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双灵

双灵

标签:最新文章

程念真看见叶枫走进来,脸上带着一丝欣喜,又有一些娇羞的低下头去,双手搓揉着衣角,避开了叶枫的目光。
而站在一旁的唐柔则是带着一丝揶揄的笑容,看看叶枫,又看看程姑娘。
叶枫知道姑娘们私下里总有许多的悄悄话,至于具体说了些什么,他不知道,不过从唐柔和程念真的表情来看,他猜想在他们走进来之前,也许这两个姑娘刚好提到了他。
在此之前,每次看到唐柔和程念真站在一起的时候,叶枫总是会感觉到心里有些莫名的尴尬。
他不是不明白程姑娘的心意,可是在他心底,始终挥不去那个从华山之后,就一直不断出现在他心里梦里的倩影,唐柔。
可是在这次,当他抱着必死之心单人独骑出城,独自面对着宋琥带领的那杀气腾腾的军阵的时候,他的心里所一直在担心挂念的,竟然是在客栈中等候他的程姑娘。
他的眼前一直浮现的,是在他出门时程姑娘那有几分幽怨,又充满了忧虑的眼神。而这是第一次,他没有想起唐柔。
听人说,在生死关头,往往才最能明白自己心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或许经过这一次,叶枫也明白了,唐柔对于他而言,更像是一个美丽的绮梦,虽然美好却那样的虚无得抓不住。而每天和他朝夕相处,尽心尽力照顾他的程姑娘,带给他的才是一份踏踏实实,温暖的情感。
就像现在他看见程念真的时候,心里涌起的是满满的暖意。
所以,当叶枫现在再次看见唐柔满怀欣喜的扑向唐大身边的时候,他的心里已经没有了嫉妒的感觉,而是真诚的祝福,他真的在替他们高兴。
不过他的反应明显有些出乎了唐大的意料之外,唐大看着他的眼光里带着一丝惊异。
叶枫走到程念真身边,微笑着问道:“傅双灵老先生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程姑娘还是有些局促不安的低头说道:“他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不过因为被长期幽禁,身体机能有些退化了,所以行动还是很困难。还有就是……”
她忽然欲言又止的停住了,片刻才说了一句:“你还是自己去看看吧。”
叶枫觉得她的说话有些奇怪,难道傅双灵身上还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只见旁边偏厢房的房门忽然被打开了,解祯亮走了出来,看见了叶枫和张胖子他们,兴高采烈的打着招呼。
于是叶枫把到了嘴边的疑问又咽了下去,上前与义兄寒暄起来。
傅双灵此刻就被安排在这间偏厢房之内。
他盘坐在床榻上,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和缺乏活动,肌肉有些退化了,全身上下骨瘦如柴,犹如一具皮包骨头的干瘪骷髅一般。他那蓬乱的须发都已经被修剪过了,这样看上去略微顺眼了一些。
因为常年被关在黑暗的密室之中,双眼不能视物,到现在他的双目还是不能见光亮,而是由程姑娘以药物温敷,用布带严严实实的包裹着。
看见
他的惨状,大家的心里都感觉到凄凉,说实话,被人在那样的环境中幽闭了快二十年,他居然还能活着,这本身就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大家走进房间还没开口,傅双灵却先开口问道:“周大人来了?不知道后面的这几位都是谁啊?”
人说盲人虽然视觉受损,但是通常听觉灵敏,超乎常人,看起来果然不假,这个傅双灵双目不能视物,却仅凭着脚步声就听出了进来的人之中有知府周大人,大家惊叹之余也都是对他肃然起敬。
知府周子然连忙一一为傅双灵介绍屋里的诸位,当听到叶枫的名字的时候,傅双灵忽然面上有些激动起来,伸出了枯槁的双手,口里唤道:“叶枫叶公子?”
叶枫赶忙伸出手去,握住了他干瘪的双手,只感觉他那枯骨一般的手指紧紧的攥着自己的手连连摇晃,激动的说道:“听闻就是叶公子设计识破了关四老匹夫的真面目,这才能把老朽这副残破之躯搭救出来。老朽能够活命全赖公子的无双智计,再造之恩哪!”
傅双灵的感激和溢美之词,让叶枫感觉到颇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毕竟搭救傅双灵可是大家共同的功劳,他也只有满面尴尬的客气了几句。
一番寒暄之后,傅双灵忽然开口问道:“老朽听先前这位解公子讲到,诸位不远千里,从京城来到这西北边陲之地,原本就是为了找寻老朽的消息。只不知,诸位找寻老朽所为何事啊?”
叶枫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张胖子,张胖子会意,开口说道:“其实我们从京城前来找寻先生,只是为了一件传闻,是关于令先祖,西汉名臣傅介子的!”
傅介子?
傅双灵全身忽然一震,松开了叶枫的双手,整个人本能的往后一缩,好像张胖子的话触碰到了他心底最恐惧的东西,最深处的秘密。
大家有些惊异地对望了一眼,谁都没有再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傅双灵似乎平静了一些,开口沉声问道:“傅介子有什么传闻?”
张胖子迟疑了一下,缓缓说道:“我从一些书上读到,当年傅介子归来,献给汉昭帝的所谓楼兰安归王的头颅,其实是假的。真的安归王,其实和楼兰王城一起,飞走了。”
关于这个楼兰飞城的传说之前张胖子曾经对叶枫他们讲述过,不过唐大和周大人他们却是第一次听说,不由得面露惊容,无比惊讶的看着张胖子。
傅双灵沉默了一阵,忽然嘴角冷笑了一下,问道:“你的这些故事都是从民间流传的什么稗官野史上看来的吧?”
张胖子点头承认。
傅双灵冷笑道:“拿着几本编一般胡编乱造的野史书籍,就把上面子虚乌有的传闻当真,还不远千里跑到西北边陲来找寻老朽求证,你们还当真是清闲得很呢!”
大家相顾无言,张胖子有些不甘心的问道:“难道,难道这些传说都是假的不成?”
傅双灵点点头说道:“老朽可以告诉你,当年那安归王既没有坐在那个飞城之中逃掉,而且傅介子带回朝廷献给汉昭帝的,也确确实实就是他的头颅无疑!”
张胖子的脸上不禁浮现出深深的遗憾,想
不到野史中的传说竟然是假的。
可是转眼之间,他的脸上神情忽然变了,他缓缓的问道:“老先生你刚才说的是,那,个,飞,城,你是说真的有楼兰飞城?”
他把“那个飞城”这四个字说得一字一顿,特别强调了出来,他的眼里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傅双灵这时好像才发觉自己说漏了嘴,低头沉默了一阵,长叹了一声说道:“好吧,既然老朽的命都是你们所救,作为报答,老朽就把所知的当年真相的秘密,全都告诉你们。”
大家全都大感兴奋,一个个都竖起了耳朵,仔细倾听傅双灵即将讲出的秘密。
傅双灵叹息着:“其实老朽所知道的,也不过是从一本先祖傅介子亲笔所书,一代代流传下来的手卷中看来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秘密,老朽也不会被关四这个老匹夫抓去关押了二十年,受尽了他的折磨。”
他清了清嗓子,开始了讲述,他的声音苍凉而嘶哑:“在汉朝汉武帝之前,西域一带诸国,全都在匈奴铁骑的控制之下。武帝几次派人出访西域,联络各国,就是想要和他们联合起来,共同打击匈奴。”
“汉武帝经过了多次征伐,匈奴势力逐渐衰弱,可是西域诸国依然在其控制之下。楼兰国位于西域交通要冲,战略和交通意义都十分重要。眼见在匈奴和汉朝两大势力的夹缝之中,左右摇摆不定,曾经数度降而复叛。”
“在武帝元封三年,楼兰被汉军所破,无奈之下,当时的楼兰王把两个儿子分别送去汉朝和匈奴作为质子,向两边称臣。后来楼兰王逝世,两个质子回国争夺王位,由送往匈奴的质子安归获得了胜利,成为了安归王,于是楼兰至此便倾向于匈奴一边,成为了汉朝控制西域诸国的心腹大患。”
“到了武帝驾崩,汉昭帝即位之后,昭帝年幼,武帝托孤于大将军霍光。这期间楼兰安归王几度被汉军所败,俯首称臣,回过头来又立马反叛,投向匈奴王庭。而当时汉军除了与匈奴作战之外,还要防备北面的乌桓,所以对反复无常的安归王十分头痛。”
“等到汉昭帝元凤四年的时候,安归王又帮助匈奴劫杀汉朝出使西域的使者,这一来彻底激怒了大汉朝廷,于是大将军霍光就派遣了一个人,出使楼兰,去声讨楼兰安归王,而这个使臣就是先祖,傅介子。”
讲了这么多的历史背景,好不容易等到了傅介子出场,大家都纷纷屏住呼吸,仔细倾听着。
傅双灵说道:“史书上记载,先祖傅介子出使楼兰,身边只有几名贴身卫士,其实并不是这样。当时大将军霍光秘密调遣了两万汉军铁骑,远远跟在使团后面,他想要借机一举荡平楼兰国,永绝后患!”
这一点,和张胖子在野史中读到的内容一模一样,看起来,在稗官野史之中也不全都是些子虚乌有的传说故事,张胖子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神色。
傅双灵叹息了一声:“原本先祖傅介子以为这会是个很简单的任务,用两万汉军铁骑对付一个小小的楼兰城,应该是不费吹灰之力的。可是没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真的是令他做梦也从来没有想到过的!”
    相关文章:

    1.傅双灵

    相关搜索:本元双灵  双灵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