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筝镇

风筝里的香橙镇是哪里

标签:最新文章

炎阳城他们已经见识过了,玩家们公认的奇_葩,进去一次就再不想去第二次,那种艰苦的环境足以把人逼疯。
但那是九连城的消息传出来之前。
谁都没想到如此变_态的任务地图,神迹官方能弄出来两个来,而与后者相比,炎阳城似乎都算不得什么了。
风久下线的早,并没有听说这些消息,此时听流苏说了一通,再加上论坛里曝出的内容,也差不多了解个大概。
九连城与其说是一个任务地图,倒不如理解成是地狱训练模式,与其他全都不同,玩家们进去后没有遇见需要斩杀的妖兽,全程面对的都是冷冰冰的机器。
而他们的任务就是找到这类似小型战舰的动力系统并予以破坏。
这听起来似乎还挺正常的,而且喜欢机甲的玩家们对战舰也有一种迷之热情,所以做起任务来应该挺愉快的。
但事实却并非如此,这战舰看着不大,内里的设施也比较低端,但那是对懂行的人来说。
结果等玩家们进去后才发现这任务有多恐怖,因为在他们找寻的过程中,战舰并不是毫无反应的。
他会主动攻击!
而且绝不是温温柔柔的那种,许多玩家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就突然被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攻击灭掉了。
按正常逻辑来说,到这里,玩家们的任务就算是失败了,淘汰后离开就可以了。
但到此时才显示出九连城的恐怖之处,因为玩家们根本就退不出来!
退不出来!
没错,就是找不到动力系统就别想离开的意思,死了后复活继续。
但这战舰的动力系统何止是难找,玩家们搜寻了各个角落都毫无发现,就好像从来都没有过这个东西似的。
如果只是普通的寻找,那也顶多是无聊一点,但可别忘了这战舰会自主攻击的,而且威力绝对不低。
以至于玩家们在里面一直都在死亡和复活之间徘徊,别说是去找动力系统了,根本就是寸步难行。
这也就导致几个小时过去了,许多新人玩家还停留在原地,简直要把人逼疯。
毕竟战舰这种东西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接触到的,虽然也有对此有所了解的玩家在,但任务进行的依旧不那么顺利。
至于具体什么情况,他们就不知道了,就是在论坛里也没有多少相关的内容。
究其原因就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玩家完成这个任务……
听起来很有些不可思议,但九连城就是如此丧_病。
这还是五个小时后都没有人能成功走出来,玩家们共同投诉,神迹官方才破例将人统一放出来。
说起来也是凄惨。
而这时候,流苏等人才知道九连城是怎么回事,都是震惊不已。
“你说这神迹官方到底是怎么想的?”
流苏惊疑道:“就不怕把玩家们都吓跑了吗?”
这种游戏体验对新人来说,绝对要造成心理阴影的,他们还真是有持无控。
这么一想想,炎阳城真的已经算是好的了,起码你不想继续做任务的时候还可以退出来,充满了人性化。
至于强制任务什么的那还是算了吧,大概在这一批玩家出来后,短时间内都没人想要去九连城了。
至于以后有没有就不好说了,那些有意来游戏里锻炼自己的人想必还是很感兴趣的,但那是有足够底气的情况下。
而现在让大家好奇的是,如一线天这样的高手会不会去做这个的任务,要是到时候他们也被困在里面可就有意思了。
只是一线天的名字出现在了另外四个任务地图的榜单上,却迟迟没有传来进入了九连城的消息,想必也是有所顾虑。
这是必然。
他们除了个人意愿外,也是要为公会打算的,若是真接了任务却完成不了,那多少有些不好看。
不过这事跟风久倒是没什么关系,毕竟她短时间内都不可能跑去做任务,听听就好。
而有了九连城事件,玩家们对神迹官方的尿性也有了很直观的了解,游戏玩的都没那么顺畅了。
要知道这才是一级通关地图,结果就出现了这么两个让人深恶痛绝的任务,等以后升级了搞不好会遇见什么东西呢。
那些不打算争首杀的玩家,都开始考虑以后新地图出来要不要等别人试探后再进去。
毕竟如九连城这样的情况,只要想一想就很尼玛痛苦了。
在风久跟流苏说话的时候,童临也赶了过来,后者也听说了这件事,但与其他人都避之唯恐不及不同,他倒是很想去见识一下,毕竟那可是战舰,还是神迹官方提供的,肯定有独到之处。
流苏觉得他这个想法很恐怖,如果没有那个不能退出的情况在,他也不介意去参观参观,但现在的话还是算了吧。
在风久上线的时候,关于九连城任务的讨论热潮已经过了第一波,除了被困住过的玩家发泄一下郁闷外,其他人多半只是看个热闹。
山大王跟山老大随即也过来了,他们就准备去刷剩下的一个任务。
在神迹论坛里,每次任务刷新的时候都会出现一个难度排行榜,在十人任务地图中,九连城和炎阳城无疑是占据了前两个名额。
而作为平衡,中区另一个十人任务自然就不会那么艰难。
但比起五人组的还是更有难度就是了。
风筝镇!
这个任务名称听起来普普通通,所要完成的任务确实也很接地气,起码与五人任务的模式是差不多的,这也就更方便玩家们通关。
他们来的时间算晚的,这个时候还来做任务的玩家就没有那么多了,而且多数都是新人。
首杀没可能,也不打算破记录,风久对于队员的水平也就没有什么要求,只要能凑够人数就行。
这个就简单多了。
拿到过两次首杀的队伍,多的是人愿意组队,何况这次还没有风过无痕捣乱,所以没花费多少工夫就组到了队友。
对方应该也是亲友团,看见他们明显很激动。
“大大们要破记录吗!”
流苏闻言笑笑,风筝镇的记录也是属于狼人部落的,他们这时候破掉,对方搞不好要以为他们是在挑衅。
所以他只是含糊的道:“记录哪是那么好破的。”
那五名玩家闻言有些失望,毕竟上榜单这种事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只不过能做到的人并不多。
风筝镇之所以这么叫,并不是说这个小镇的风筝特别多,而是以太阳热力为能量的转换装置长得特别像风筝,遍布了小镇各处,很是壮观,由此得名。
这种小镇周边则生存着一种可以食用的低级妖兽肥葩。
肥葩的攻击性并不强,但生存能力却很厉害,在恶劣的环境中也同样可以活得自在,这也就导致这个种群的数量始终居高不下,所以人们也乐于猎杀这种妖兽。
要说以肥葩原本的样子作为任务清除目标,那未免太过容易了些,别说风久一众,就是新人都不会惧怕。
但事情也不是绝对的,再无害的妖兽,当数量累积到一定程度的情况下,那也不是好对付的。
而现在他们将要面对的就是这样的一个情况,风筝镇肥葩泛滥,玩家们在清理这些妖兽的同时,还要找到他们的老巢,将其一锅端才行。
这个套路说起来大家都熟,恐怕在妖兽老巢还有更厉害的高等级妖兽。
不过这样的任务还难不倒他们了。
众人进入任务地图后,都没有犹豫,举起武器就冲了出去,然而不出片刻,就又很怂的缩了回来。
山大王惊道:“卧槽,这数量未免太多了些吧!”
“这才正常。”流苏不意外的道:“不然不就成了送分题了吗。”
但就算早有了心理准备,风筝镇的场面还是让众人小小的震惊了一下。
他们的落点本来是一间屋子,出了门就能看到半个小镇的面貌,只不过此时视线一扫出去,瞟见的漫山遍野全都是肥葩,就跟复制粘贴似的,不要钱。
这个样子别说打了,只要所有妖兽一拥而上,一只接一只也能将他们的机甲踩烂。
然而比起这样的吐槽,最让众人介意的是斩杀这么多妖兽可是需要许多武器消耗的,而这些事真特么的不便宜。
他们都要怀疑完成任务得到的奖励,能不能弥补这些损失,如果不行的话,那做这个任务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我也看到过风筝镇的帖子。”一名队友道:“听说许多玩家因为能量池准备的不够,这个任务都半途而废了,那才真是欲哭无泪。”
“只要小心着不要浪费,还不至于入不敷出。”
他们既然来了,那自然也是这样想的。
不过靠蛮力做任务就显得很粗暴了。
这任务看起来直观,但却非常能凸显出玩家的实力水平,高手总知道如何通过最快捷省力的方式解决掉更多的要妖兽,将损失降到最小。
而与之相比,新人们就抠脚多了,武器多数都是乱放的,能不能打到目标或能打中多少全看运气。
以后者的情况来说,这任务还真不如不做,否则出去的时候还要倒搭一部分积分,亏的很。
神迹就是这么一个较真的地方,新人如果不能快速提高自己的实力,那积分永远都会成仙出赤贫的状态,除非有高手愿意带着你,进度也只能局限在一定范围内。
而现在如果他们想要尽量减少损失,就必须找到最有效的解决肥萝兽群的战术,横冲直撞显然对于手法不那么利落的玩家很有难度。
那几个新组来的队友下意识的看向他们,想知道他们有什么安排。
这大概就是对于高手队伍的迷之自信,别管怎么来,只要跟着他们混就对了。
山大王本来都打算用最直截了当的方式来了,见此不免迟疑了一下,也看向了风久,询问他的意见。
如果真有什么战术,那他可不想坏了事。
如此,队里九个人都看向了风久,童临都想着是不是有什么漏洞可以钻。
风久这时候已经将风筝镇的情况观察完了,肥葩真就是无比密集的情况,几乎是一只挤一只。
想这种情况,它们其实是并不好行动的,因为视野的局限,很容易在奔跑的时候出现变故,只要引起一小块的混乱,那很快就能蔓延出去。
了解了情况,风就直接翻身跳到了房顶,而就在她动作的时候,那些肥葩也都开始蠢蠢欲动,虽说这些妖兽的攻击力不强,但到底是妖兽,对人类存在着天生的敌意。
但它们还没有扑上来,风久就先动了手。
只见着一颗不大的炮弹从她身上串到了空中,随即“嘭”的一声炸响,火焰如同烟花般的就坠落到了风筝镇各处。
肥葩瘦本来就聚集的紧密,以至于在烟火落下的时候,根本就无处可躲,登时,不少妖兽都遭了殃。
饶是这发炮弹的杀伤力不大,但肥葩的防御力也没多强,落在身上一样是非常痛,何况这妖兽的胆子还不大,一惊一乍下顿时就慌了手脚。
童临等人什么都没做,就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妖兽的乱窜,这一串可不得了了,肉挤肉的肥葩到了一起,没跑掉不说,反而让更多妖兽受了伤。
只是听着他们凄惨的叫声,玩家们都觉得有些不忍心了。
但这毕竟是任务,数据生成的妖兽也并不真实,他们也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这些肥萝自相残杀起来,而片刻之后,还一样的妖兽群就少了一小半。
众人:“……”
这体验真是无法言说,什么都不需要做就什么都解决了感觉。
山大王早就已经习惯了,跟着风久做任务对他来说非常轻松,却不是没有锻炼的那种轻松,他总能通过特殊的方式学到不少。
眼见着那些肥葩快要冷静下来的时候,风久就又放出去一颗烟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