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域长夫人

长夫人

标签:最新文章

会这个时候跑来的身份多数都不怎么高,顶多有个钱来美人湾消_遣的,顺便就来看看热闹。
所以即使看到这么个女人他们也不知道是谁,被质问的也很好奇。
“是谁?”
只是他们想八卦,那人却不回答了,像是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毕竟今天发生的事并不怎么光彩,谁都不会想要被人当做嘲笑的对象。
风久边听着他们各种胡扯,边看了下被封锁的屋子,里面的人应该已经被带走了,如今空空如也的什么都没有,就连可能的线索也被清的相当干净。
看来美人湾根本就不打算让这事继续扩大了去。
风久见看不出什么东西来,正准备走,就听着之前那人不胜烦扰的道:“还能是谁,不就是咱们区域长大人家的夫人吗!”
“……”风久:“?”
她脚下一顿,又转了回来。
而那些看热闹的人显然也十分吃惊:“什么?!”
区域长这个职称原本来说是非常让人仰望的存在,完全凌驾于各城主之上。
然而自从西区十几年前换了区域长之后,新来的长官就跟透明人似的,除了一个独立于荒野的庄园外,其他东西对于外人来说都全然是陌生的。
但大大小小身份在那放着呢,也没少引得人猜测,基本上猜什么的都有。
不过那是相对于普通人来说,如戴成那等人物都很清楚风爹到底是个什么立场。
风久也不是没有听说过外人的猜测,全都是不靠谱的,她也并不怎么在意。
只是这么被人点名道姓的涉及到亲人的事,她还真是头一次遇见。
她又看了眼那美貌的女人,虽然不是让人特别惊艳的长相,却也有可道之处,尤其是身上的气质,自带一种矜贵。
但她却半点也不认识。
可她怎么想没人知道,那些人突然听到这么劲爆的事都异常兴奋,连忙追问:“那毙了的那人是谁?不会是区域长大人吧?!”
风久半阖眼睑,淡淡的瞟了那人一眼。
只是还没等她有什么动作,一个人影先大步流星的冲了过去,伸手直接毫不费力的将那造谣的人提了起来:“你说什么?”
这嚣张又底气十足的声音一出,就足够让风久辨认出是谁来了。
“你干什么!”
突然被人扯着衣领提溜起来,那瘦小的中年男子勃然大怒。
薛满星却半点不憷,只瞪着眼睛道:“刚才的话你再说一遍?”
中年男子怒极:“我让你放开我!”
周围的人不明所以,只惊疑的看着他们。
薛满星顿时“嗤”了一声,人没放下,另一只手一抬,却是指向了远处还在无声落泪的女子,毫不容反抗的道:“过来!”
他声音不小,而且全然不是一副看热闹的驾驶,霸道的样子把在场的人都镇住了。
那美人湾负责人原本还在安慰那女子,听到声音往这边瞟了一眼登时脸色大变,就要过来,却硬生生的被薛满星的眼神制止住了,僵僵的站在原地不敢动。
那女子被这么当面指点,也不可能看不见,同样扫了他一眼,却并没有理会,只挥了下手,随即身后就有人站出来准备清场。
“这位先生……”
那护卫一样的高壮男子走过来,就要强硬的让人离开,只是表明话才说了几个字,就蓦地被薛满星踹了一脚,直接倒飞了出去。
“嘭!”
人撞在墙壁上发出一声闷响,又把众人惊的不轻,看向他的眼神全跟看傻_逼一样。
据他们所知,这些年敢在美人湾闹事的人,如今化成的灰都已经被妖兽_舔_干净了。
那女子身边带的人本来就不多,紧跟着上去的两个壮汉也同样被薛满星毫不迟疑的踹飞了,终于将视线转了过来,语气里带着明显的不满。
“你如果要惹事未免找错地方了。”
薛满星跟没听到她话语中的威胁似的,扯着一边嘴角道:“区域长夫人?”
女子挑了下眉,没有应声,却也算是默认了。
薛满星顿时就笑了:“就你?”
这明显鄙夷的话听着就很欠揍,别说是当事人,其他众听着都觉得他是来专门挑事的。
那女子要是默不作声,那肯定就要被当成一个笑话了。
所以她脸色顿时一沉,如果忽略了脸上尤带的泪痕,可人怜爱的模样一转也很有些威势。
“你最好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话落就睇向一旁的美人湾负责人,皮笑肉不笑的道:“先生就这么纵容客人在美人湾胡闹吗?”
众人的视线顿时都转向了负责人,却这时候才发现他额头脸上都是汗,面色也十分的白,眼里的惊恐即使极力掩饰也还是泄露了出来。
“这是怕得罪了区域长夫人吗?”有人小声道。
“不然呢,就是咱们主城的城主大人见了区域长都要低一头,美人湾又哪里敢得罪,更何况是在在他们的地盘让区域长夫人受难!”
“不对吧……我怎么听说区域长是个包子,平时都没什么存在感,哪来的威信?”
风久视线先落在薛满星身上,又看向那身子僵硬的负责人,站在原地没动。
薛满星却已经不耐烦了,他本来就是个没什么耐心的人,脾气还急,当即手一松,那被他勒的脸都涨得青紫的中年男子登时被甩了出去,只是还没等喘口气,就被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汉子按住了手脚口鼻,别提说话了,动都动不得,只有眼睛惊慌的乱瞟。
“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人了!”
薛满星边说边大踏步走向那女子,冷嗤道:“这么大的帽子也敢往自己头上扣!”
他那架势看着就是像要打人,那女子被惊的想要后退,最后硬生生的忍住了。
但薛满星之前踢人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一看就知道身手很了不得,她到底心底发憷,只能依仗美人湾的负责人赶紧将人拦下,不由又提高了声音叫:“经理阁下?”
“叫他也没用。”
薛满星也不知道从哪拿出一把匕首,对着那女子就捅了过去!
“锵!”
“啊!”
锋利的匕首直接贴着女子的脸侧_插_入了墙内,吓得她短促的惊叫了一声。
薛满星顿时发出一道嘲讽的笑声:“就这么个怂样。”
然后在对方铁青的脸色下,让手下将人制住:“带走,想当区域长夫人还得看你有没有那个命去。”
薛满星全程一副横行霸道的模样,半点也不理会其他人看他的眼神,话落似乎气还没消,又紧跟了一句:“以后谁再让我听见区域长这三个字,就他吗自觉的有多远滚多远!!”
“你敢对我动手?!”
女子没想到他真敢干,惊怒交加非常:“你今天别想离开了!经理阁下?”
反复被提及的负责人终于挺不住了,抹着汗惶恐的上前,恨不得给薛满星当场跪下:“抱歉大人,这是我们的疏忽,这女人来路不明,我们一定会细致的调查她的来路,绝不会再让她出现在您面前。”
薛满星表情却依旧不见好,没应他的话,而是蹙眉道:“死的是谁?”
这要是别人问,负责人肯定半个字都不会说,毕竟是有损美人湾声誉的事,但面前这位他实在是……不,就连他老板都得罪不起,根本由不得他迟疑。
尤其是在对方屏息就等着他回答的时候,负责人都没敢犹豫,利落的道:“是这女人的一个侄儿,不值得一提。”
听到这话,薛满星的眉头才舒展开,但还是不满的道:“什么破事闹这么大动静。”
随后就又悠悠哉哉的离开了,好似刚才闹了一场的不是他一样。
那被扣住的女子这时候哪里还你维持住淡定的模样,难以置信且愤怒的看向负责人:“经理阁下,您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我家大人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负责人在薛满星走后才松了口气,听到这话摇了摇头,语气虽然客气,但还是夹杂了些许的不屑:“就算你真是区域长夫人,那就是你家大人来了也比不上这位的一根手指头,别太看得起自己。”
女子表情一变,像是瞬间想起了什么,脸色霎时苍白。
造谣的瘦小中年男子连带着女子一行随后都被带走了,而且是被制服的状态下。
看热闹的客人却并没有散,反而八卦的更激烈了。
“我去,那人到底是谁啊,连……夫人都敢得罪?”
因为薛满星之前的话,众人莫名的不敢提那三个字。
“我怎么看刚才的架势不是那么回事,那女的冒牌的吧?”
“这还能冒充?!”其余人惊讶。
区域长夫人是什么身份,那可是整个西区最尊贵的女人,谁敢冒充?
“我说重点不是这个吧,咱们支罗甘的……貌似不怎么啊。”
…………
风久远远的看着薛满星离开,又听着那些人对区域长的议论,其实都是习以为常的事,只不过以往表现出不屑的是那些眼高于顶的上层人士,而如今不过是扩大了趋势而已。
他们恐怕连自己讨论的区域长是谁都不知道,却能把话说的那么绘声绘色。
风久不再停留,转身离开。
她出来的时候穿的简单,只是一身休闲的服装,头上带着兜帽,微微垂着头的时候只能让人看见一小截精致的下巴。
她不准备在外闲逛。
那毙了的是“区域长夫人的侄子”的消息估计很快就会传出去,原本是会被彻查的事被薛满星这么一搅和,怕是也掀不出什么波浪来。
想必用不了多长时间,他们就可以顺利离开了。
只是她在回去的途中,神念习惯的扫视,却意外的又看到了薛满星。
他还是那副“天下我最大”的嚣张模样,而站在旁边跟他说话是居然是戴成!
戴成如今在支罗甘也混了十几年,根基稳了不少,如今看着也不必当年差多少,还是一副中年和善叔叔的模样,就是显得有些富态。
他似乎在跟薛满星说什么,但后者似乎就没怎么听,满脸的不耐烦,最后更是都没等他把话说完就抬手打断了。
“行了行了,我就不应该来,尽遇见些破事。”
说完也半点不给对方留面子,抬脚就走。
戴成表情有些挂不住,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表情都扭曲了一瞬,但很快就调整了过来,半点不满都没泄露出来,急忙追了上去。
风久见他们往她的方向过来了,转身就拐向了另一个走廊。
她是知道薛满星与风爹以前相识,关系也很是不好说,只第一次见面时表现的恶意来说,她是不怎么有好感的,自然也不想跟这人有什么接触,而戴成就更不用说了。
这人似乎执着于给风爹找麻烦,即使屡屡被拒也依旧不放弃,所以他认为可以添堵的东西都可着劲的来。
别说风爹不当回事,就是经常见的童临都麻木了,看多了甚至还想笑。
但真要说的话,她其实并不知道薛满星是什么身份。
如今在支罗甘他是军队里挂着名号的军官,又是实打实的贵族,身份高没错,但能让戴成忍着不愿也要笑脸相迎的程度,就不可能是简单说说的情况了。
要知道戴成背后的靠山可是洛尔蒂斯家的人。
而在东区甚至整个万古,也没有哪个家族能凌驾于洛尔蒂斯之上。
风久很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楚千阳这时候还没回来,所以并没有发现她光明正大的跑出去了。
她也没找人,安静的在星网上搜了下消息,只是关于贵族的隐秘都被保护的很好,她并看不到实质性的东西。
其实这种事问起风爹来会更有收获,但除了提升实力的事,她并不喜欢在一些杂事上去麻烦风爹。
如此没过多久,楚千阳也回来了,见到她就兴奋的道:“哎你猜我打听到什么了?”
风久扫了她一眼没吱声。
楚千阳伸手就在她脑袋上呼噜了一把,也没真指望她会问,接着就呲着一口大白牙道:“戴成居然被人揍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