起来。
& &“航哥,疼,好像碎了!”陈三捂着裆,站都站不住。
& &“没事,你不有三个么,碎了一个还有两个!”苏航安慰道!
& &晕,有这么安慰人的么?
& &……
& &——
& &茶楼。
& &“航哥,你来这儿怎么也不打声招呼,这搞得,差点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陈三痛过之后,有些激动的和苏航摆谈起来,他也是好几个月没见苏航了!
& &苏航往旁边弥陀三人看了看,“几个土鳖,没见过什么世面,带他们出来转转,没曾想尽会惹事,得罪之处,还请蛋哥海涵了!”
& &“哎哟!”陈三叫了一声,“航哥,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可是我的再生父母,恩重如山,说这话不是折煞了我么?”
& &说着,陈三看向王炸三人,“三位既然是航哥的朋友,那就是我陈三的朋友,咱们今天也算是不打不相识,这样,一会儿我让邱八娘给你们办张会员卡,以后你们来这条街上的消费,都由我陈三包了!”
& &王炸和弥陀一听,脸都笑圆了,王炸赶紧端起茶杯,敬了陈三一杯酒。
& &“年轻人,你是真不错,结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