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影

虚影

标签:最新文章

仙台跟狼人部落原本没什么仇也没什么怨,但在前者想要逼死后者抬高自己的时候,就不能再说相安无事了。
仙灵子心知肚明,而且他再怎么自信也不会认为自己能打得过三人。
唯一让他拿不准的大概就是离渊的身份,寻楼阁在中区十分低调,平时相遇的几率不大。
看了他们一眼,仙灵子转身就要跑,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可打招呼的,一言不合就要出事。
但人都已经送上门来了,斩方哪里肯放过,何况他们就算将对方淘汰了也完全符合游戏规则。
所以在仙灵子前脚要跑的时候,斩方后脚就追了上去。
不过以后者此时的状态肯定是打不过对方的,狼人图没可能让他一个人去,所以也追了上去。
倒是离渊,因为是游戏,他跟上去无可厚非,但不去也没什么可说道的,毕竟那两个公会之间的关系不一般,让他们自己解决也是好的。
何况他们还没有想到如何登塔。
童临远远的看到灯塔下的场景,默默的没敢动,他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保护好自己,其他的都不用管。
而此时的风久已经顺着灯塔一路攀了上去,过程理由说是非常顺利的。
这反而让她觉得奇怪。
如果真正的灯塔真的如此轻易就能到达,那恐怕就算它属于私人物品,也会遭受不少人的惦记,哪里还能全须全尾的保存到现在。
灯塔比远处看起来的高很多,但也没用多少时间风久就攀到了顶端,而在此处,原本密不透风的墙壁则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玻璃罩!
风久瞅了一眼就看出来这是制造星际航舰所用的材料,可以在宇宙空间观赏星辰美景。
只不过面前的明显还要更坚固些,以修罗一级的攻击力就算自爆都没可能将其炸开。
那要如何取得灯芯就不好说了。
风久扫视了一圈,没有见到一号,她直接爬到了灯塔顶端,站在上面俯视周围。
这里的视野很好,可以将大半个沙海收入眼中,只不过除了黄沙也没有什么东西了,那些偶尔冒头的妖兽都显得太过渺小。
而脚下,因为玻璃罩材质特殊,并看不见里面的情形,只从外表观察的话,灯罩以及灯塔墙壁都坚固得无解,如何进入依旧是个问题。
风久始终没有看到一号,对方也不是没有可能进去了,但只要系统没有提示任务结束,那就表示还没人取得了灯芯。
她早就已经尝试过强行突破,但就跟预料中的一样,别说破坏掉玻璃罩了,就是连一点痕迹都留不下来,这东西恐怕比想象中的还要坚固。
不说那神秘的灯芯,只这灯塔本身就是个难得的好东西了,而且就是风久也一时无法分辨出制造它们的材质是什么。
如果能拿回去一些研究下就好了……
但不作为任务奖励,那就只能想想了。
风久就直接的目标还是灯芯。
然而她现在连那灯芯长的什么模样都不知道。
“轰!”
正在她研究灯塔结构的时候,就见着地面上一处暴起一阵沙尘,很明显是受到攻击后的样子。
她看了一眼,并不在意。
除了童临被牵扯进去,其他玩家会打在一起是最正常的事,没什么好稀奇的。
而且据风久所了解的那几款机甲,怕是真没有能爬到灯塔上来的。
所以她此时最大的竞争对手是一号!
一号可不仅仅是个机甲制造师,战斗水平也非一般的高,比起其他人来都更有威胁性。
风久微微需着眼,将进来灯塔任务后所经历的所有比赛都回忆了一遍。
从一开始的乱战,再到分组赛跑、寻找古老植被、纸牌对抗赛,这些东西看起来似乎都没有什么关联,但系统还是头一次为了决出胜负而弄出这么多筛选比试来,不寻常就代表着有猫腻。
乱斗还可以说是为了缩小任务人数,但从赛跑开始,比试环境就变成了古老的沙海地图。
这种稀奇的东西固然难得见识,但如何系统仅为了让玩家熟悉那些历史,这么做明显并不够。
毕竟在那样的场合下,真没几个人有心情去探究远古丛林长什么样。
之后的各种任务也怎么看怎么没有关联,似乎真的只是为了筛选出胜利者而做的幼稚项目。
而到了现在,沙海重现,那存有重大意义的历史丛林就消失不见了,如果以后都不再看得到那就可惜了。
但风久还没忘了她现在身处的是灯塔狩猎任务!
可至今为止,他们都只是在淘汰对手而已,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所谓狩猎。
而这个任务中最不能忽视的就是……灯塔!
围绕着灯塔展开的才是关键。
而灯塔存在的历史多久,这始终都是个没有确切答案的问题。
有专家说灯塔存在的历史比万古帝国建立的时间还长,还有研究员表示灯塔建立了不过几个世纪,只不过它并不是凭空建造出来的,而是借用了一栋古老的建筑只是古老的建筑是什么就没人知晓了。
这两种说法都很有些支持的人,只是也都无法细致的考究。
因为不管是沙海形成前还是形成后,这片区域都很少有人居住,不过一个小小的荒野又能得多少人惦记?
而这里还是自灯塔出现后才成名的,但那时候再想要探索出更多的东西就不容易了。
将所有杂乱的信息汇总,那现在风久就面临着两个问题。
要怎么样才算得上是取得灯芯?
灯塔狩猎任务又是要狩猎什么?
前一个先不说,关于后者,风久不认为这是指其他玩家,因为众人的实力悬殊,只是解决其他人的话对她来说并不难,可即使已经淘汰掉了那么多机甲,结果依旧没有多少改变。
这么看来,两个问题似乎可以合二为一。
取得灯芯,狩猎灯芯……
一个需要狩猎才能得到的灯芯,那就不可能是寻常意义上的固定物体。
风久看向脚下的玻璃罩,她思考的时间并不长,也就是说瞬息的工夫,但就这么点时间,玻璃罩似乎就变得与之前不同了。
这种不同非常细微,要格外细心的观察才能发现,甚至其他还带着些诱_导的东西,让人不知不觉就容易忽视的气围。
没发现也就罢了,一旦有所警觉,那就变得不同寻常了。
风久没急着动,只不动声色的观察着灯塔的变化,这东西似乎有点迷惑人心的作用,它一直在变幻着颜色,然而玩家们身处其中很可能始终都无法发现,就像是一种潜意识的暗示,它坚定的告诉你看到的就是这种东西,那你就会下意识的这么觉得。
但如果心智够坚定,也会察觉到诡异感,而风久可是曾经尝试过飞升的剑修,自然没可能被这种低劣的手法欺骗。
没错,就是低劣。
比起她以往看到过的那些迷幻手段都低端的多。
看了一会后,风久发现玻璃罩颜色的变化是按照着某种规律来的,虽然看起来毫无章法,但隐隐之间又是很密切的联系。
风久随即盘膝坐下,她在这里无法使用灵力跟神念,但有些事情是即使没有强大的武力也能做到的,要到是经验。
而就在风久独独立于灯塔之巅的时候,下面的玩家们已经打冒烟了。
仙灵子被斩方跟狼人图追的气急败坏,根本无处可跑又不得不跑,简直像个笑话。
被激的狠了,他当即也不怕会不会惹怒狼人部落的两个人来,扯着喉咙就开吼:“你们这样就算赢了也不光彩,我不服!”
“不服不服吧。”
狼人图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反正你也是要输的。”
仙灵子被气的差点吐血,到了现在他也知道自己获胜的机会不大,找的强大外援被淘汰了,队员也一个没剩,剩下的人都跟他没什么了解,就是想找个同盟都没辙。
搞不定一号之后,仙灵子其实是有想过去找风久的,只是她当时走的太快,对方没来得及说,等再要追的时候已经追不上了。
而除此之外,事外人就只剩下个离渊,然而在亲眼看到他跟狼人图两人站一起后,仙灵子根本没办法再信任这个人,生怕他们早就已经密谋好了,就算愿意跟他联手也是有意的算计。
这么一圈看下来,他竟是连一个临时的帮手都找不到,然而狼人部落却有两个人。
“狼人图,有本事一对一!”
“嗯?你想跟我单打?”狼人图扫了他一眼后,都没有怎么犹豫就道:“可以啊。”
仙灵子顿时心虚,其实他并没有信心能打得过对方,他太清楚自己的积分榜上怎么打出来的,与榜单前两百内都狼人图根本没得比。
但这样怎么也好过一对二,那他就真的一点胜算都没有了。
三人渐渐停了下来,狼人图倒是不怎么说假话,仙灵子倒是不担心他反悔,心里却一直在盘算着要怎么才能打败对手。
只要将狼人图解决掉,那斩方就不足为据了。
这不是说后者不强,只是对方机甲破损太严重,让实力大打折扣。
在这里,斩方也不担心仙灵子能搞出什么鬼花样来,在注意两人的用时也没忘了他们的任务重点,所以不由的就抬头看了眼灯塔,结果这一看就将他惊了狠狠一跳。
“会长!”
仙灵子警惕的看过去:“你们不会连这点信用都没有吧。”
斩方根本没心情理他,伸手指着灯塔顶端,看向狼人图,声音都有些变了调:“那是什么?!”
狼人图也随即看过去,顿了一下后眉头挑了起来。
而旁边的仙灵子就没他那样淡定了,脸色都跟着变了几变:“这不可能!”
而与此同时,藏在沙子里的童临跟灯塔下的离渊也都注意到了灯塔的变化,表情非常多一言难尽。
少年甚至差点直接从掩藏地跑出来,费了好大劲才忍住了,随即就想要联系风久,然而游戏通讯在这里根本就是关闭的,他什么都做不了。
“这是……”离渊喃喃道:“童轩将军?”
说是童将军并不确切,此时出现在灯塔上方的巨型投影分明是童将军的战神号猎云!
虽然战神号有很多,但不同的战神号多多少少都会有些不同,而童将军的那架又格外特殊,曾一度成为万古机甲师最中意的机甲首选。
然而那样厉害的十级战神号就只有一架,到如今已经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十几年,可依旧有很多人忘不了它的样子。
猎云的战斗视频在十几年后的今天也同样是让人仰望的级别,看过就让人难以忘怀。
只要涉及机甲的领域,就几乎没人不知道,猎云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已经是一种万古强大的象征,因为无人能超越!
在这个地方,乍然看见猎云,众人的心情很难不起伏,即使在前者消失的时候他们很可能还年幼的不知道什么是死亡。
“猎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斩方游移不定的看着面前的灯塔,他想不明白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这太让人措手不及了。
那虚拟图像十分庞大,就真如同一架庞大的猎云栩栩如生的立在灯塔上面,冷酷而凝重的望着他们。
童临嘴唇发颤,死死的盯着上方的虚拟图像,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或者不知道要说什么。
众人震惊过后,渐渐的冷静下来,但却到底没办法如之前那边玩笑心思了。
一提到童将军,时人总会忍不住道敬仰与惋惜。
“这是神迹的意思么?”离渊后退了一段距离,为了能更清晰的看到猎云的虚影。
只是他这样一动,就见到那猎云像是有所感似的微微低了些头与他对视。
离渊一怔,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就猛然见到旁边的沙地里“嗖”的一下蹿出来一个身影,踉踉跄跄的就对着灯塔跑了过去。
“136号?”
童临恍若未闻,眼睛里只剩下头顶唯一的颜色,他撞到灯塔墙壁上,单手落在上面,然而却根本没办法更近一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