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

八百的三分之二是多少

标签:最新文章

狂战士大概没想到她居然连这样的攻击都能躲过去,甚至顾不得惋惜失去的名次,心里只有惊诧与震惊。
过了终点,风久就收回了锁链,同时拉开了与对方的距离。
而随着她越过那条并没有实际标出的线,一道系统提示音也在紧跟着想了起来。
【叮!恭喜9号玩家第二个抵达终点,奖励积分99!】
风久眼睫顿时一抬,她不是第一……
但不管是周围的林子还是探测器,都没有第一名到达此处的玩家踪迹!
风久扫视了一圈,依旧半个人影都没看见。
“阁下可是封久剑?”
突然一道声音插了进来,慢她一步的狂战士正站在不远处的地方打量她。
对方虽然说的是疑问句,但语气却很肯定,毕竟没有改变过外貌的机甲是很容易被人认出来的。
风久这才看向那人,狂战士头顶的数字是2!
在这里,代号所表示的大概就是开启灯塔任务的顺序,这种东西其实说明不了什么,靠运气走在前面的占大多数。
但如果这人同样在混战中拿到了第二的名次,那就不一样了……
对方必然是个高手!
只是面前的狂战士风久并没有见过,是全然的陌生人。
“看来就是了。”
风久的样子算是默认,对方似乎是笑了一下,态度说不上好还是不好,比起这些,可能好奇更多一些:“幸会。”
风久并不觉得在这里还能碰见类似甜甜球那样的玩家,在高手眼里,对其他的高手产生的兴趣多数也只是想要将其击败。
面前的狂战士就差不多是这样的情况。
不过第一轮比试已经出了结果,对方没有揪着不放,似乎也并没有因此而气愤,但道了一句也没有再多说,转身就窜进了林子里隐藏了起来。
正好这时候,落在后面的掠夺者也露出了身影,极速的冲了过来。
如果继续站在这里,就只有被其他陆续到来的玩家围观的份,风久虽然拿到了第二名,但因为失去了队友,所以平均下来成绩其实并不怎么理想,也就不准备闲着,也随后跳进了灌木中。
顺便她又搜索了一遍周围的林木,却依旧没看到那个所谓的第一名在哪。
没人知道对方是什么时候抵达的,现在又藏在了何处,就是已经离开了也有可能。
风久的确是加快了速度赶过来,但依着一些以速度为优的机甲参加这场比试,会跑在她前头也不是没有可能。
就是之前那架狂战士,如果对方换一个轻身机甲上阵,那恐怕她就真追不上了。
风久掩身在了一处树桠中,看着其他玩家依此赶到终点,其中也有童临的身影。
后者是跟队友一起赶过来的,两人的成绩看起来比较一般,但如果平均下来甚至比风久的还要高一些。
等所有人都到了这里后,系统就实时公布了成绩。
队友双人得到的积分对半分就是两人最终得到的分数了。
如风久这般失去队友的也免不了要将积分砍半。
童临扫视了一圈,没有看见风久,猜想她应该是藏在其他地方了。
“你在看什么?”
12号见他东张西望的忍不住问道:“你还有队友啊?”
童临本不想理他,他们不过是临时队友,透露太多信息只会对自己不理,但这人实在是太烦了,不得到答案能一直在你耳边念叨。
“哎你队友什么样啊,厉不厉害?你要是放不下我们完全可以组队一起行动啊,多个人还能多份力呢。”
童临经历了混战跟越野,其实已经有些疲惫了,被他念的脑袋疼,皱眉道:“闭嘴!”
“不闭!”12号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道:“我可以给你提意见的机会,但我不会采纳的。”
真是……神烦!
童临正想着完成这一轮后最好能换个队友,就见着排行榜上的名次变更了。
众人不由自主的都看了过去。
如今最终的积分是这轮比分加上之前混战的,很可能会颠覆原本的排名,所以玩家们还是有些紧张的。
然而当榜单刷新后,众人都是下意识看向最上面的榜首,想要知道前几名的位置有没有变化。
然后他们就看到位列第一名的1号玩家这次居然加了整整九十六分,让原本就大比分拉开的差距变得更大了!
“什么情况,分数这么高?”
众人都很吃惊,连自己的分数都想着去看了。
他们还以为这次的组队是按照实力差距匹配的,那样的话,除非倒霉的丢了队友,否则这一轮的分数都不会拉开太大。
这他们却看到了什么?
单人就得了九十六分,那就表明这个小队的双人起码都进入了前十!
这水平察觉未免也太大了吧?!
玩家们心里有些不平衡,总觉得有人在作弊。
这情况可谓非常不好了。
顿时不少人都嘀嘀咕咕起来。
就跟一开始聚集时一样,在这个距离说话,声音基本上都能让所有人听见,除非你的声音真的特别特别小。
而此时场内剩余人数已经只有七十六名!
但一人一句话的话依旧很苍蝇嗡嗡似的烦人。
大概是是有人受不了了,顿时吼道:“都安静!”
这一嗓门足够大,众人被吼的一怔,果然寂静了一瞬。
然后也不给他们继续吵吵的机会,那人又道:“在神迹里我好没见过开外挂的情况,跑不到前面就是技不如人,又什么可墨迹的!”
大概他这话说的太直接,顿时就有人忍不住嘀咕道:“卧槽,这人是个傻子吧……”
只是这人可能忘了自己说的话都能被其他玩家听见,混乱的时候还好,在如此静谧的情况下就格外清晰了,所以包括那吼话的玩家在内,大家都听的清清楚楚。
一瞬间,场内似乎比刚才还要安静。
只是在对方意识到并且闭口后,也没人能找出来是谁。
这时候就听着有人没忍住笑了一声,然后仿佛什么代理价没发生过似的道:“我们确实没必要去争论神迹是否公平,觉得不公平走就是了。”
这个声音一出,风久就听出了是那个仙台会长仙灵子,因为不久前对方曾开过口,所以很好认。
这人话说的很有些不屑,只听声音就知道是个喜欢占据上位的人:“而且公众频道,大家还是不要太吵闹的好。”
他这话说的许多人都有点不高兴。
什么叫做吵闹,他们也不想说的话都被其他人听见啊,可这个模式就是如此能有什么办法,而且你不让别人说,自己倒是说的很好?
只是虽然心里这么想,一般玩家却也没有说出来争吵,但有一个人群除外。
狼人部落!
“仙灵子会长说的好听,我看与一号得同样积分的似乎就是你啊,如果说神迹真是公平匹配,那就是说你们两个人之间肯定有一个是拖后腿的,不知道会长大人怎么看呢?”
这话说的可谓是极为讽刺了,他们没有见过1号,但这人能两轮下来还位列第一,那起码就说明实力绝对不会低,那仙灵子为什么会匹配到他就很值得深思了。
比如说,他原本混战的成绩是不是根本就不真实……
其他的不说,仙台公会的总体实力在那搁着呢,而仙灵子的神迹个人积分榜名次说实话也不怎么好,已经落在了五百开外。
再看现在,仙灵子是79号,混战后积分只得了第十八,经过这一轮才硬生生的拔高了一截,到达十二位。
那不提会长身份的话,两人之间谁更可能有水分已经很明显了。
“呵。”仙灵子当即冷笑一声:“你不用在这激我,别到时候输了比赛赖账才好。”
“这话应该奉还给阁下才对。”
两人针锋相对的模样擦起了隐隐的火花,众人反倒不去管什么积分了,饶有兴趣的听他们较劲。
经过几番淘汰后,现在剩下的玩家其实真不算多,而属于两个公会的玩家怕也不会太多,那最后的争夺其实还是要看他们的精英玩家,或者说是队长……
只是狼人部落的队长露面太少,众人目前还不知道对方到底有没有进入这个任务。
两人正僵硬着,系统就突然跳了出来,开始发布第二轮的比试。
众人顿时都将注意力转了过来,只是看到发布的命令后却都不由的傻眼了。
这一次系统很干脆的给众人发布了一组图片,里面至少有一百种各不相同的……植物。
没错,就是看起来很大同小异的植物样本,然后让他们在半个小时内至少找到十样才能通关。
众人:“……?!”
什么鬼!
第一轮的比试靠实力支撑还情有可原,但这第二轮的比试真的很有些莫名其妙了。
这一片林子里植被茂盛,不同的植物种类加起来少说有几千种,结果不然他们去抓妖兽,去搜找什么鬼的植物?!
而且这些植物还都不是常识里容易辨认的,众人是真不认识啊!
众人很有些懵逼,觉得系统根本就说在耍着他们玩,玩家们根本就没见过这么无聊的任务。
让他们打架都比这爽快。
毕竟找植物还跟狩猎不同,是个很磨工夫很墨迹的活计。
然而系统根本不可能给他们拒绝的机会,完不成那就被淘汰呗。
只是不说其他人,就是童临也是一头雾水,因为这些任务怎么看都跟灯塔无关,那他们来这到底是干嘛的?
“我说……这任务不会是坑人的吧?”
最后还是有人没忍住疑惑道:“在沙海里完成什么丛林的任务,这不是搞笑吗?”
其他人虽然没说,但其实也是认同他这话的,只是想着不过一个游戏任务,才没有太过较真。
不过随即就听着一道略显沉稳的声音说道:“我倒不这么觉得,为什么你们会觉得这里跟沙海无关呢?”
众人一怔,压根不知道她这话从何谈起。
“我说兄弟,我们又不傻,沙海就那么大块地方,除了一个灯塔跟一块铭碑,也就剩下一堆沙子和些妖兽了,一棵草恐怕都没有,你跟我说那样的地方跟这里有关系?”
这真不是他们没有想象力,不管是谁来,怎么看也不会将两者扯到一起吧。
众玩家虽然是对手,但基本上都没什么恩怨,所以除了较劲的两个公会外,其余人还是较为放松的,即使反驳也只是简单的觉得荒谬,并没有准备干架的意思。
“只是从表现上看的话,确实如此。”
沉稳的声音不慌不忙的又开了口:“但你们可记得沙海在成为沙海之前是什么地方?”
有人惊讶道:“什么意思?沙海形成了许多年吧,可能都要赶上万古历史了,在那之前的话中区不是……等等!”
之前那话说的有点绕,但理解起来并不难,众人脑袋转了一下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顿时都惊的说不出话来。
沙海当然是有历史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有历史,而中区这个地界也并不是一开始就说一片荒漠,在很久很久以前,这里曾是连绵不绝的雨林!
但怎么可能!
难道他想说这片林子是沙海几万年前的模样吗?
神迹把这个抠出来难不成还是要让他们学习一下历史?!
卧槽,这也太离谱了。
这样的答案太过匪夷所思,玩家们实在是有点不太好接受。
他们不过就是来玩个游戏而已,怎么就牵扯到那么高深的东西了……
好一会,才有人小心翼翼的道:“兄弟,你是认真的吗?而且你怎么就能确定这是还原的沙海历史场景,总不会是见过吧?”
众人只想在心里呵呵,游戏里多数是年轻人,他们不一定成绩不好,但要说知识广泛到连几万年前的地理面貌都清楚还是有些让人怀疑。
可谁成想那人居然承认了!
“原本我还不怎么确定,但在看到这些任务植被后就有了七成把握,想必诸位也觉得这些植物陌生吧,这并不是因为我们见过的品种太少,而是它们根本就是万年前的物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