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手

儿子二十了对我动手

标签:最新文章

杏花点了一根女士烟叼在嘴里,一只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抱在胸前,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闪烁着狐媚的光芒,看着林昆
林昆道“他是谁”
杏花笑着摇头,“我如果告诉了你,你是不是会杀了他”
林昆嘴角一笑,道“那要看我的心情了,最好是个高手。品书 https://wWw.Vodtw.la”
杏花点点头,道“那可能要如你愿了,他确实是一个高手,东南亚那一片很有名气,只不过在我们华夏差了点。”
林昆道“他到底是谁买消息如果需要付费,你开个价。”
杏角妖娆一笑,道“这条消息可以免费,但必须作为附带品。”
林昆道“那付费的是什么”
杏花拎起酒坛子,给自己的碗里满,又举着酒坛子示意林昆,林昆将碗递过来,哗啦啦的酒水满,杏花端起酒碗,“干”
林昆照作,一碗浓香而又火辣辣的酒水下肚,好酒
这六扇门的大厅里,熙熙攘攘的也不少的人,有些人闲情逸致的听着小曲,吃着简单的小菜,喝着这里头金贵的酒,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模样,有的则充满了好,东张西望,看起来贼眉鼠眼,却都是一些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林昆和杏花这一桌,几乎是众人瞩目的焦点,漠北狼王的名声够响,可在这六扇门里,杏花的芳名更容易扣动这些老少爷们的心弦,谁都曾暗暗想过将这漂亮的小妖精压在身子底下,啪啪啪,一夜千金难消,伊人枕畔余香绕。
林昆道“说条件吧。”
杏花笑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林先生何必这么心急,这漫漫长夜,有曲儿有酒还有美人相伴,无心慢慢消受”
林昆手指头在桌子轻轻的敲了敲,杏花脸的表情突然一怔,紧接着哈哈笑了起来,“听说漠北狼王敲手指头,是想要杀人或者放火,看来我这六扇门今天晚危险了。”
林昆深呼了一口气,不再和这妖女人多言语,起身便准备离开。
杏花笑盈盈的说道“林先生干嘛这么心急,付费的问题是杏花的名字。”
林昆停下来,直截了当的问“多少钱”
杏花示意林昆坐下,道“坐下来,买卖才有的谈。”
林昆坐下来,心里头实在不喜欢这个爱绕弯子的女人,可能是长时间浸淫在六扇门这种是非险恶的地方,这性子多少和常人有些不同,更何况又是做到了大执事的位置。
杏花招了招手,旁边一个服务员端着一个pos机过来,恭敬礼貌的递到了林昆面前,林昆回过头看了一眼,也没再问价钱,直接掏出那金光闪闪的金卡,滴的在面刷了一下。
“先生,请您输入密码。”面容姣好的服务员声音甜美的道。
林昆输入了六个8,按了确认键,pos机马滴滴滴的打印出了小票,服务员又将笔递过来,“先生,请您签字。”
林昆瞥了一眼账单,十万块,唰唰的签完名字,服务员躬身行礼,抱着pos机退下了,林昆捏着手里的小票,看着杏花说“我已经付过款了,可以告诉我了吧”
杏花笑盈盈的说“林先生,干嘛这么心急,咱们”

林昆一把拍着桌子站了起来,目光瞬间冷冽,如同月光下闪烁的冰刃,杏花脸那盈盈的笑容顿时一凛,一阵彻骨的寒冷贯穿全身,杏花马又恢复笑容,“林先生,你这是”

话不等说完,林昆的手里已经多了一把,通身乌金流光,直接扎在了眼前这张红木实材的桌子,桌子发出一阵吱吱嘎嘎的声音,仿佛下个一秒钟随时可能塌掉。
杏花的脸此时是再也笑不出来了,站在他面前的这个男人的身,爆发出一股难言形容的杀气,仿佛洪荒巨兽一样扑面而来,周围一直静静守候的六扇门里的守门人,一个个全都目光警惕的看过来,一双双眼睛里也是杀气凛然。
林昆目光盯着杏花,又是自周围站着的那一群守门人的身扫过,嘴角一抹邪魅而又冰冷的笑容,声音淡淡的道“我不介意今天晚在这大开杀戒,干了你们这群墨迹的鬼。”
杏花的脸笑容局促,花容失色,张口又要语言,林昆手里的却是嗖的一声,一道虚影闪过,已经抵在了她的脖子,这速度当真是快到了极致,根本无法反应躲闪。
“放开我们的大执事”其一名身形魁梧的守门人大步冲了过来,他也是看出了林昆不可能轻易杀了他们的大执事,所以才敢如此冒然,那魁梧的身体,像是一座奔腾的大山,手里头持着一截乌黑色的短棍,向林昆的后背砸过来。

空气一道乌金流动的光芒,连成了一条乌金色却暗藏血茫的匹练,铿的一声斩在了那乌黑色的短棍,金属交击,没有任何的火花迸溅,那纯钢打造的乌黑色短棍咔嚓的一声响,清脆的仿佛折断的树枝,一截还被握在手里,另一节已经飞出去,铿的一声扎进了旁边吧台挂着的一个鹿首标本,吧台后的两名古装打扮的美女服务员,顿时花容失色的尖叫一声,其一个向后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扑过的守门人脸的表情一愣,却是看着林昆嘴角那一抹邪魅的笑容愈发冰冷起来,而后不等这守门人胆颤,林昆凌空一个飞起,44码的大脚板子狠的冲着守门人的胸口踹过来,守门人顿时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凌空倒飞出去。
呼通
砸在了身后的一张桌子,那红木造的价格不菲的方桌,还有那桌子摆着的价格不菲的杏花村,全都被砸的细碎。

桌旁的女人跳了起来尖叫,男人表情倒很从容,冲着守门人的胸脯又是一脚踩下,这守门人口顿时一股血浪喷了出去,不至于死,但接下来恐怕要在医院里躺个一年半载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