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连城

九连城在哪

标签:最新文章

想到这个,楚千阳也很郁闷,他本来是打算和平解决的,那后来的客人不管出了多少价他们也完全出得起,甚至可以再加一些,大不了以后再找机会讨回来。
可不管他如何试探,那商队老板就是不松口,铁了心的要取消他们的订单,否则他也不用跑来这里。
不过猜也猜得到那客人的背景应该不简单。
所以他们不打算波及那么远,尽量将牵扯局限在与商队之间。
那么问题来了。
他们要怎么从六湾悄无声息的潜入十三湾,再不惊动其他人的情况下顺理成章的带走木荷呢?
作为半个同行,楚千阳很清楚这样的场所防御系统有多强,放在度假庄子上,他就算知道所有布置,也没有信心能做到这一点,更何况是存在历史更久远的美人湾,所拥有的手段只会更强。
这也不能说是他们运气不好,想必那商队老板特意提防着呢,才会将交易地点定在这里,否则谁家买个食材而已,会跑来美人湾这样的地方。
对方居然还答应了。
风久知道这事麻烦,否则她也不会来了。
让楚千阳自己随意,她则走到了室内最靠近十三湾的地方,如此才能将神念探测的范围放在最大。
不管怎么说,对方选的这个地方是真不错,完全可以让风久看清楚隔壁的情况。
只是风久神念才扫过去就不期然的看到了辣眼睛的场景。
十三湾主打什么,风久在此之前也不清楚,但她听说过一句流传很广的话。
美人湾湾好,不如十三清点水。
这话其实有点迷,乍然听到完全不知道什么意思,但来过的人却都会是一副了然的模样。
不过这也足够说明十三湾的出名程度,只要来了这里的人,都是一定要去十三湾见识一下的。
风久没去过,但她现在也大概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了。
整个十三湾云雾缭绕,看起来就跟仙境一样,身在其中会被模糊了面貌,离得远了就看不清楚左右了。
算是形成了一种天热屏障。
而这里最多的则是侍者,男女都有,穿着随意,肌肤被云雾笼罩就如同清晨占着雨露的花瓣,格外娇美诱_人。
本是极美的风景,但里面的内容就不那么清汤寡水了。
甚至仗着模糊的视线,当众荒_唐的也有。
楚千阳不知道风久坐在角落里闭着眼睛在干什么,只在一旁着急的想办法,假扮侍者那样的蠢办法在这里恐怕用不了,他现在最急需知道的是商队老板把木荷放在了哪里!
他们的目的只是把木荷带走,其他的都不重要。
十三湾的人很多,但风久还是很快就找到了商队老板的身影,此时他正笑眯眯的跟对面一名男子说话,只不过对方脸上明显做了伪装,看不出本来面貌来。
风久在商队老板身周扫了一圈,没有看到木荷的踪迹,想必是寄存在其他地方了。
这多少会难找一些,毕竟十三湾还是很大的,风久能看到的也只是大部分,依旧有死角无从探寻。
而且她最担心的一种情况是木荷会在当下被烹饪出来,那基本上就失去了她想要的活性,完全没有了用处。
睁开眼,风久双手一撮,手心处就出现了一个迷你的纸片人,被她轻轻点了下额头后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纸片人动了动,很快就能灵活的行动了,从她手上跳下地面,随即撒欢似的就跑远了。
这符纸制作的纸片人比起最初已经好了不少,因为许多材料遍寻不到,风久进行了改良,倒是可以蒙蔽普通人的眼睛。
所以即使纸片人明晃晃的走在外面,其他人也都跟没看到似的,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风久将一缕神念附在了纸片人身上,所以纸片人的所见都能清晰的反馈给她,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没有什么战斗力,而且不小心被碰到磕到都可能损坏。
所以纸片人走的还是很小心的。
不过它当然不是乱走,而是在美人湾里搜寻商队老板留下的痕迹。
每个人的气息都不尽相同,而停留过的地方在短时间内都会有残余,曾经利可被人拐走的时候就是用这个法子找到姚布的。
现在也是如此,而且实力增长后,风久做起这样的事更加顺手了。
纸片人转了一会就到了十三湾,然后绕过人群找到了商队老板,后者此时已经有些醉醺醺的,但眼里已经藏着一丝精明。
能与主城上层社会搭上线的商人,都不会是什么泛泛之辈,何况他还能搞到木荷这种东西。
纸片人小心的收集了他的气息,然后顺着空气中残余的痕迹就找了过去。
商队老板应该是来了后就直接进了十三湾,将范围缩小了很多,倒是更好找了些。
没用多久,纸片人就来到了十三湾内给客人准备的房间。
但这门连门缝都没有,它根本钻不进去,只能在门外徘徊。
将木荷放在房间内,这倒也有可能……
商队老板大概是不觉得他们在美人湾还能做什么,所以到底还是有些放松警惕。
风久神念一转,就扫向了紧闭房门的屋子,搜索了一圈后就在密封柜里看到了木荷。
的确是她要的东西。
找寻的过程很顺利,而接下来才是麻烦的事,毕竟木荷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她现在还没能制作出空间储物法宝来,怎么带走依旧是个问题。
让纸片人等在原地,如果有什么变故也能第一时间知晓,风久抬眼叫来楚千阳。
“怎么了?”
楚千阳已经想出了几个法子,但是却有些冒险,正考虑着要怎么最大化的减少危险系数,如果能顺便将风久送走那就更好了。
风久说了几种材料的名称:“能拿到吗?”
楚千阳有点莫名其妙,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但这些材料虽然有的稀有,但不出意外还是能找到的。
“我试试。
说着他就去找了六湾的侍者,这些玩意儿在这里也有卖,而且多数都很齐全。”
很幸运的是,美人湾还真有,侍者表示稍后就会给他们送到。
“你要这些东西做什么?”楚千阳回过头来问。
“用。”
风久起身进了旁边一个单独的小屋子,关门前道:“东西到了送进来。”
楚千阳下意识的应了一声,见她就这么干脆的躲在了屋子里,摸了摸下巴,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实际上认识了这么多年,楚千阳早就察觉到了风久的怪异之处,总能做到他们认为不可能的事。
远的不说,就是那每次兽潮都爱往丛林跑的毛病就很奇特了……
但他自己都是说不清的来处,倒不太喜欢扒别人的秘密。
可是……可是总归还是有些好奇的。
所以当材料送过来的时候,楚千阳就鬼鬼祟祟的趴在了门边,企图听到些什么动静,然而里面安静的很,什么都没有。
而风久起身也没有做什么,她从衣服内兜里小心的拿出一张薄如蝉翼的符纸来。
这纸薄的透明,看着好似一碰就碎,但上面却画着很玄妙复杂的图案,分明就是个阵法图!
法阵有很多种,风久在聚灵阵外也研究过其他,而面前这个就是最近才画好的传送阵。
不过因为是练习用的,所以图案很小,传送的自然也只能是小体积的物品,还是一次性消耗品。
她当时没舍得扔,现在倒是派上了用场。
传送阵都不能单独存在,所以这个法阵有两张,只是有些残缺还需要修补一下,这也是她要那些材料的原因。
在里面折腾了一会,风久才得来一小指甲盖大小的红色粉末来,她掐了个诀,随即粉末就自主了分成了两部分,分别没入两张传送阵消失不见。
粉末消失的诡异,但传送阵上的纹路却瞬间变得生动起来。
风久小心的收好其中一张,而听她吩咐的纸片人也早就已经准备好,接过另一张就又返了回去。
楚千阳见她出来了就道:“我已经想到法子了,不过可能要耽搁一会时间,你别乱跑。”
他倒是不担心风久会做错什么事,因为就是他把事情搞砸了,对方也会比他更镇定。
他主要是怕风久出去后遇到什么奇怪的人,毕竟自己家的孩子怎么看怎么好,总是要担心被拐跑的。
风久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倒不是她不将自己能解决的事告诉楚千阳,只是这事不说才是好的,后者如果能做些什么就更好了,正可以转移下注意力,让商队老板最大的消除对他们的疑虑。
纸片人重新回到了房间门口,等了足足一个小时,才见着商队老板晃晃悠悠的回来,身边还跟着两个青葱水嫩的侍者。
在门开的瞬间,纸片人敏捷的蹿了进去,然后飘飘的就跑去了装有木荷的密封柜。
只不过这个东西它也没办法进得去,要想办法让商队老板打开一次才行。
“咚!”
所以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纸片人就敲了下密封柜,声音不算大,见商队老板没听见,它就继续敲,直到对方转过视线来。
对商队老板来说,这木荷是顶宝贝的东西,卖掉了就是一大笔进账,他还是很重视的。
不过这屋子也没人能进来,他开始没注意,但频繁听到密封柜发出动静就坐不住了,生怕货物出了什么问题。
他本来就保持着一点清明,假借醉意将两名侍者留在外间,他悄悄的回到房间检查了一下货物,见还完完好好的放在里面才松了口气。
木荷要是真出了问题,他恐怕还没办法向那位大人交待。
只是他不知道,在密封柜打开的时候,一个小纸片人悄无声息的钻了进去。
门被关上,密封柜里黑洞洞的,但这并不影响纸片人的动作,它费了些功夫才将传送阵摆放好。
而与此同时,六湾的风久也将另一张一样的传送阵放在了眼前,用灵动催动后,之间上面的符文爆出异样的光彩来,瞬息功夫后,原本应在另一处的木荷连带着纸片人就出现在了她面前。
这试验品看起来还不错,风久收了东西,那用过的传送阵顿时就化成了一片粉末消散在了空气中。
此时,美人湾的夜才刚刚开始。
风久看了眼时间,差不多是她跟童临约定去做另一个十人任务的时候了。
她发了个消息给楚千阳,示意他东西已经到手了,今晚随意,然后就进了一旁的游戏舱。
因为神迹的普及度,美人湾在每个室内也都置放了游戏舱,只不过平时会来这里打游戏的客人真的很少很少。
楚千阳收到信息的时候一脸懵逼,有点没明白风久的意思,什么叫做东西到手了,他们还什么都没做呢吧?!
但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总是这样,风久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将所有的困难都解决掉了,而他们却连她做过什么都不清楚。
知道到如今早就已经习惯了,既然风久说东西到手了,那肯定就是到手了,无需怀疑,他也就不能用心的随便应对了下商队的成员。
他原本是打算从这人身上下手的,只是要承担一定的风险,但谁知还没开始呢就已经结束了……
风久登陆游戏后,就见着童临几个人都在线,只不过并没有聚集到一起。
一见着她上线,童临的私聊就过来了,示意她去做任务的地方会合,其他人也都是如此。
风久没有意见,去买了传送卷轴,没用多少时间就到了地方。
因为她动作快,山大王跟山老大还有个任务没有清完,所以还没到,只有流苏等在那里。
“大师!”
流苏给她打了个招呼,然后道:“现在这个时间,我们刷完任务刚好第二天的也刷新了,可以一起都做了。”
风久边看着对方发给他的关于新任务的帖子,边听他道:“这个任务总算没那么变_态,如果真碰到九连城那样的,中区的玩家估计都要跑掉了。”
“九连城?”风久听着陌生。
“大师你不知道?”流苏讶异:“这事都要传疯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