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

例假结束三四天又来了

标签:最新文章

但要是从前还好说,如今童将军都已经消失了那么久,蓦地在这里见到多少让人觉得奇怪。
离渊想了想道:“这会不会是一种象征?”
毕竟童将军是万古机甲师的巅峰,可以说到目前为止都无人能超越,而猎云也一度被认为是最强的十级机甲,只是有德莱大师在,多数人都不敢说出口而已。
神迹是一款机甲游戏,会将猎云展示出来作为一种鼓励玩家的代表,似乎也没什么毛病。
童临稍后也冷静下来,放下胳膊,抬头目光复杂的看着猎云。
而在此时的灯塔顶端,风久还站在原来的位置,但她却也能清晰的看到猎云的虚拟图像,还有站在玻璃罩另一侧的一号!
风久视线落在对方的手上,魂归手心按在脚下的玻璃罩上,而猎云就是在他如此做后才出现的。
这应该也是一个意外。
风久不知道一号之前去了哪里,但在其他人都以为他先一步到达塔顶的时候,魂归却是根本不见踪迹,刚刚才从下面攀了上来。
的确是攀,灯塔可能对飞行机甲有所限制,所以不管是谁都只能一点点的蹭上来。
风久虽然也意外于在这里见到猎云,但比起其他人来说,她知道更多隐秘。
洛尔蒂斯家费了那么多心思都没能得到猎云,以神迹后台的能力也同样没可能,更别说详细的设计图。
那面前的也就只能是简简单单的虚拟图像。
只不过其中的意义就让人深思了。
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猎云的图像不会是灯芯,出现也是偶然,当一号将手挪开后就消失不见,整个塔顶又恢复了原本的模样,唯一不同的就是多了一个人。
一号看了她一会,没急着动手,这里的景象一目了然,除了那碰一下就出现的虚拟机甲图像,似乎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但那只是表象,如果真这么干脆,那他们这个任务也就不用做了。
关键还是在于如何进入。
当然,风久也可以先将其他对手都解决后再自己去找,只是没有这个必要。
她走到边缘处往下看了一眼,果然看到下_面站着几个人影,虽小,也能辨认出其中一个是战神号。
童临乍见到猎云,果然不能淡然。
但有些东西总是要习惯的。
风久正要收回视线,眼角余光却突然瞟见什么东西,所以就没动。
上来的时候倒是没有发现,这灯塔墙壁上毫无规律的突_起从这个方向看过去竟是不一样的光景,就如同一个星点坐标将整个玻璃罩围在了中间,众星捧月一般。
而这个星辰形状风久还极为熟悉,正是万古帝国的星辰图!
同样是个很有代表性质的东西,但比起猎云图像来说,这个就有研究价值的多了,毕竟这个星辰图象征的是万古,一度被很多民众当成幸运图来用,那各种衍生出来的说法与猜测也就很多,恰好她也看过不少。
而其中有一个是这样说的,如果万古的星辰图能够转起来,那将开出世间最为艳丽的花朵。
万古的国花就是因为像极那个图案才被确定下来的。
可眼下想要这些点转起来恐怕没可能,但却不表示玻璃罩不能。
见她半天没动,一号也走到边缘出看了一眼,也不知道看出来什么没有,很快又走了回来。
风久也退回来一些,两人相安无事的站在两侧。
只是这个时候她想要自己完成接下来的试探怕是不容易,而是需要一些辅助。
风久取出三枚特质的炮弹,然后顺着塔顶就扔了下去。
离渊抬头看到上面掉下来的黑影惊了一下,急忙后退了一些,却看着童临站着没动,立马提醒道:“阁下快躲。”
童临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了,示意对方没事,他刚刚看到了封久剑,知道她不会害他,所以并不紧张。
果然,黑影掉下来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童临上前将其捡起来,发现是三枚烟雾弹,这种炮弹的攻击力不大,对于机甲尤其没什么伤害,风久准备来也是对付妖兽或者做做任务。
“这是什么?”离渊狐疑的看了一眼。
这没什么不能看的,何况接下来可能还需要对方的帮助,所以童临递过去一枚,解释道:“是烟雾弹。”
离渊很迷惑,显然没太懂扔这东西下来干嘛。
童临仰头去看风久,已经心领神会,转头对离渊道:“帮我个忙怎么样?”
离渊一怔,但还是点头道:“请说。”
其实很简单,战神号损毁严重,机甲发射器也不好用了,所以他只能借助离渊的机甲将三枚烟雾弹打出去,正对着塔顶的玻璃罩打。
以天将的射程来说不算什么问题,威力也许会减弱,但对烟雾弹来说就没那么多讲究了。
离渊听着很有意思,没有拒绝,见仙灵子三个人还在较劲,就按照童临的说法找了个好位置,相继将新安装的三枚烟雾弹打了出去。
“嗖嗖嗖!”
炮弹在空中划出三道弧度,不远不近的落在了玻璃罩上,顿时,从落点开始,一缕缕的浓烟蔓延开来,越来越大,越来越多,很快就将周围的视野都遮蔽住了。
玻璃罩很大,如果是普通的烟雾弹恐怕没办法将其全部覆盖,但风久特制的则不同,威力是翻倍增长的。
所以片刻功夫后,整个塔顶都被烟雾围绕住了。
一号哪里能没注意到这样的异象,但可能看出了这烟雾没什么伤害,所以没什么反应,像是准备看看风久想怎么做。
而之后,风久什么都没做……
她就站在那里等,等到烟雾严密的将灯塔覆盖住的时候,原本安安静静的灯塔终于有了动静。
脚下一颤,开始是很缓慢的,不细心根本察觉不到,然后一点点、一点点的,整个玻璃罩开始旋转起来,速度越来越快!
此时风久再低头去看那星辰图,看到的不再是一个个暗淡的突_起,而是隐约冒出的光点,它们攒动,它们跳跃,最后一点点的汇聚到玻璃罩上。
而后者也不再是一开始的暗沉,这个巨大的塔顶,如同突然被点亮的灯泡,渐渐的开始散发属于它的光彩。
顷刻间,风久脚下的玻璃罩已经亮如星辰!
“灯塔亮了?!”
狼人图跟斩方才将仙灵子按在地上,就蓦地见到灯塔上炸起一片烟雾,开始好以为是上面打起来了,但没过一会,毫无动静都灯塔就突然亮了起来,亲眼见到这样的景象真是说不出的震撼。
仙灵子看到更是着急,但是不敢说话,想要趁着两人分神的时候逃跑,却被狼人图牢牢的压在了地上。
斩方见他还要挣扎,当即干脆的将武器抵在他的驾驶舱上。
“你!”
仙灵子大惊,然而一句话没等说出就被爆了驾驶舱,很利索的被淘汰出局。
斩方收回武器,站到了狼人图身后:“会长,上面的应该是封久剑跟那个一号,我们……”
他想问他们要不要这么追上去,就这么被抢走任务总归是不甘心的,可是他们根本上不去,那就什么都做不了。
“别这么伤感嘛。”狼人图倒是一脸轻松:“能这么近距离的见识一次灯塔被点亮的情形也是难得了,下次怕是就都没机会,你可要好好看……”
而另一侧的童临跟离渊也免不了被惊了一下,但后者很快反应过来,恍然道:“灯塔本来就不是人为操控,但每次沙暴出现都会准时的亮起,那肯定是有什么触动的开关,而视野不清晰大概就是关键!”
所以当烟雾弹将灯塔覆盖住的时候也同样能激发这个效果,让他们有幸见到这样一个难得的场面。
说实话,是有那么些激动的。
只是他们并看不清烟雾内情形。
灯塔的亮度惊人,封久剑站在上面被模糊了菱角,机甲周身都被镀上了一层金边。
一号也同样如此。
如果站的远一些,怕是都要看不清身形。
风久调节了一下机甲视角光线,让面前的景物更清晰一些。
现在灯塔亮了,那灯芯要如何取得似乎也有了着落。
玻璃罩在旋转过后就变得透明,可以在强光下隐约看到脚下的景象。
罩内似乎立着许多点,当那些点连接在一起的时候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只是还不等风久看的再清楚些,一柄长枪“锵”的一声就刺在了她面前!
那枪身破不了玻璃罩,但带出的力度也是实打实的,让人毫不怀疑可以直接洞穿一架一级机甲。
风久抬头,果然看见一号已经站到了她面前。
两人距离很近,一号抽回长枪,转手就又刺了过来!
之前那一下不是对方失手,只能算是一种提醒,现在站在这里的只有他们两个,需要分出胜负才能确定最后的胜者。
封久剑侧身躲过了一枪,在其横向扫来时,长剑已经先一步的挡在了身前。
“锵!”
剑与枪撞在一起,风久竟觉得手心有微微的发麻,顿时睁了睁眼眸。
能打出这样的力度,一号的力气怕是并不比楚千阳弱。
不及多想,武器一触即分,随之再次的攻了过来!
然而这次两把武器还没碰到一起,一个熟悉的系统提示音就先响了起来。
【叮!恭喜九号玩家取得灯芯,成功完成灯塔狩猎任务!】
与此同时,风久只觉得眼前一暗,等视线再次清晰的时候,周围的场景已然不同。
灯塔不见了,而她落在了沙海中的某处。
“你在哪?”
任务完成的太突然,一恢复通讯条件,童临的消息就发了过来。
风久将自己的坐标发了过去,同时扫了眼周围,只有漫天的黄沙,但是熟悉的沙海没错,而且其他人也不知道都掉到了哪里。
这任务要完成的糊涂倒也不是,风久还记得最后一号在出招的时候脚下有瞬间的离地,那在当时她就是唯一一个站在灯塔上的人……
虽然这种判定胜负的方式有些坑,但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这。
只是这样一来,所谓的灯芯恐怕就是点亮灯塔的方法,只是当时她跟一号都在上面,所以才没有立即宣布任务完成。
童临见她离的不远,就报了个汇合的地点过来,就在他们平时做任务的地方附近。
风久找过去,发现流苏跟山老大三个也都在。
其实算一算,他们进入灯塔任务的时间并不算长,也就是完成一个大型任务地图的时间,这对老泡在游戏里的玩家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所以在被淘汰又上线后,流苏三个就决定等一等他们,因为他们实在是太好奇这个任务的内容了。
先出来的玩家也不是没有开贴叙述的,只是都不详尽,除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比试内容,关于灯塔的要点是一个没有。
在风久赶过来的时候,童临已经跟他们简单的说了一下过程,山大王听的惊诧又羡慕:“你们居然真看到灯塔亮了,那到底是什么样的?”
童临回道:“像点亮了一个灯泡?”
“……”山大王:“你要不要这么寒碜。”
简直有损灯塔的形象。
童临有些无言,他就是觉得挺像的……不,应该是非常像。
但他只是全程站在塔下,上面什么情况也不清楚,所以看向风久:“灯芯长什么样?”
闻言,另外三双眼睛也都看过来。
这个不太好说,因为这个任务里的灯芯根本就不是实物。
风久道:“点亮即赢。”
“这样么?”童临奇怪:“那个一号呢?”
“淘汰了。”
虽然他们比斗没有结果,但按照任务条件来说,对方的确是被淘汰了。
至于任务奖励……
风久从个人背包里拿出一个宝箱来。
而一看到这个宝箱,山大王就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见其他人看过来,尴尬的笑了笑道:“这怎么跟跳出兽群的那个箱子长一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