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试试?

要不要试试看

标签:最新文章

??林太太抬眸,冷冷地扫了乔雪鸢一眼,“雪鸢,你跟了沈三少后,脾气渐长啊,我都请不动你了。”
??“刚才店里有客人,一时走不开。如果怠慢您了,我在这里给您赔罪。”乔雪鸢态度谦逊地说。
??“哼!”林太太的鼻子发出一声轻轻蔑的冷笑。
??乔雪鸢淡定从容地说:“我刚来这里上班没几天,还在试用期,不敢把已经上门的客户扔到一边,请您谅解。不知道您找我,有什么事?”
??“你这是明知故问,景兰都被你送进局子里去了,我为什么找你,你真的不知道?”林太太气愤地说。
??乔雪鸢当然知道她是为林景兰而来,可是林太太显然忘记了,她现在是来求人的。
??这种情形下,林太太却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完全没有意识到,是林景兰有错在先。
??“您是来替景兰道歉的吗?”乔雪鸢故意说道。
??“你”林太太气结,“景兰凭什么要向你道歉,她哪句话说错了?”
??“您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乔雪鸢无所畏惧地迎上林太太的视线。
??“你不就是要钱吗?开个价吧!”林太太懒得跟她废话。
??三年前是这样,三年后还是这样。
??林太太永远不觉得自己有错,也不认为林景兰说错了什么。
??她能想到的解决办法,就是像打发叫花子一样,给点儿钱把乔雪鸢打发了。
??“您是打算开一张支票给我,等林景兰放出去以后,再安排人把支票抢走吗?”乔雪鸢冷着脸怼她。
??林太太听到她的话,脸色一变,强装镇定地说:“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您是真的听不懂,还是装不懂?我今年可不是十八岁,也没有被爱情冲昏头脑。您再用这一招,对我无效。我不要钱,就想跟你们林家要一个公道。如果林景兰不肯道歉,就让她待在里面好好反省吧!”乔雪鸢冷漠地说。
??林太太气地浑身发抖,厉声指责道:“雪鸢,你十岁那年,把乔太太推下楼,害得她流产。如果不是我护住你,你早就被你爸爸打死了,你就是这么恩将仇报的吗?”
??“正是记得您当年的恩情,三年来我才会隐忍不发,吃了您给的哑巴亏。”乔雪鸢的苦笑道。
??“哑巴亏?说得好像我欺负过你似的。”林太太继续装傻充愣。
??“三年前,支票被抢后,我立即报警了,至今没有销案。抢劫罪属于暴力犯罪,要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乔雪鸢云淡风轻地说:“不知道景兰有没有告诉你,沈擎苍帮我拿到了当年那张支票的提取监控和银行记录了。”
??“什么?”林太太腾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我没有告诉景希,既然他认定我是为了钱跟他分手,就让他继续误下去。但是您别在我面前装糊涂,我早就不是三年前,那个任由你们搓圆捏扁,随意捉弄的孤女了。”乔雪鸢的语气冷了几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p 林太太没想到沈擎苍会帮乔雪鸢调查支票的事,心知瞒不过去,怒视乔雪鸢,“你想怎样?”
??“让林景兰在媒体前公开承认错误,并向我道歉。如果你们非要我背三年前的黑锅,败坏我名声,我就重新调查三年前的抢劫案。我人微言轻查不到什么,沈擎苍应该能查出真相!”乔雪鸢沉着冷静地说。
??林太太冷笑一声,“沈擎苍会为了你得罪林家吗?”
??乔雪鸢并不确定,但她却清楚的时候,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退缩。
??她目光坚定地说:“要不要试试?”
??“你”林太太气地直跺脚。
??她听说过,沈擎苍为了乔雪鸢,跟乔明珠解除婚约。
??乔东城替乔明珠鸣不平,把乔雪鸢叫出来训话,结果沈擎苍赶过去,当众罚跪乔明珠。
??外界都传,沈擎苍又瞎又瘸,还心理变态。
??可是乔雪鸢却好端端地活着,没病没痛也没受伤,她被沈擎苍宠到了心尖上。
??沈擎苍这么喜怒无常的性子,乔雪鸢都能把他摆平,可她的手段不一般。
??想到这里,林太太不得不承认,她小看了乔雪鸢。
??“雪鸢,景兰被我宠坏了,如果有什么做的不对,你直接跟我说,我回去好好教训她,但是你不能闹到警察局去呀!”林太太说话的语气终于缓和下来。
??她上前,拉着乔雪鸢的手,在童心办公室的沙发区做下,有点反客为主的意味。
??“咱们两家的关系一直很好,我从前待你如何,你都忘了吗?你跟景希好过一场,这么对景兰,不是伤了景希的心吗?”林太太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试图说服乔雪鸢放过林景兰。
??“我记得您的好,所以才忍了景兰这么久,但是这一次情况不同。景兰说我收了林家分手费,还纠缠景希不放,趁着沈擎苍出差不在,勾搭景希,让他晚上不回家。”
??“景希不回家,就一定是我把他拐走了吗?景兰这么一闹,外面的人都骂我脚踏两条船,私生活混乱。”
??“沈擎苍出于对我的信任,派来助理和律师帮忙处理。如果换成别的男人,听到这样的消息,我早就被踢到九霄云外去了。”
??“我想要一个公道,要景兰还我清白,有错吗?”乔雪鸢委屈地质问。
??林太太皱眉道:“景兰还没有男朋友,你让她在媒体前公开道歉,以后让她怎么嫁人?”
??“那就让我蒙受屈辱,以后我不嫁人吗?”乔雪鸢反问道。
??“你傻呀,跟着沈擎苍,哪怕一辈子不嫁人,你也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景兰这样不懂事,是我教女不严,我也有责任。要不这样,我在媒体前替你解释清楚。”林太太提议道。
??林太太想到的方案和林景希如出一辙,果然是母子,都想到一起去了。
??“我考虑一下!”乔雪鸢终究还是心软了。
??“你要考虑多久?”林太太急切地催促道:“景兰从小娇生惯养,她可不能在里面过夜。”
??☆ [·75txt·] 更新快无弹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