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闹

一哭二闹是谁

标签:最新文章

既然利可不在这里,他们就没必要冒险进去了,但在走之前还可以做点什么。
在风久暗自琢磨的时候,楚千阳也差不多将附近的地形搞明白了,正要跟她商讨一下接下来的行动,就听见小间外传来争吵声。
开始听着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因为声音不大,又有些距离,所以听的不是很清楚,但没过一会,就闻“嘭”的一声响,有什么东西被大力撞击的动静。
“不会是打起来了吧?”
楚千阳说着就顺便探过头去准备瞅一眼,结果他脸刚露一半,迎面就见着什么东西砸了过来,惊的立马往后一缩。
而随之就见着一把椅子直直的飞了过来,正撞在他们隔间的屏障上。
这里的小间本来就没有完全封闭,都是用比较雅致的装饰品分隔的,根本就不经撞,只这么一下顿时东倒西歪。
楚千阳忙伸手将桌子另一边的风久抱起来,而与他们相邻的客人也都被惊了起来。
不过这里的客人多半都是八甲军校的学生,似乎是认识那争吵的人。
“是丁妍啊?”
“好像是啊,我才听说丁镇长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殒命了,她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你没看到她对面的那个人吗?”
“你说丁奇?那不是她堂弟么,怎么也在这里。”
男孩子嗤了一声:“什么堂弟,外面都传他是丁镇长的私生子,简直要宠上天了,比对亲闺女还好,如今那位一死,财产分割上肯定会有纷争。”
虽然他说的像是猜测,然而此时那边的丁妍跟丁奇真的是快要打起来了。
丁奇看起来满脸怒容,恨不得咬对面的人一口,比起他来,丁妍就要好多了,起码还注意着在人前的仪态。
“你不要闹。”丁妍要年长几岁,带着些对弟弟的威严:“有什么事我们回家说。”
“你少在这里装模作样!”丁奇道:“用不着你假惺惺。”
他说着又一脚踹翻了一个椅子,那椅子当即飞了出去撞到了另一个小间,暴露出里面正在偷听的年轻人,后者有些尴尬的移开视线。
丁奇却根本不看别人,店员几次想要过来劝解都放弃了,他就如同一个将要燃烧的小炸弹,光是站在那里就让人退避三尺。
两人在军校的人缘大概都不太好,在场的基本上都只是看热闹,有人眼神里还带着幸灾乐祸,却无一人劝架。
楚千阳不想就这么傻站着,何况已经有人注意到他这个带着孩子来此的人。
可偏偏那姐弟俩就堵在门口,他要是就这么穿过去更尴尬。
正在他踌躇的时候,丁奇大概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了,发泄了一顿后扭头就走,丁妍也没去叫人,沉默着起身跟在后面。
等两人离开,店里才恢复了悠闲的状态。
楚千阳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抓紧跑了,转到下一条街才寻思着开口:“这地方人太多了,随便闹点小动静都能引来一堆人,我们想动手恐怕有些困难。”
“不用去了。”风久道。
楚千阳一怔:“不找利可了?”
“我们不进去。”风久回道:“让他们出来就好。”
楚千阳开始没明白要怎么让那些人现身,毕竟他们才刚探到地点,连准备还没有呢,总不会是风久要拿自己当诱饵,这事他是说什么都不会同意的。
不过显然他想的有点多,他们根本就没有拐回去,但一个钟头后,那家他们才光顾过的小店就莫名的发生了爆炸,而且规模还不小,几乎将半个店面都炸毁了。
八甲镇本来就因为丁枭的事很是紧张,如今再来一次,还是明晃晃的军校门口,想不被重视都难。
镇里的军队还没到,军校的高年级学生就在导师的带领下全副武装的围了过去。
他们起初怀疑这是星盗所为,所以格外慎重,可谁知上去后却在门店地下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
楚千阳带着风久过去的时候,事发的地点已经被圈了起来,这里可不缺看热闹的人,不过大家都被拦在了外面。
他想要靠近一点,就被一名军人伸手挡住了:“这里不让进,回去吧。”
只是这样的话说了大家也不会听,依旧探头探脑的想要瞅个清楚。
楚千阳夹杂在其中也不算起眼。
但奇怪的是军校生们进去后就没了动静,一个出来的也没有。
“他们应该发现地下不对了吧。”
楚千阳还当这是私藏小孩的窝点,小声跟风久交流,要真将人救了出来,他们就能省事了。
“那要看情况。”风久道。
月云阁如果真那么容易被扳倒估计早翻车了,哪用得着他们出手。
关键就要看带军校生们进去的导师是谁,如果他很耿直,那确实有机会破了这个地方。
可但凡那人精明一点,肯定会发现事有蹊跷,在不确定具体情况之前,都会先将其压下来,而这段时间足够月云阁的人做好应对,将所有曲折都抹消的一干二净。
不过风久的目的本来就不是针对月云阁的这个据点,她只是想要弄清楚地下那些人的身份。
她在动手的时候特意照顾了地下三层,不出意外那些人都会因为这次爆炸而浮出水面,就是想瞒也瞒不住。
不出片刻,果然医疗仓内躺着不少人,被一一抬了出来。
这些人年纪最小的也不像个学生,更别说是老人了,怎么看也不会是进店消费的人群,顿时让围观者议论纷纷起来。
楚千阳也很懵逼,这家店的顾客群都是年轻人,所以服务人员也都青春靓丽,他怎么也想不起来里面有其他年龄段的,难不成都是在店后工作的?
“哎那人怎么看着有些眼熟。”突然有个人指着那医疗仓内的老人道:“我是不是在哪见过……”
众人原本都没当回事,谁知他突然叫了一声:“我想起来了,这不是以前镇西头的那个机甲制造师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