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嫌弃

老公嫌弃你的六个表现

标签:最新文章

风久现在已经很肯定这是九级机甲,但威力恐怕并不逊色于寻常的十级机甲。
因为面前的这架驾驶操作所需要的并不只是控制台,还有精神传导。
对于风爹后一点的想法可以说是非常大胆了,要知道人类的精神波非常复杂,即使在思考一件事的时候最终反馈出来的是最直接的想法,但在整个过程中所涉及到的东西就很多了。
而他想要捕捉这个结果,却也无法避免杂乱的思绪对垒,那要是不小心让机甲接收到不着边际的想法,最后会做出什么行动来就很难预料了。
这样的机甲别说其他人,就是风爹自己也不敢驾驶,但他知道风久有这个能力,所以才会将她拉过来做这个试验。
风久知道她爹是见识过灵剑凌空控制,从而才会想到这样与众不同的尝试,可以说,天蓝色机甲就是专门为她量身制造的,其他人就是想驾驶也无法为之。
但风久运用灵剑架车就熟,对于这种用神念操控机甲的事情还从来没有做过,总还要细致的了解一下。
所以在风爹控诉的眼神下,风久毫不犹豫的关闭了狂暴状态。
“小花你变了!”
风久真不想跟他说话。
风爹还想再念叨什么,终端却“叮”的响起一声提示音,他看了一眼后随手就给挂断了,只是不出两秒就又响了起来。
挑了下眉,风爹看样子是不怎么想接,但顿了一下后还是点了接通,顿时就听见对面传来一道很有些不客气的声音,而且还让风久非常耳熟。
“你居然挂我通讯?!”对面的人很不满的道。
风爹不理,也同样不怎么友好的道:“你就是要跟我说这个?”
“那倒不是。”对面中气十足的年轻声音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就笑了:“我说你天天窝在那穷酸的庄园里难不难受,恐怕还不知道戴成那老鬼怎么算计你呢吧。”
风久瞟了一眼,果然看到光幕里出现的人影是薛满星。
风爹也不说话,像是完全不在乎对方说的什么,一副“你不说就挂了”的模样。
最后还是薛满星先没忍住,语气怪异的道:“那老鬼大概是看你可怜,所以送了你一个区域长夫人。”
他边说还边观察风爹的表情,见金发青年听到这几个字后也无动于衷,就好像闻说的是一件事不关己的消息,半点诧异或愤怒的表情都没有,实在超出他的预期,不免有些憋闷。
风爹等了一会儿,见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就道:“没事就挂了。”
“等等!”薛满星表情有些不太好:“你听见我说什么了吗?”
“没有。”风爹毫不犹豫的道。
薛满星差点没被他气死:“你这人怎么什么时候都这么让人讨厌!”
“彼此彼此。”风爹答的很没诚意。
对方强忍着没有发火,过了一会儿才假装不在意的道:“说起来我还没见过真正的区域长夫人……”
风爹“呵”了一声,随即干脆利落的挂了通讯。
薛满星被三番五次的忽视哪里肯作罢,几乎下一秒就又打了回来,但这次别说接通了,风爹手指在光幕上一划就直接将对方的通讯号拉进了黑名单。
世界瞬间就安静了。
然后他转头看向风久,一点儿也没把刚才的通讯当成一回事,示意她继续。
以薛满星的脾气来说,此时大概要气炸了,但这事儿好像跟他们也没什么关系……
风久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的把注意力放在了面前的机甲上,她将一个神经接驳器戴在头上,顿时就有一种很玄妙的感觉。
与神念控制飞剑还稍有不同,比起那种操控肢体一样的灵敏,对机甲显然是一种有意识的控制。
精神接驳器在接通的瞬间就开始读取她脑中的命令,只不过这种辨别并不容易,除非机甲师可以摒除其他杂念,指向非常明确的表达自己的意念,这个过程才能进行的顺利。
就算风久作为修真者,也不可能将意识集中的如此单调,但神念却是一种开了挂的东西,可以有意识的将不需要的东西隔绝开来,这样一来传输出去的信息就很单一了。
所以她连控制台都没有使用,机甲就突然抬起手臂放了一发炮弹出去,实验中的炮弹威力并不强,打在训练室的墙上炸开一朵烟花。
但机甲的动作却没停,紧跟着又是几发炮弹接连射出,在空中连成一条线,几乎呈等距离的命中了训练室中的靶子,半点偏差也无。
不止如此,风久将机甲的所有简单操作都启动了一番,如果不是知道这是用精神控制的特殊模式,从外看起来几乎与寻常机甲没有任何差别。
风爹开始还有些诧异,但渐渐的眼睛越来越亮,风久完美的行动就是在肯定他的设想,其实他一开始并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想要突破,就必须要有大胆的想法,所以他在考虑之后还是决定要将方案实施。
而在风久被他拉过来之前,风爹即使表现的淡定,但内心也不是一点忐忑都没有,直到前者能弃于控制台不用,只依靠精神链接就发挥出了机甲应有的实力,他悬着的心才终于落了地。
作为一名机甲制造师,没有什么是被肯定了自己的心血更让人兴奋的了。
介于训练室的空间有限,风久并没有做什么高难度的动作,在常规操作完成后就停了下来,然而她刚摘掉精神接驳器,就一把被风爹给抱住了。
“宝贝儿你真是太棒了!”后者说着还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风久:“……”
见到对方溢于言表的高兴,她到底没有说什么。
只是风久目前对于这样的机甲设想并不看好。
因为风爹以她作为试验对象,选择太过特殊,换成其他别的任何一个人别说进展顺利,怕是刚带上精神接驳器的瞬间,机甲就要失去控制了。
这并不是风爹研究的指令识别系统不好,主要还是要看机甲师的个人控制能力,想要将杂乱的思绪分出主次恐怕还要接受系统的训练才行,而这根本不会是短时间能做到的。
一个搞不好,别说机甲驾驶不成,就连机甲师的神经都可能受到损伤,所以还是要谨慎为之。
不过作为高级机甲制造师,这一点风爹怎么可能会想不到,否则他早就将童临叫来实验了。
所以在制造机甲之余,他还顺便研究了个配套的训练装置,是类似于层层递进的闯关模式,只要不一下子跳跃的太狠,对机甲师的伤害是微乎其微的。
所以他打算等童临出来后就先尝试一下,等达到了标准再来驾驶精神链接机甲。
这样的考虑不可谓不全面,何况这精神操控的机甲也并不是完全的脱离了键盘,在失踪的情况下还可以采用最熟悉的方式进行挽救。
在风久驾驶机甲的时候,风爹就收集了全面的数据,虽然很好奇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只是思绪这种东西就算风久肯给他看,对方也是看不到的。
等从机甲上下来的时候,风爹已经全神贯注的投入到了工作当中,连跟她说话的时间都没有了。
记得当时炼制无忧剑回来的时候,风爹就已经开始打算捕捉灵气应用到机甲上,只是这个设想还没有着落,就先应用了精神连接。
风久就算没有参与到这个过程中,也知道并不容易,风爹的脸色似乎都比以往苍白了一些。
没了风久的事,随后她就离开了工作室,走在路上的时候突然脚下一顿,想到一些东西。
尽管她没有见过童将军,但也知道对方的机甲猎云就是出自风爹之手,而且是不同于普通十级机甲的强悍。
在小风久还不知道机甲为何物的时候并没有多想,只听闻许多机甲制造师,甚至包括洛尔蒂斯家的德莱大师都对列云有所念想,恨不得能带回去研究一番。
只是童将军消失的时候,猎云也跟着不见了,至今都没搜索到下落。
而就在今天见识到了精神连接机甲后,风久不由得就联想到这些,想着风爹是不是早就有过这样的设想,并且还曾实施过……
否则就算是在材料以及动力原核上做到了突破,猎云也不可能强的如此不同寻常。
不过在猎云消失之后,这些似乎也并不重要了。
风久去了童临的休息室看了一眼,见他果然是在游戏中,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两人的游戏舱早就已经分开了,现在并没有放在一块。
简单的吃了点营养剂,风久就再次进入了神迹。
她这次离开游戏的时间有些长,一进来就发现许多东西都大变了样。
比如说积分榜上原本只有一线天一个二级玩家,但如今却已经超过了十数多。
这也不算让人意外,虽然一线天的积分遥遥领先,但其他几个高手玩家的分数也紧追不放,这么长时间下来会晋升二级也是正常。
不过最引得风久注意的是,中区原本除沙海跟炎阳城外其他被狼人部落占据纪录榜的任务地图居然都被刷新了!
而刷新了纪录的不是别人,正是与她关系不怎么好的风过无痕。
风过无痕的这一波操作可以说是非常有针对性了,严严实实的将狼人部落的所有记录都压了下去,明晃晃的踩在了对方的头上。
风久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但现在世界频道和论坛上都已经炸了锅,本来风过无痕在“新人杀手”那件事过后就没怎么露面了,结果这么一出现就又闹了如此大个动静,别人怎么想的不知道,但狼人部落恐怕要气得很了。
这也就是对方没有去其他区域,否则得罪的恐怕就不止狼人部落一个了。
可要说这人是刻意绕过了风久保持记录的两个任务地图的话,那也不是。
因为只看任务时间就知道对方也同样争取过沙海跟炎阳城的记录,只不过最后没有成功而已。
这人大概是不招人恨就浑身难受,总要搞点事情出来,他带了多少人不清楚,但肯定是及不上狼人部落,后者也就是顾念着一些脸面,才没有昏了头的去追杀他。
否则其玩家们只会以为狼人部落因着技不如人而恼羞成怒,这帽子一扣下来怎么也不好看。
风久翻了下各种消息,蓦地一抬眼,就见这一个玩家在不远处偷偷看她,被发现后就有些慌乱的遁了。
她也没去追人,联系到童临和流苏后,约好了会合的地点,准备先去将几个五人任务地图刷完,炎阳城就留到最后。
风久没在原地停留多久,买了个传送卷轴就准备先去沙海等人,只是还没走就被人叫住了。
“封久剑?”
她转头扫了一眼,发现是曾经一起做过任务的梦使者,就没急着走。
“真的是阁下。”
梦使者看起来挺高兴,比起第一次见面时的矜持,此时则显得热络的多。
“找我?”风久道。
“阁下好像是一个人。”梦使者笑道:“不知道一会儿要不要再凑个队一起刷任务?”
风久看着他没说话,以对方上次离开炎阳城的状态,应该是再也不想去了才对,就算跟她组队也一样要在里面熬过许久的时间,一点也不轻松。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风久觉得对方会在这里碰到她恐怕并不是什么巧合,她清楚的看到了之前那个鬼鬼祟祟的玩家是万古一梦的队员。
见风久不应声,梦使者略有些尴尬,但还是客气的道:“希望阁下不要嫌弃。”
在说话的同时,梦使者一直在细致的观察风久的机甲,果然发现封久剑与官方提供的型号都不相同,心里的猜测就又肯定了几分。
只是他没好当面问,毕竟他们之间的关系比陌生人也就多了个面熟,最好还是混熟了之后再开口邀请的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