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城

标签:最新文章

大汉实在不想说自己是被一个看起来瘦弱矮小的路人打的,那样未免太丢脸了,能让这帮家伙笑一年。
所以他含糊带过,想了想还是把责任推给了酒庄。
周围的人一听,顿时摩拳擦掌的又要去找事。
“嘿,他们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被方少爷看上那个破酒庄是他们的福气,居然还推三阻四的,根本就是自己找不痛快!”
“话不能这么说。”另一个人奸_笑着:“他们越不屈服越好,这样我们才能有更多的机会不是。”
他话虽然没说的太明白,但大家却都懂了,上面给钱让他们去找事,要是对方那么容易妥协让人没事可找,那他们的价值就体现不了了。
反倒是现在这样正好,他们去搞个事还能免费吃酒,真是再好的日_子没有了。
大汉的伤口不怎么严重,一路走回来已经不再出血,他呲了呲牙,心里还是有些恼恨那黑衣的小个子,想着再碰见一定要给对方点教训。
只是他刚坐下就见房顶“哗啦啦”毫无预兆的砸了下来。
“卧槽!”
“怎么回事?!”
“快跑!”
众人狼狈的奔出了屋子,身上多多少少都被刮蹭了一些,表情就不太好。
再一看,他们歇息用的房屋此时已经成了半个废墟,再想住着是没可能了。
几人有点傻眼,搞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他们这房子虽然不咋地,但与周围的相比还是不错的,怎么着也不该莫名其妙的塌了才对。
附近的居民又看到这边情况的,但顶多瞅一眼就不理会了,这几个大汉是这片顶有名的游手好闲,明明有把子力气,就算不去当狩猎者找个工也一样做活,可偏偏躲懒什么都不干,专门做些不正当的事,这样的人放在哪里都不会招人喜欢的。
几个人茫然的在门口看了一会,随即嘴里就开始冒出一些不好听的话,只是说什么都没有,他们还是得花钱修房子,要不就得自己动手。
几人商量了几句,最后决定先去喝酒。
然而当他们走到出小巷的时候,颈后突然一痛,然后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风久看了眼倒地的几人,随即直接走到其中一个大汉面前,将一个类似手环的仪器扣在了对方的终端上。
几秒钟后,仪器成功追踪上一个点。
那方家的少爷大概觉得对付一个没有根底的酒庄不需要遮遮掩掩,所以找人联系这些闲汉的时候也没有特意抹除痕迹,所以很轻易的就被风久找到了目标。
得到了想要的,风久离开这个有些破旧的居住区,转而找去了搜索到的点。
方家少爷不可能自己亲自联系这些无_赖,但也会是身边的人着手。
风久在路上就已经了解过那个所谓的方家,在主城算是小有势力的大家族,有没有钱不说,最让人在意的是方家是贵族!
虽然贵族功勋不高,但那也是实打实的贵族,身份自然非同一般。
如果真是这样的人家想做什么,那没点硬实力的真就只能妥协,就算是童夫人也无法在主城与对方对抗。
不过要真是方家主家少爷也不可能看得上一个小小的酒庄,事实上那找童夫人麻烦的方少爷只是方家的旁亲,虽然是一个姓,但并没有贵族的头衔,也就平时打着这样的名号唬人而已。
可就算这样,在许多人看来也是不能招惹的富家少爷了。
风久从主城郊区转去了城内,最后停在了一处娱乐城前。
这家娱乐城很大,在主城内也是首屈一指,而好巧不巧这正是主方家的产业,内里的娱乐设施多到让人眼花缭乱。
那方家少爷方不均会来这里也并不稀奇。
跟那些高级场所不一样,来娱乐城不需要看身份,只要有钱就行。
风久放了车后进去,大厅就置放着许多面板,在这里可以查询娱乐城内繁多的娱乐设施,从而选择自己感兴趣的,遇到不明白的,还有年轻的侍者从旁解答。
风久走到了一处面板前,上面不仅罗列了各种娱乐项目,还表明了最低的消费标准,只那一串串数字就能吓退不少人。
风久要找的人在东侧方向,她看了一下,那边有一处很大的塞车场,如果不出意外就是这里了。
旁边的侍者见她点开了塞车页面,正想着要不要提醒她这里的消费很贵,毕竟这样的娱乐项目毁坏率非常大,而这些损失都是要算在客人的消费内的。
不过没等他开口,就见着风久已经拿出一张黑卡刷卡付单了,顿时就闭了嘴,还连带着瞅了面前的小个子好几眼,暗自猜想是哪家的少爷跑出来玩了。
要知道黑卡的最低限额都有千万!
“阁下这边请。”
侍者很快压下心中惊异,露出笑脸恭敬道。
风久由着对方引路,最后来到了娱乐城内的赛车区。
这里的赛道果然很大,站在一边都无法清晰的看到另一头,这样的规模在整个主城也是独一份。
因为自游戏舱研究出来后,一般人都喜欢开模拟系统进行各种竞技,毕竟这样的损失会小很多,就是普通民众也能承受的起。
但感受到底是不同的,所以依旧有很多人喜欢真实的赛道,而相对的,危险性也会太大。
风久进来的时候发现这里的人居然还不少,不过多数都是站在观众席上看热闹的。
而场内也正在进行着一场精彩刺激的赛事,整个过程都被大屏幕如实的展现了出来。
“快点快点超过他!”
“别怂上啊快!”
风久扫了一眼,赛道上仅有两辆赛车,距离不算远,黑色漩涡以微弱的优势领先,被后面的蓝色火焰紧追不放。
赛道是根据选手们的喜好选择的,而面前的明显很有难度,弯道尤其多,而且毫无规律可言,可以说在奔跑的过程中只要有一点失误,很可能就会冲出跑道。
尽管赛场的保护设置很高端,但在如此高速下出了变故,人也不可能一点事都没有。
风久站在一旁,看着场内的两人娴熟的控制着塞车,每次转向与冲刺都格外漂亮,明显都是熟手。
她来这里可不是真看比赛的,神念扫了一圈,没有看到方不均,不过却见到了他跟班,就是定位仪锁定的那个人。
那说明场内的两个人当中很可能有一个就是方不均。
风久耐心的等了一会,赛程进行的很快,那蓝色火焰虽然一直紧紧咬着黑色漩涡,但却始终没能找到机会超车,不多的距离持续到越过终点也没能拉近。
结果已出,观众席上顿时就是一片嘘声,一些押注了蓝色火焰胜出的人更是气的咒骂起来。
然而这些都是他们自愿参与的堵住,跟玩家们可没什么关系。
风久所在的位置离终点不远,就看着那两辆塞车减缓了速度后停到了指定区域,然后从上面下来几个人来。
先打开车门的是蓝色火焰,当先一个青年个子不算高,样子还算周正,就是脸色有些发虚,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瘦弱。
而随他下来的则是一名娇艳艳的女孩子,脸上画着淡妆,却也无法掩盖不太好的神色,瞧样子是不太适应如此高速的赛车场,一副想吐不敢吐的模样。
青年却没看他,几步走到了黑色漩涡前,一见到车上下来的少年就笑道:“刘少果然厉害,我可是尽了全力都没能追上。”
少年虽然年轻,但个头已经跟青年差不多了,闻言瞟了他一眼,不咸不淡的道:“那真是难为你了。”
“刘少要不要再来一场?”那青年道:“这次我可不能再输了,不然要被人笑话了。”
少年似乎对此不太热络,拒绝道:“我看不必了吧,反正你也追不上。”
青年表情僵了一下,显然被对方直白的话说的有些不太高兴,但还是笑笑忍住了:“那不如改天再来。”
风久将两人的话听了个正着,认出那青年就是方不均,但她却多扫了另一名少年一眼。
两个从赛场上下来,立刻又有其他人上去选场地比试。
这里的提供的赛车型号非常全面,只要交付不同的押金就可以使用,而磨损费就看使用后的检修结果了。
方不均看起来是个少爷,而且与贵族还有个不远不近的亲戚关系,但实际上他本人的身份算不得高,是被方老爷从外私抱回来的,在方家不怎么受重视,而且他上头还有个异母的哥哥,那才是本家认定的继承人。
因为比较尴尬的出生,他与方家大哥还有名义上的母亲的关系可不太好,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糟糕的。
而在外,一般的上层老爷们也不怎么将他看在眼里,因为他注定只能庸庸碌碌的过一辈子。
要是他真有能力,倒是也能自己拼出来一些东西,不过也会很艰难就是了。
但他怎么样是他的事,以不太光彩的手段想要霸占童夫人的酒庄,只看这个路数就不像是个头脑聪明的。
方不均在面对少年的时候明显带着些小心翼翼,眼里的野心就连外人都看得出来,他想要融入上层社会的圈子,只是方家太太不可能为他铺路,那他就只能自己筹谋,而从这些少爷们身上入手是最容易的。
只是如今看起来那少年也不怎么想搭理他。
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方不均的脸色阴沉了一瞬,但随即就有挤出了笑脸凑上去:“刘少,不知道你听没听过最近流行的新玩法,在皇城那边可是非常受欢迎的。”
少年听到这话似乎有了些好奇,难得问道:“什么玩法?”
方不均“嘿嘿”一笑,卖了个关子:“刘少要不要来试试?”
少年来这里本来就是打发时间,碰见方不均纯属意外,玩过一场后觉得没甚意思才没想继续跟他折腾,但如果有什么新鲜东西倒是也愿意尝试看看。
当即少年就扬了扬下巴:“说说看。”
方不均也不敢太过,接道:“咱们玩赛车不就是玩个刺激,这寻常的手段玩多了就腻,尝试些有挑战性的玩法也不错,比如说双人赛车!”
少年皱眉:“双人赛车?又不是没玩过。”
方不均摇头:“我说的可不是寻常的那种两人两车,而是两人一车,但是驾驶者要蒙住眼睛。”
少年听着一怔:“你开玩笑吗?”
蒙住眼睛什么都看不见的话,那还怎么操纵塞车。
“没错。”方不均笃定的道:“驾驶者蒙住眼睛,然后由副驾驶的人指挥,考验的就是两人的默契,而且比起寻常玩法要多了些挑战,确实有意思。”
这样玩法确实有些难,少年有些犹豫,这得是多信任的人才能放心对方指挥,要知道指挥传入大脑在做出反应,这过程就比自己应变的时间长,出现一点失误甚至连挽回的机会都没有,这哪里是玩车,根本就是玩命。
少年可不想上去送死,却听着方不均又道:“这开始是军校生们训练用的,刘少你也清楚,机甲师跟机甲制造师的配合在战场上也很关键,用这种方法锻炼默契度刚刚好,某听说刘少也想要成为机甲师的对吧?”
少年心下一动,他的确是想成为机甲师,甚至可能是整个万古的少年就没有几个是不想成为机甲师的,只是多数人身体素质受限,就只能在游戏里过过瘾了。
但少年不一样,他身体素质达标,完全有条件成为机甲师,而且家里条件也不差,拥有自己的机甲也完全不是问题。
只是支罗甘的机甲水平与东区相差太远,实力是明晃晃的一条界限,所以无形中的,东区那边军校生的训练方式总是让西区的人惯于效仿。
所以一听那边的军校生都是如此训练的,少年就免不了心动了。
方不均见此又加了把火:“而且这里赛车的保护设置都很强,绝对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刘少,不如我们试试看?”
之前从蓝色火焰下来的女孩子也缓过劲来了,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也跟着说道:“是啊刘少,方少说的我都意动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