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塔

灯塔二高中

标签:最新文章

风久这时候已经进了风穴古堡,五人的小任务刷起来快,三次下来不到一个小时就能做完,得到的积分也很喜人。
而且他们也不用担心会有完不成的可能,唯一遗憾的大概就是能刷分的任务不多。
其他区域的确是比中区的多,但相较来说范围也大,距离是差不多的。
风久刷完第一次出来的时候见到甜甜球几个就在外面,也没有多想,等第二次结束又看见了他们,然后的第三次,那五个新人居然还在……
就算心再大,风久也不会认为是对方完成任务的速度比他们快,何况这几个人还是连机甲都驾驶不明白的菜鸟。
那似乎也只有一个可能了。
对方根本就没有做任务!
风久扫了他们一眼,却没说什么。
流苏也看出道道来了,但要离开的时候还是装作不知的道:“我们去沙海,你们要一起走吗?”
“去去去!”甜甜球立马道。
众人随后转去了沙海,只是还没开始任务,就先见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那不是狼人部落的队员吗?”
山大王远远的瞟了一眼,惊道:“好家伙,这得有两百多人吧?”
“真的哎。”甜甜球也疑惑道:“他们在干嘛,集体刷任务吗?”
山大王摇头:“不可能。”
不说一个公会集体做任务的可能性有多大,就算有也多数是凌晨次数刷新的时候,这个点在线的玩家数目是比较少的了。
而且对方这架势怎么看也不像是要进任务地图的,甚至周边的其余玩家都不多,许多零散的队伍被他们吓的都不敢靠前。
“他们这模样分明是要打架。”童临想了想,挑眉道:“看看风过无痕在哪。”
这发生了才不过一天的事如今还议论的沸沸扬扬,要说谁能让狼人部落那么痛恨,那肯定是风过无痕了。
流苏去翻了翻消息,果然见到有人说后者进了沙海地图,时间就是十几分钟前。
只是这么大个公会居然真要干刷不过纪录就堵人的事?
“他们不要名声了啊?”山大王有点不敢相信。
堵人一时爽,但后果也是严重的,风过无痕固然遭人厌,可他们要是真这么做了,那好好的公会怕是就要糟了。
毕竟有着“不大方爱较真”名头的公会,玩家们怕是都不会加入的那么积极。
而这些基础的队员偏偏又是撑起一个大公会的必须。
不过不管狼人部落到底想干什么,但应该都跟他们无关才对。
何况风久很快就会进入任务地图,不会在外面停留多久,有事也波及不到,但那几个新人的话……
童临看向甜甜球五个道:“你们要是不做任务还是暂时离开的好。”
恐怕搞不好又要无辜挂掉。
就这么被他拆穿,新人们都有点不好意思,但听到他的说辞后也有点发憷,毕竟好好的谁都不想莫名其妙的就被劫杀了。
甜甜球本来还想硬气的说没事,但看了眼那些气势汹汹的公会玩家,还是没敢逞强。
有时候根本不需要对方刻意做什么,一点争斗的余波就能让他们这些菜鸟挂掉。
最后,五个新人还是打算去避一避,甜甜球很是恋恋不舍的跟风久道了别。
不过他们走了之后,风久也没有立即进入任务地图,虽然狼人部落怎么看都像是要找风过无痕麻烦的,但这些玩家明知道对方就在沙海内,却不仅仅是守在出口处,还分散在其他区域,那行径就有点不对了。
“怎么了?”童临见她迟迟没有动作,不由问道。
想了想,他又摸了摸下巴接道:“是不是觉得他们不像是来找风过无痕的?”
风久点头。
山大王原本都准备去刷任务了,听了他们的话后很诧异:“什么?他们不是来报复的干嘛来这么多人?”
“你们看这些玩家里哪有精英?”童临不屑道:“要抓风过无痕光是人数多可没用。”
以后者隐藏踪迹的手段,恐怕说跑就跑了,甚至还能让他们再出一把血。
山大王闻言,探头仔细看了看,果然没在里面见到狼人部落副会长或队长之类的人物。
“真的哎!”他惊讶道:“那他们来干嘛的?”
“大公会的消息应该比我们灵通。”流苏道:“肯定是有什么事。”
几人一合计,就决定先不去做任务了,悄悄的躲在了不远处,准备看看他们到底是要干什么。
沙海这样的地方其实并不好藏身,不过山老大是金沙狂蝎,想要掩护他们一下还是可以做到的。
所以几个人就躲在了金沙狂蝎挖的坑里,只要不走近了看就瞅不出异样来。
其他公会跟玩家只当狼人部落来寻仇的,都躲得远远的,就算有人想看热闹也要考虑考虑自己有几把刷子。
而如此没过得几分钟,山大王就叫道:“风过无痕出来了!”
说来也是巧,后者传送出来的位置正好距离他们不算远,所以才能清楚的看到。
山大王的声音甚至难掩激动,他还是挺期待这场可能发生的战斗,不说结果如何,过程应该就会很精彩。
只是这种期待没能落实。
风过无痕大概也已经得到了消息,所以出来后看了那些人一眼,都没等狼人部落的玩家有什么行动,就先一步的又进入了任务地图,快的不给人反应的时间。
“这风过无痕很鬼啊。”流苏不由道。
何止是鬼,否则也不可能在得罪了那么多人后还能过得这么自在。
甚至就在挑衅完狼人部落后还在积分榜上冲了一波,如今已经进了前五百名。
看着着实招人恨。
风过无痕来了这么一波操作,就傻眼了不少人,不说狼人部落的队员怎么想,原本在远处偷窥的人是要失望了。
“我没记错的话,风过无痕还有两次任务没做呢吧?那加起来至少也要四十分钟!”山大王觉得要完。
这还只能说是正常通关的情况下,若是对方有意为之,那很可能要在里面蹭_很久,风过无痕绝对能干出这样的事,反正这人是不会好好让人看戏的,他就不是个会让人痛快的家伙。
那他们还要不要等下去就是个问题了。
“无妨。”风久道。
风过无痕怎么样都没关系,他们本来也不是冲着这个人来的。
如果说她之前只是怀疑狼人部落来此的目的不单纯,那现在基本上就可以肯定了。
对方恐怕还真不是冲着风过无痕来的。
因为在后者出现的时候,根本没有几个人是处于要动手的状态。
那他们为什么要聚集这么多人在此就不好说了,虽然斩方没来,但对方在公会里的身份很特殊,肯定是授过意的,而这人又很在乎脸面,绝对不会允许公会成员干惹人笑话的事。
但现在他们却宁愿顶着那么多人的议论也要待在这里不走,那必然的有什么原因。
而风久觉得这多半是与游戏的什么模式有关。
神迹的后续如今依旧是个迷,在十人任务开启后还会有什么进展,他们都不清楚,更何况升到二级的玩家都快突破百位了,这还是在许多人没有拿定主意选择什么型号机甲的情况下。
但应该还是有所预兆的,只是多数人都不知道。
不是个人模式,又只有少数人知晓的话……那很可能就跟公会有关。
这种得知消息的渠道也并非不可能,但估计也是需要达到某些条件的,而狼人部落已经做到的可能性很大。
毕竟除了丢了所有任务纪录,狼人部落的总体实力在中区还是最强的。
所以风久还是准备再观察一下。
沙海这地方没什么特殊,到处都是荒漠,平时除了做任务,来的玩家并不多。
但如果真要找出个不一样的地界,那恐怕就是一个被沙海主人的建立在附近的小灯塔。
那小灯塔位于沙海边缘处,算不得特别高,风沙大一点就能被遮住身形,但如果经过特质的灯被点亮,那就极有穿透力,即使相隔再远也能隐见光芒,曾经给不少迷失在荒漠中的旅人跟商队指引方向。
这是种很古老的建筑,一开始建成的时候许多人都不看好,只当沙海主人是玩玩的,毕竟现在方向导航仪之类的东西多的很,谁还用这样的玩意儿啊。
但时间一长,就再也没人敢说什么了。
中区这里的环境并不怎么友好,时而抽风的时候任何仪器都可能失去效用,但一直伫立在那里的灯塔却始终是光明的。
只不过在神迹中,他们还不曾见到那小灯塔亮过。
当时进来后还有许多玩家想要去参观,可是那灯塔也是诡异,竟是让人寻不着具体的地点。
风久没特意去找过,但也没见过就是了。
他们每次来都只在沙海任务入口的地方停留,还不曾去过其他范围,怎么说一片一望无际的荒漠都不太像是好游玩的地方。
记得当时还出现过一个不大不小的笑话,有玩家因为执着于小灯塔非要去寻,结果深_入后就出不来了,最后硬是被困绝在了里面,复活后说什么都不肯再去。
风久几人正在蹲着,原本还算天地分明的大漠渐渐的就开始模糊起来。
“这是沙尘?”童临道。
他生活在西区,还不曾见到过这样的景象。
沙尘这种东西小的话也就影响些视野,但如果是带着风来的,那就可怕了。
被波及后很大几率会迷失方向。
但他们对这里的天气现象都没有什么了解,山大王好奇的瞅了一会后道:“这沙尘会变大吗?”
众人相视一眼,都回答不出,他们就没有一个是生活在中区的。
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也算不得什么,只是那些狼人部落的玩家身影瞅起来也不太清晰了。
那似乎也不需要继续藏着,就算风过无痕再出来了他们怕是也看不到。
“我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
山大王稀奇的在他们身边转悠,用机甲探测器扫描,还能隐约显示几个玩家的身影,但这种失去对周围环境辨识度的感觉其实并不怎么好。
如果机甲佩戴上屏蔽器,那搞不好突然出现在你身后都不会被发现,想想都可怕。
玩了一小会,山大王就觉得不自在了,询问风久:“要不我们还去做任务?”
任务地图不会根据外界环境而变化,是感受不到这些的。
不过就说话的这么会功夫,似乎能见度更差了。
连论坛里都有人手快的发了相关的帖子。
大概是觉得这场景难得,来感受一下也不错,所以正有不少玩家赶过来。
说来也就那么回事,如果真觉得行动困难,那就站在原地不动也是可以的。
“嘭!”
山大王正想说什么,转头就不知道撞到谁身上了,小小的退了一步:“我去,我撞到谁了,怎么都没看见你们?”
只是他话说完并没有得到回答,还有些奇怪,就见着山老大给他发了私聊。
那是一个五点的坐标图,分别代表了他们五个人,然而代表山大王的那个旁边根本就没有相邻的点!
山大王怔了一下后,背脊瞬间就凉了一下,从脚心窜上来的寒意让他没忍住打了个哆嗦。
如果别人都不在,那他刚才撞到的是谁?!
这种对未知的猝不及防总容易让人恐惧,即使他很清楚这只是个游戏,最差不过被淘汰,然后重来就好了,可依旧抗不住莫名的胆寒。
山大王小心的往旁边挪了挪,瞅了眼队友坐标,见到风久这会已经靠了过来,就在他身旁一点点的距离,心才多少放松一些。
只是还不等他完全安心,就突然听到“嘭”的一道武器炸响的声音,紧接着代表着封久剑的坐标点也一下子窜了出去!
“轰!”
风久根本就没给对方过多反应的时间,绕到对方背后,随即长剑一挑就卡住了那人的所有动作。
只是她还没看清面前机甲的昵称,就骤然听到有人喊道:“灯!是灯!灯塔亮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