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庄

四大酒庄

标签:最新文章

提起这个,众人嘴角都忍不住一抽,那次拾取宝箱的经历真是不堪回首,以至于很多玩家对于宝箱都有了心理阴影。
但面前这个既然是任务奖励,怎么也不可能再跳出来一群妖兽。
宝箱不大,也就两个巴掌大小,风久随手打开,并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跳出来,放在里面的只有一块灰扑扑的石头。
山大王瞅了一眼认不出是什么玩意,也就没兴趣了,道:“虽然看起来不咋地,但这么折腾才得到的奖励怎么也应该是个好东西,收着收着。”
而箱子里除了这块石头也没有其他什么东西了。
风久收起宝箱然后跟着几人一起去做沙海的任务,之前光顾着观察狼人部落跟风过无痕,没能去刷次数,现在刚好做完。
等他们将三次任务都刷完之后,论坛上已经炸开了锅,全都是关于这场灯塔任务的讨论。
因为灯塔的神秘性,这次来做任务的玩家委实不少,不然也不会经历那么多轮百人淘汰赛。
不过风久也是后来才知道淘汰赛每个玩家都有三次机会,但能奋起逆袭的就没多少了。
但玩家基数依旧是非常大的,这也就导致对此关注的人数很多。
而在灯塔任务结束的时候,系统也如实的将结果播报到了世界频道。
不同于在游戏内都以代号表示,世界公告给出的是游戏昵称,到了这个时候,玩家们才知道封久剑居然也进入了任务,就是那个拿到过许多次首杀的封久剑!
尤其是与她交过手并落败的人,在惊讶的同时也不免觉得理所当然,输给这样的高手似乎并不叫人意外。
但依旧有人咬牙切齿,仙灵子到此时才晓得那个几号居然是封久剑,他当然听说过这个人,只是以前从不曾照过面,所以没能认出来,也瞬间明白过来为什么那个那个掠夺者会说狂战士不可能赢。
“那个封久剑真的比你还厉害。”仙灵子不甘心的问身边的人。
狂战士已经重新上了线,对于比试落败的结果虽然惋惜,却并不觉得是意外,只有自己亲身交过手,才能知道那是怎样一种强势的压制,就算再来一场,他也不敢保证自己能赢。
“非常强!”狂战士很肯定的道。
仙灵子正觉得倒霉,随即想起什么,顿时皱眉道:“不对啊,封久剑不是跟狼人部落有过节吗,怎么会帮他们的?”
如果纸牌对抗赛的时候睡强制分组也就算了,封久剑为了自己能赢而尽全力,可当时明明是他先选的九号,但是对方拒绝了!
这就实在说不通了。
“那都是传言,没亲眼见过都不好说。”
狂战士沉吟后又道:“不过这个人在也好,灯塔任务算是没能分出胜负。”
仙灵子冷嗤一声,却是没有反驳。
说起这个就很有意思了。
当时仙台在任务前向狼人部落宣战,输的人不是离开中区就是解散公会,以至于在比赛过程中两方打的异常激烈。
结果折腾到最后,胜利落在了第三方身上……
这多少有些尴尬,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也算是没能分成胜负,那些赌注自然也就不算数了。
仙台因此逃过了一劫,毕竟在仙灵子被淘汰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没有了赢的希望。
论坛里就此也争论过,不少人都看见仙灵子是先被淘汰出局的,那真要分出个结果来当然是仙台落败,可他们咬文嚼字的死不承认,那也让人没有办法。
然而论坛中最引人关注的还不是这些,而是突然冒头出来的自制机甲魂归!
“哎呀嘛,魂归居然在中区,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拉倒吧,就你们那点眼力估计见到了也认不出,话说魂归到底长什么样啊?!”
玩家们对魂归的兴趣更胜于灯塔任务,只恨不能直接将人找出来好好参观一番。
然而竟是没一个人知道魂归的具体身份,就连个昵称都没能被扒出来,简直让人怀疑他是凭空冒出来的。
“呵,渣渣们。”
在一番讨论后,终于有人跳出来称自己在任务中遇见过一号,然后将魂归的机甲描述了一遍。
这人倒没有说假话,那的确是魂归的模样。
风久快速的扫了眼那些内容,并没有参与讨论,在几个任务后,她的积分已经到达了五千,达到了升级到最低标准。
只是这些还不够,她所需要的材料很多,除了自己任务得到的,剩下的去系统商店购买仍需要大笔的积分倒是童临,再凑一凑就能将战神号升级了。
他原本也打算自己制造一个练练手,后来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少年进入神迹主要的研究那些材料性能的,得了结果还是要应用到现实中,说实话,时间不怎么够,所以只能将精力集中在一方面。
又去将其他几个任务次数刷完,风久就下了线。
那边童临也出了游戏舱,跑过来跟她一起吃饭,顺便谈论了一些神迹跟机甲方面的事。
童临觉得现在游戏都进程有些慢,这么长时间过去结果还不能到二级,而且许多游戏区域还没有开启,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他平时还要兼顾机甲制造练习,上游戏都时候只会越来越少,那积分怕是也会落下其他人一大截,那到时候要怎么去争去抢就是个问题了。
“好忙啊。”少年感慨道。
结果刚说完就被人在后脑勺敲了一记。
“终于舍得出来了。”
童临回头露出一张灿烂的笑脸:“舅舅!”
风爹瞥了他一眼,在两人旁边坐下,跟着一起用餐,看起来应该也是刚从工作室里出来。
七七八八准备的充足,食物还算丰盛。
童临扫了眼院子,没有看见童夫人有些奇怪,按理来说平时就数他们老不见人影,后者虽然也忙,但多数时候出来就能见到人的。
看出了他的疑惑,风爹边吃边道:“你母亲出门了。”
“什么!”童临脸色一变,连饭都顾不得吃了。
自从来到西区,童夫人出门的次数屈指可数,恐怕还没有童临多,结果这突然不声不响的就离开了,让他心里顿时没底的很。
“不用担心。”风爹看起来倒是不着急:“不过就是去处理一点小事。”
话是这么说,但童临还是坐不住,忍不住问道:“是什么事?”
东区那边的烂事倒是很多,但童夫人不可能现在回去那边,所以要处理的也只能是西区这边的生意。
童夫人做生意是个好手,早在来支罗甘的时候就将手里的部分产业转移了过来,只是童临平时不关注这些,所以也不太清楚自家都有些什么资本。
但平时童夫人都是在家里处理那些文件的,这突然需要出门去解决,那肯定是遇到的事情很难办,童临怎么可能不担忧。
他想着就起了身:“不行我要去看看,我母亲在哪个地方?”
风爹没回答,头也不抬的道:“过去添乱吗?”
“舅舅!”
风久吃完饭,结果七七八八递过来的湿毛巾擦了擦手,平淡道:“我去。”
风爹扫了她一眼,这回没有阻止:“看消息。”
见状,童临非常的不服气:“弟弟都能去,我怎么就不能去?”
弟弟虽然比他厉害一些,但也不过才十四岁而已,哪里就能让人放心了!
风爹戳了他脑门一下:“老实待着。”
风久当然不一样,风爹在见识过她哪把能凌空对战妖兽的里。灵剑时,就知道她不一样。
但要说完全放心也不可能,所以在风久出门的时候,还是带上了装有许多新装置的背包。
管家早在之前就跟着童夫人一起离开了,因为要处理的明面上的生意,所以风爹没办法露面,不然只会引来更多的麻烦。
毕竟在这里,知道童将军的人很多,但见过童夫人长相的却没有。
风久看了眼通讯器,上面是风爹发给她的地址,就在主城内,倒是不算远。
她穿了一身黑色的套装,带上兜帽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小截精致的下巴,但还不至于让不熟悉的人认出来。
为了显得低调,风久使用的悬浮车都是老款式,只不过内里经过一些改装,性能远不是原来可比。
在路上她就已经大致了解了童夫人那边的情况。
出事的是一处酒庄,要说大也不大,只能算是小有规模,但与那些有名气的酒庄相比就不够看了。
这当然不是童夫人没能力做大,只是她很清楚知道自己在支罗甘没有根基,一切都不适合做的太过,免得招了某些人的眼。
只是就算酒庄已经非常低调,但架不住酒好,开始只是小本生意,但品尝过的客人都念念不忘,倒是渐渐的做出了名气。
十几年过去,如今酒庄的生意越来越红火,到底还是让人惦记上了。
酒庄里酿造的酒类不算多,都是童夫人以前收藏的方子,但要支撑一个酒庄却是也足够了。
或者说,只要一个压箱底的方子就足够挺起一个普通规模的酒庄,更何况还是好几个,所以酒庄被人惦记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但西区这种东西,你来惹事,我直接将你打出去就好,解决掉办法其实有时候很简单。
童夫人早早雇佣了好几个实力不错的打手,赶走的人数不胜数,但时间长了就免不了碰到硬茬子。
这回来惹事的可就不是什么普通的凶匪了,而是当地一个有名的家族子弟。
那年轻人想要自己做生意,然后好巧不巧的看中了童夫人的酒庄,想要收购下来。
你要是真诚心诚意的来,那也不是没有商量的余地,可那年轻人手里头钱不多,却想要连带着酒庄跟几个酿酒方子一起买下来,整合下来,跟白送的一样,那童夫人当然不可能答应。
开始还没什么事,但随后酒庄就开始出现各种问题,先是有人醉酒闹事,被赶出去没两天,又有人喝死在了酒庄。
原本这种问题也不算大,只要证实那人是因为自身原因导致毙命的就可以,童夫人手段利落,都解决的很是干脆。
之后消停了一段时间,但对方不肯罢休,开始用一些更下_作的手段,比如往酿酒庄子扔腐物,抓了一群妖兽扔过来捣乱。
这种抓不到动手的人就不好弄了。
就算有客人已经意识到酒庄是惹了人被报复,但理解归理解,毕竟谁也不想自己喝着喝着就见着一群妖兽撒丫子进来乱扑腾。
以至于酒庄的客流量减了不少,忍不住馋酒的也多是买回去喝。
但比起这些,出产的酒数量锐减就很难办了,这是从根本上挡人财路。
继续这样下去,就算酒庄的生意还在,所得收益也会降低许多倍。
所以童夫人不得不亲自来坐镇看了看情况。
风久看过大致的情况后,就意识到这事情恐怕没那么好办。
酒庄那些捣乱的手段好解决,再不济多雇佣一些人就可以,总不可能再让人在眼皮子底下捣乱。
可背后主使却不太好招惹。
主城是戴成的地盘,这人表面说的再好,与风爹的不合也是既定事实,对童夫人也同样好不到哪去。
后者在落下生意的时候都没有用自己的真实身份,所以戴成也不知道他们手里还有那么多大资本,以前不清楚,以后也不会让他知晓。
否则东区的那些人也势必会有所耳闻,只会惹来更大的麻烦。
这也就表示他们想要用身份压人是不可能的,只能想其他办法。
一个小时后,风久到了酒庄所在的城区,落于主城外郊,但比起那些荒凉小镇来说也足够繁华了。
起码风久驾驶悬浮车进来不会太引人注目。
而片刻后,她就找到了童夫人的那个酒庄。
她这次来并不准备走明面,所以没让风爹告诉童夫人她来的事。
风久在附近转了一圈才找到停车的地方,旁边站着几个肌肉发达的大汉,专门看守这一片的车辆,但当然不会是免费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