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意外

六十岁以上意外死亡赔偿多少

标签:最新文章

因为这份舒适,让少年对风久的印象都好了不少,想着这样的人交个朋友也不错。
风久扫了对方一眼,即使看不见,少年的视线也是对着她的,像是在等着她回答。
只是……并没有这样的操作。
“左135。”
风久话落,少年已经下意识的转了方向盘,如之前一样,车子顺当的冲过了拐角,而且因为速度加快,还超了一组对手。
现在跑在第一的仍是方不均,不过就算他速度快,少年也不是不能追的上,之前那场比赛他根本就没有使出全力,不过是超了对方一个车头了事,所以只要他将速度提到极致,还是能赶超方不均的。
心里有了谱,少年不再有顾忌,车速瞬间飙升,将前方的对手都惊了一跳,还当他是要疯。
然而黑色漩涡稳稳当当的就冲了出去,对于他们的拦截都视而不见。
被这么一打岔,少年一时间就忘了刚才问了啥,全身心的投入到超越对手的快感中。
“方少,他们追上来了。”
听到女孩的话,方不均愣了一下:“什么位置?”
“已经超了五辆车。”
女孩语气里也难掩惊诧,方不均看不见,但她却瞧的清楚,黑色漩涡不仅速度快,行驶的也异常顺畅,如果不是知道,恐怕没人会相信驾驶者被蒙了眼睛。
“没出现意外?”方不均挑眉。
“没有。”
方不均沉吟了一瞬,这情况就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了,这种随机找搭档的情况会遇见高手的可能性非常小,而且两个人的默契度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体现出来的。
他以前可是跟女孩模拟过许多遍才有现在的水平,结果现在跟他说一个临时的组合也能做到这种程度,他当然不愿意承认。
但要说少年是早有准备他也是不信的,他很清楚对方的性格有些直,用不好的话说就是傻,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心机。
想不通个中原因,方不均也就不想了,就当少年的运气太好,狗屎运的碰到了一个厉害的搭档。
但反过来这也算他倒霉,如果全程落后也就算了,丢点面子的事,但现在的话……
方不均在心里嗤笑一声,然后对女孩打了个手势,后者顿时会意,向其他人传达了指令。
与此同时,场内原本还分散的车队渐渐的有了靠拢的趋势。
少年什么都看不见,但风久却瞧的清楚,但却什么也没说,而且就算提示了也没有用,所以她还是按照原本的形式给对方提醒。
黑色漩涡半点没察觉到场内的危险,速度飙升到了极致,车轮与地面磨蹭发出让人紧张而兴奋的声响。
少年此时的状态可谓非常好,甚至难得地在这样的游戏中找到了久违的乐趣。
“嗡!”
耳朵里都是引擎躁动的声音,风久看着前面的几辆车渐渐的凑到了一起,将前面路口的所有路线都遮挡住了。
如此一来,他们要么不超车,要么就会有所碰撞。
很低劣的手段,但在目前的情形下却意外的好用。
“前面有车?”
少年听到了些许动静,而且恐怕还不止一辆。
风久“嗯”了一声,别的什么都没说,少年就依旧保持着原来的速度,车身直直的就冲了过去!
照这个势头下去,用不了几息工夫,黑色漩涡就会与前头的车子相撞。
那车里指挥的是一名青年,见状有些发憷,虽然早就已经有所准备,但亲身尝试还是免不了害怕,不过到底没有开口让驾驶者让道。
如果他们完成不了方不均的指示,那下场也好不到哪去。
观众们也看到了即将碰撞的两辆车子,顿时一片哗声,当然不是被吓的,这样的场景只会让他们更亢奋。
眼看着车距越来越短,以风久的位置都能清晰的看到对方的车尾。
然而就在快要碰触的那一霎,前方的车子突然毫无预兆的偏移了一点方向。
要知道在高速前进中,方向的一点点转移就能拉开不小的距离,即使时间不长,但要挤出一个车身的位置也足够了。
黑色漩涡的速度本来就快,几乎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超过去了。
“怎么回事!”
青年怔愣后就怒道:“不是告诉你直线前进吗!”
驾驶者很无辜:“我没动啊,是车子自己……”
他想解释是方向盘不可控制的动了一下,可是这样的说法恐怕没有人会相信。
就在这时,方不均的声音也在通讯器里响了起来:“你们在干什么?”
语气还算寻常,但莫名的就能让人感觉到他生气了。
两人顿时惶恐,然而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辩解。
“废物!”
方不均压抑怒气的丢下一句,转而吩咐起后面的车子来。
少年马上就要追上来了,他现在没空跟他们追究责任。
所以在黑色漩涡赶超了三辆车后,马上就又遇到了相同的情况。
风久依旧不急不缓,任由少年直冲冲的开过去,在擦身而过的时候,心念一动,已经附着在方向盘上的灵气登时就不由分说的转动起来。
转动的弧度很微小,但也足够了。
黑色漩涡再次顺当的穿过了拦截的车辆。
一次是意外,两次都这样,方不均都要怀疑他们的内奸了,愤怒道:“你们都在搞什么鬼?”
“不是啊方少,方向盘不受控制啊!”
“你他吗把我当傻子!”
方不均怎么也没想到这些人这么没用,不过就是拦辆车都拦不住,而且那架势怎么看怎么像是故意放行,什么叫方向盘不受控制?他很清楚少年根本没可能在车子上做手脚。
越想越气,方不均也不指望这些人了,打算自己亲自上阵,他就不信少年还能顺顺利利的过他这一关。
很快,黑色漩涡就已经追上了蓝色火焰。
女孩立马将距离告诉了方不均:“方少,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
即使她因为车子漂移而难受的脸色发白,但还是迟疑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什么不对劲?”
“他们好像过来的太顺利了。”
女孩本想回头看一眼,但刚动,胃里就一阵翻滚,她急忙捂住嘴不敢动了。
方不均皱眉,已经显出不耐烦来:“别管他们,老实做你该做的就行。”
女孩不敢反驳,只能收敛了心思给他指路,争取在下一个弯道口将少年挤出道外。
而此时距离终点也没有多少距离了。
“这是最后一辆了吧?”
少年一路上都数着呢,之前超车顺利的他都有些意外,但也就当那些人看不见所以谨慎的不敢跟他硬碰硬,但方不均不一样,他可不觉得对方也会给他让道。
“你告诉我对方的车位。”少年道:“一口气冲过去!”
黑色漩涡跟蓝色火焰都是赛车中顶级的型号,不过少年的车子是他自己花钱养在这里的,经过改装,所以性能还要更强一些,速度也同样比寻常的快了一筹,想要追上蓝色火焰并不难。
很快,两车已经相邻,风久掀了下眼皮道:“直走。”
这跟商量好的不太一样,但少年已经对风久有了基本的信任,所以也没怀疑什么,径直的前行。
方不均听着女孩报出的数据,心里已经有了计较,所以当黑色漩涡快触及车尾的时候,他伸手按下去一个键,当即在后方其他人看不见的地方,一道细小的光束射向了前者的轮胎!
要是在这个时候爆了轮胎,那铁定是要被失去平衡的力道甩出车道的。
方不均计算的很好,而且他练习过很多次,绝对不认为会失误,而且就算真被对方躲过去了,他还可以来第二次。
只是他根本就看不到那光束即将落在黑色漩涡轮胎上的时候,却突然像是被什么折射了一样,转而直直的射_向了蓝色火焰。
“噗!”
一道细微的闷响,让原本平稳的蓝色火焰登时失去了控制,在女孩的尖叫声中“嘭”的一声撞到了赛道然后飞了出去。
方不均当时的无疑是差异的,然而变故来的太快,他都来不及思考什么,车子弹出的保护罩将他护在了其中,只是才一落地,保护罩就毫无预兆的碎掉了,他忍不住瞪大了眼睛,随之而来的就是剧烈的痛与黑暗。
“方少!”
蓝色火焰在空中打了好几个转落到了地方,将他的一众跟班都吓的不轻,急忙跑过去查看情况。
唯有黑色漩涡没受什么影响的一路前行,随之冲过了终点。
少年也听到了后方的混乱声,但这种事在这里很常见,他并不怎么当回事,刚想要摘掉眼罩,就听着有人叫他名字。
“刘鑫。”
少年一怔,听出了这是风久的声音,不等他反应过来又道:“这不是一场意外。”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少年回过神来一把摘掉眼罩,然而本该坐在他旁边的人已经不见了,他探头看了一圈也没能找到那个穿着黑衣的小个子,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她的后半句话:“什么不是意外?”
刘鑫下了车,发现方不均那边居然还聚着不少人,有些奇怪的上去看了一眼,然后就被惊了一跳。
方不均已经整个昏迷了过去,旁边的女孩先被拉了出来,但泛着异味的呕吐物却落了青年一身,恶心的其他人一时都没敢上前。
刘鑫也忍不住后退了一些,看着方不均被人抬出来,身上没有明显的损伤,但样子似乎也不太好,始终不见醒转。
“大少!”
蓦地,聚在周围的人都退了开,让出一条路来,一名穿着休闲服的少年被人簇拥着走了进来。
然而刘鑫一看到这人就忍不住挑了下眉,表情变淡了不少:“辛学长。”
“鑫学弟。”
方辛年纪看起来与刘鑫差不多少,脸上还带着少年人的稚嫩,但做派却很有些成年人的架势。
他笑的客套却不失礼,并没有要跟刘鑫多说话的意思,转而看向昏迷的方不均,见他没断气就挥手让人带下去治疗。
虽然他不是很喜欢这个远亲的兄长,但到底是方家人,总不能在这被人看笑话。
刘鑫也不怎么想跟方辛说话,对方家里的条件其实要比他好上一些的,按理来说他们这样的阶层子弟都应该搞好关系,但因为几年前在学院里发生的事,让他心里始终有个疙瘩。
戴希失踪了也就不说,而与后者交好的方辛却还是让他不想过多接触,顶多见面打个招呼,维持着表面的平和。
回想起这些东西,刘鑫心情就忍不住有些不好,再一想到方不均跟方家同属一个家族就更嫌弃了。
走出一段距离后他突然一顿,又回头看了眼破碎的蓝色火焰。
他其实并没有那么傻,看得出方不均拉着他游戏是想要讨好他,因为他遇到过太多这样的人。
可看到方辛后他就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了。
其实很多人都知道他跟方辛的关系不冷不热,甚至是有些划清界限的。
方不均作为方家人,如果还想好就不可能得罪方辛,那又为什么来讨好他?
刘鑫想到风久走之前说的话,伸手叫来手下的人,道:“去给我查一下方不均出事的原因。”
风久离开后没有去看方不均是什么情况,对方就算还留着一口气,想要再醒过来也不是那么多事了。
何况他在家里的位置并不稳固,只要有一点挫磨,他那名义上的母亲跟大哥就会让他无暇顾及其他。
等到时候自顾不暇,方不均也就不可能有心情去收购什么酒庄了。
倒是遇见刘鑫是个意外。
风久记忆力一向好,自然记得对方,那简短的上学经历并不美妙,但对方既然帮助过童临,那她也不会看着对方被人白白算计。
何况方不均本来就是他的目标。
这人讨好少年是假,恐怕一开始就打着让他出事转而向方辛邀功是真。
毕竟在方家,只要方辛这个正经大少开了口,那就是方不均的大哥也不能拿他怎么着,算是一种非常有用的护身符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