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界有难!

我才是真正的神

标签:有难最新文章

& &是真是假,苏航也懒得去问了,谁知道这其中有没有什么苟且的交易!
& &“能走回正途,我很欣慰,不过,以后要是让我知道你干什么坏事,我可饶不了你!”苏航道。品 书 网 (w W W . V o Dtw . c o M)
& &“我陈三要是再混,让我不得好死!”陈三立马拍着胸口保证!
& &……
& &聊了一阵,陈三看着王炸,“这位兄弟,你刚刚用的那叫什么术法?是航哥传你的么?”
& &想想刚刚的经历,陈三都还有些蛋疼,想当初他可是被苏航的千年杀给差点玩崩坏,现在又出了个阿鲁巴,这套路完全就是走的苏航的套路。
& &光是想一下,陈三都感觉自己够悲催的,怎么这种招数老是被自己碰上?
& &难道就因为自己是二仙桥蛋哥?
& &“怎么可能是他传我的,这可是我自创的招式!”王炸有点不爽,不过很快开始咧着嘴炫耀,“不过,我这招阿鲁巴之怒,还真是受了点苏航的启发才创出来的。”
& &原来,这小子当初在丰都见苏航使用过千年杀,骨子里的猥琐,让他觉得这肯定是一门非常厉害的神技,本来他还想让苏航传他的,可惜苏航不肯,他就只有自己研究。
& &这小子也算是个天才人物,其他方面不行,但在这些歪门邪道方面,那绝对是一等一的资质奇高。
& &结合祖传功法地灵诀的秘术,炼制出四个强大的土傀儡,这货称他们为大王、小王、正二、偏二,倒是和他的名字绝配。
& &这功法一发动,四个傀儡立刻就会冲上去抓住对手,将对手的裆部往坚硬的物体上猛撞,以对对手造成极大的痛苦和伤害。
& &王炸给这一招式起了个高大上的名字,叫“阿鲁巴之怒”,其实,就是俗称的磨裆、怼大树,蓉城当地则叫“撕胩”!
& &不得不说,这家伙真是极品了!
& &也难怪这货和小蛤蟆比斗,弥陀会出手搞他,这尼玛被怼一下,得多疼?
& &“千年杀已经过时了,阿鲁巴之怒才是神技!”王炸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模样,相当的嘚瑟。
& &这话显然是说给苏航听的!
& &苏航只是笑笑,并没有多说,咱的千年杀可是规则,不是你这什么阿鲁巴之怒能比的!
& &不过,苏航还是偷偷的用学神系统把王炸的这招扫描了下来,以后精炼一下,说不定有用呢?
& &看来,自己骨子里还是挺猥琐的啊!
& &苏航不禁在心里如是的想着。
& &“原来是傀儡啊,我还以为遇到鬼了,差点没把我吓哭!”陈三道。
& &刚刚那四个大汉凭空闪现又凭空消失,还真是像鬼一样,至少,那个大妈和整条街的姑娘们是被吓到了的。
& &苏航笑了一下,说得好像你刚才没哭一样。
& &陈三似乎也意识到这一点,连忙岔开话题,“说起鬼,我倒是想起一件事。”
& &说着,陈三把脖子往苏航一探,煞有介事的道,“最近我们快递公司接到一单生意,往城外那什么火葬场送东西。”
& &说着,陈三顿了顿,显得有点后怕,“航哥,你应该知道,那火葬场早就废了,压根没人,谁特么会住那地方,想想都觉得瘆人。”
& &“因为害怕,我们有个伙计就私自猜了个包裹,结果里面是一袋袋那种白色粉末,兄弟们还以为是那什么粉,那老火葬场可别有人在那搞毒,当即大家就报了案,结果你们猜怎么的?”陈三讲着故事,吊起了大家的胃口。
& &王炸很好奇,“怎么的?你说呀!”
& &“结果,**竟然是骨灰!”陈三轻轻的敲了敲桌子,吐出一句话来。
& &“骨灰?”王炸愣了一下!
& &陈三点了点头,“我特么就奇了怪了,怎么有人寄这玩意儿?这特么不是给我们找晦气么?”
& &苏航一听,眉头皱了一下,他是很清楚的,城外那火葬场,就是一鬼窝,难不成庄天胡那老货又在搞什么?
& &“我看是有人在故意整你们吧?”王炸道。
& &陈三摇了摇头,“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特么的用这种手段,也太损了点吧!”
& &“知道是什么人寄的么?我帮你弄他!”王炸十分仗义的问道!
& &陈三苦笑了一下,“我也想知道,可惜查不到寄件人的信息,不过,已经报警了,他们知道查!”
& &“火葬场那地方,你不要去碰!”这时候,苏航对着陈三道。
& &陈三愣了一下,“怎么的?航哥?”
& &“哪儿住着一位朋友,反正,你别去招惹就行。”苏航道。
& &这话一出口,陈三就更纳闷了,“航哥,那地方可废弃好些年了,阴森森的,和鬼窝一样,你还能有朋友在那儿?”
& &陈三实在难以想象,什么人会去住那种地方?
& &“我只能告诉你,他不是人,其他的,你自己去领会。”苏航道。
& &“不是人?”
& &陈三相当错愕,不是人,还能是鬼不成?
& &鬼?
& &想到这里,陈三不禁打了个寒颤,他现在也算是个练武之人了,武生境界,并不算什么高手,但是踏上这条道知道,自然而然的会发现,其实这个世界,并不像以往看到的那么简单。
& &以前或许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存在,但是,现在他觉得,其实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 &使劲的吞了口口水,陈三有点畏缩的看着苏航,“航哥,你那朋友,不会是那玩意儿吧?”
& &苏航只是笑笑,没有答他,但也算是默认了。
& &“什么玩意儿?”弥陀却是一脸迷惑,不知这两人在打什么哑谜。
& &“鬼!”苏航无奈的道了一句,“那火葬场,其实是个鬼窝,一个叫庄天胡的老赌鬼带着一群小鬼在哪里盘踞着,在华夏鬼界,还是有几分声望的!”
& &“晕!”
& &弥陀翻了个白眼,鬼魂就鬼魂嘛,说什么那玩意儿,有必要这么避讳么?
& &“啊?真有那玩意儿啊?”陈三脸都绿了,那火葬场真有鬼?
& &那岂不是说,那快递是给鬼寄的?被他们这一搞,不是把那玩意儿给得罪了么?
& &光是想想,陈三又觉得瘆人,后背都有些发凉!(未完待续。) 本章结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