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上去

什么的爬上去

标签:最新文章

因为先前一号没怎么出手,少年竟是没有注意到,毕竟低级机甲不看构成材料跟功能的话是很难从外表上区分级别的。
而进入前十的玩家中恐怕还不止这一架二级机甲。
如果就让他这么过去,那之后再想要追上就不容易了,何况大家都不知道灯塔到底是什么情况,要是有阻拦障碍还好说,可以为他们争取到一点时间,但若是毫无遮蔽的就能让人过去,那就非常坑了。
所以风久想要拿到灯芯,就不能让一号顺顺利利的冲到前面。
不需要过多交流,童临与她的想法一致,然而以他现在的状态也做不了什么,只能依着一把风久塞给他的粒子枪尽量阻碍对手前行。
而且因为战神号的手臂非常脆弱,以至于粒子枪被安置在了机甲嘴巴的位置。
“嗖嗖嗖!”
顿时,几道光束以刁钻的角度轰向魂归,却都被对方轻描淡写的躲过了。
童临立刻就发觉到了这人不好对付,别看他的输出不高,但射击角度却非常有技巧,并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躲过的,可一号的动作却显得太轻松了些。
虽然早有预料,但强大的敌人还是让童临心中一凛。
他正要再有所动作,那一号却先一步发觉,手臂上寒芒一闪,不等童临看清是什么东西,风久就突然挥出了长剑,只听“锵”的一声脆响,一个暗影被贱人狠狠的劈了出去!
直到这时,少年才看清那竟是一枚暗器!
“厉害了啊这人!”
童临大惊,在机甲上装暗器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就算是通用型号,也会有机甲师在上面装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就为了能在特殊的情况下发挥出意料之外的作用。
但说是这么说,那些暗器却多数都是近身攻击的武器,就如这般将某样东西丢出来的情况实在是太过罕见。
毕竟掷出的东西速度太快也不可能快过光束,使用能量枪就能解决掉问题何必还花费那些没用的工夫?
可偏偏这个自制机甲做了!
如果在没见到本人的时候,恐怕多数人都会觉得他是瞎折腾,所以对自制机甲可不一定就比其他机甲强势。
然而此时童临却不这么认为,因为仅刚刚那一击竟让风久的长剑出了一个豁口!
这样的攻击力无疑是非常可怕的。
风久也扫了眼剑刃,那是被硬生生砸出来的损伤,而且喂有她自己知道封久剑刚刚并不只是简单的防御,她是用了巧劲的,无形中卸掉了大部分力度,否则现在的长剑就不仅仅是出现一个小豁口,而是直接断掉了……
就算对方是二级机甲也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差距,要知道风久在制造修罗的时候就使用了较高级的材料,在防御力上绝对已经高于普通的一级机甲,与二级机甲也相差无几,更别说是精心铸造的长剑。
那对方只是一个简单的攻击就造成这样的结果,那就不单是武器强度的问题,对方的实力也同样可怕!
起码风久目前见过的玩家里还没人能做到如此。
没有过多的时间犹豫,那一号见一招没能解决掉童临似乎有些意外,但却没有要再出手的意思,径直的就冲到了前面去。
童临有点不甘心:“不搞吗?”
在游戏里少年其实并不喜欢到处招惹人,但此时的情况毕竟不一样,他们是竞争关系,若是放过了对手,那才是更心大。
风久当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一号拿到灯芯,但试探过后她却并不急着出手了。
一号很强,如果打起来,风久是不怕,却会影响到行动不便的童临,到时候两方速度减缓,反倒给了其他玩家追上来的机会。
而且她已经盘算过,就算一号走在第一位,到达灯塔的时间也不会比他们快太多,而那点耽搁还不足以让对方取得灯芯。
所以现在最紧要的就是先到达灯塔,到时候有了掩藏的地方,童临也能更加安全。
“不急。”
风久带着战神号,前进的速度似乎变得更快了一些。
而追在后面的几个人就很不好受了。
斩方的机甲也破损严重,狼人图带着他,速度却没办法那么快了,只能被落在后面。
这位狼人部落的副会长大人看的着急,劝道:“会长,你别管我了,先拿到灯芯要紧!”
“说什么呢。”
狼人图埋怨道:“灯芯哪里有方方重要。”
斩方:“……”
虽然听到这话他应该感动,但事实上他却只觉得无语,都什么时候来还开这种玩笑!
要是任务输给了仙台,那他们狼人部落可要怎么办?!
思及仙台,斩方就想到了那个幸运的没被淘汰的仙灵子,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后者此时正落在队伍的最后面,然而原本十人的优胜队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仅剩下七个人。
最前面的一号、风久跟童临、斩方与狼人图,再后面的是离渊、仙灵子,而守门人等三架残缺机甲却都没了踪影。
斩方心下一惊,却已经意识到那是有人早早的动了手,在这么短短的时间内就淘汰了几个没有竞争力的对手。
虽说这种情况很正常,但还是莫名的让比赛的气围变得凝重起来。
这么片刻的工夫,众人已经跑出了许远的距离,灯塔的轮廓也变得越来越清晰。
因为玩家们的速度存在着差一,所以很快就都拉开了间距,倒是隐隐的筑成了一道安全的防线。
童临尽管有风久带着,但前行的依旧不轻松,甚至连细致的观察灯塔都做不到。
几轮任务的折腾下来,众人都差不多有些疲惫了,以至于对灯芯的热情都变得没那么高昂。
少年为了配合风久,最后甚至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风久的精神倒是没受什么影响,模样还算轻松,但到底是输在了机甲的等级上。
这灯塔任务出现的不算是好时机,要是再晚上几天,风久大概就能升级机甲成功了。
不过也没花费太多的时间,风久就靠近了灯塔。
从近处看,才发现灯塔其实很高,如同一个坚强伫立在荒漠中的一名战士,充满了坚韧。
只是看着,就不由自主的让人心生敬畏。
“这就是灯塔……”童临喃喃道。
其他玩家已经被他们甩开了一大截,风久落在了灯塔下,这才发现这座塔虽然粗壮,但从外看来却没有任何入口。
之前抵达的一号不知所终,倒是不晓得是进去了还是躲在了他们看不见的地方。
风久放下战神号,快速的绕着灯塔转了一圈,确定这并不是他们的错觉,灯塔底层的确没有出入口,而抬头目之所及之处也是同样。
“这是要怎么上去,爬吗?”童临皱眉。
这灯塔墙壁不仅光_滑而且坚硬,想要这么爬上去可不容易。
少年蓦地想到会飞的一号,很怀疑对方是不是已经上去了。
风久将周围的情形都探查了一遍,最后将视线落在了灯塔墙壁上偶有的突_起上。
那些半圆形的突_起并不大,顶多一个成年人手掌大小,而且分布的极为不规律,窸窸窣窣的落在灯塔墙壁上,就算最近的也绝对不容一架机甲攀岩。
这么一会工夫,后面的人已经拉近了一截距离,远远的就看到狼人图跟斩方的影子。
“上得去吗?”
童临问风久,反正他自己是没办法了,到了这里也不可能再让风久带着他。
风久点头,也没有强求,让少年在塔下找个地方躲起来,自己先攀上去再说。
灯塔附近没什么遮蔽物,但战神号还可以把自己藏在沙子里,以童临携带的仪器来说,只要别人不是一脚踩到他,那基本上也不会被发现。
两人绕到了灯塔的后面,见童临藏好,风久就蓦地抽出两柄短刃。
短刃与普通样式有很大的不同,并不是标准的尺寸,刀刃可谓非常非常短,就是那些扎机甲一下也不会造成多严重损伤的短。
风久也并不是作为武器携带的,而是一种辅助工具,原意是准备应对神迹中各种怪异的任务地图,此时倒是正好派上用场。
她切换了短刃模式,当即剑柄前段的利刃缩了回去,取而代之的是平滑的表面,而后端则连接着两根细锁链。
“哗啦啦!”
一阵轻微的锁链晃动声后,只见一条远远的飞到了灯塔上方,然后在撞到墙壁的时候正黏了上去。
封久剑收敛锁链,顿时整个机甲都飞了上去。
随即风久又掷出了另一条,同样轻而易举的黏在了墙上,让她顺利的又攀上去一大截。
狼人图跟斩方到达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后者登时一愣:“这是!”
他可不记得有什么机甲有这样的武器装置。
但他们正在为难,看到风久的动作倒是给了他们一点启发,只要有样学样也能容易的爬上灯塔。
然而他们的机甲身上根本就没有这么具附着力的东西!
狼人图试图用狼爪扣住灯塔墙壁,但后者太过坚硬,狼爪划过却连一道印子都没能留下,更别说刺_入了。
斩方就更没有办法了,他一个火焰骑士本来就不擅长攀爬,完全就是无计可施。
就他们苦恼的工夫,风久已经又飞快的爬上去一大截,而随即,离渊也赶了过来。
三人对视一眼,倒是没显得那么剑拔弩张。
大概可能是狼人图太过随意,离渊又表现的很是不争不抢,所以最后三人一起站在塔下望着风久越爬越高。
“会长,我们得想想办法。”斩方道。
狼人图“嗯”了一声:“副会长想到什么办法了?”
斩方回答不出,庞大的狼牙就又转向离渊:“阁下怎么说?”
后者想了想道:“这灯塔应该在设计之时就有意的防止人进入,普通机甲无法通过寻常手段攀上去,但在外可不是只有一级机甲。”
沉稳的声音顿了下,随即接着道:“高级机甲中能飞行的占大多数,如果灯塔真的禁止闯入的话,那怕是在上空也同样有防御壁垒,上去也不见得能入内。”
斩方蹙眉道:“那一号呢?”
说起来他们到了之后就始终没有见到一号,虽然也不见童临,但以后者那个模样,他们可不认为对方能单独的上去灯塔,所以最有可能的就是藏了起来。
只是探测器搜寻了一圈居然没有见到少年的任何踪迹,倒是让他们小小的意外了一下。
但现在显然也不是找人的时候。
见离渊说的很有几分道理,斩方指着那些灯塔墙壁上的小突_起道:“那这是什么?”
前者想了想,没有定论。
“这种东西看起来完全是可以不需要存在的,但也许是因为建造材料所限,也可能是因为特殊的用途,总之存在就必然有存在的道理,就算是为了美观,也是一种原因,只是我们暂时知道的信心太少,无法分析。”
所以说来说去,他们还是没办法上去。
斩方有点着急了,算算时间,这个时候仙灵子也差不多要到达灯塔,他们却还在这里被困住手脚无处施招,也是闹心。
狼人图似乎是看出了他的忧虑,很是不以为意的道:“虽然很不地道,但三对一我们可不会输哦。”
闻言,斩方脑袋顿时想到什么,呆愣了好一会才道:“我差点就忘了……”
一直纠结灯塔的事,再加上之前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让斩方的脑袋有那么片刻的不清醒,差点就忘了他们完全可以在塔下就淘汰掉仙灵子啊!
那当然也不用担心对方会先他们一步的找到灯芯了。
狼人图跟斩方不说,而离渊怎么看也不该会站在仙灵子那一边的,那他们的胜率就不是一般的大了,可以说除非出现大的意外,否则根本就不可能输!
正想着,就见着被谈及的人突然从塔后转了过来。
仙灵子大概没想到他们都聚在这,见状立刻警惕的站住了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