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亏不亏

八亏

标签:最新文章

如今整个神迹的自制机甲仅有三架,除了早早就被拥有者公布出来的天储,剩下的两个就很神秘了,只知晓名字而已。
“我记得是叫修罗跟名魂。”山大王期待的道:“你知道驾驶者是谁?”
“那我可不清楚。”流苏摇头:“系统里新增的机甲型号我还没认全,就是真见着与众不同的了也不一定认得出。”
他顿了下道:“而且就算是自制机甲也不见得就强。”
这话倒是不假,毕竟能在外推出或有名气的机甲型号都有其的独到之处,游戏里随便搞个名头,在没有验证之前谁也不好说实力如何。
而且虽然此时出现的自制机甲不多,但神迹里的机甲制造师却不见得就那么两个,只不过多数都更谨慎而已,会先选一个拿手的机甲去刷任务,在前期多攒些积分。
毕竟别人的帮助有限,机甲制造师又不都擅长机甲驾驶,想要拿到多的积分还是需要费些功夫的。
风久听着他们谈了几句,却也没有参与,她当时组装完自制机甲后并没有自己命名,所以机甲名字是系统随机。
另外两个是不是如此她不清楚,只不过这种事也无关紧要了。
风久在机甲上花费的心力并不多,她当初会动手自己组装也不过是为了对战时能更顺手一些,如果换成了其他什么型号也是没差的。
将几个五人任务地图刷完,还是要去炎阳城。
一提起这个,山大王就垂头丧气,真的是满心的拒绝,可他与风久组队都是被拉分拉上来的,哪里好意思在这种时候退出,所以不管愿不愿意还是得硬着头皮上。
梦使者还在等着他们,所以就一起赶去了炎阳城。
只不过比起昨天开放地图时的热闹,此时这个蒸笼似的地方简直是人迹罕见,或者说除了他们是半个人影也没有。
炎阳城和九连城一样,就算是知道有人通关了,玩家们也多数不喜欢来受罪,毕竟这两个任务特别考验实力,不是那块料进去了也是白搭。
但就像山老大那天所言,这样特殊的地图也非常锻炼人,如果真能在里面坚持下来,直到最后轻松的完成任务,那得到的经验都是很实际的。
只不过玩家们算得也很清楚,他们不想一上来就经历困难模式,所以都打算升级后再来,那样的话在锻炼的同时也会少一些磋磨。
但如此做,每天一个十人任务地图的积分可就要浪费掉了。
风久现在最缺的就是积分,何况她也并不觉得炎阳城的任务有多困难,顶多是要多花费一些时间,但总体来说还是值得的,所以从来没想过要放弃。
童临也是一样的想法,现在神迹的积分榜高手许多都已经到了二级,可他们却依旧徘徊在榜单之外,距离下一个等级还有一千多分,这样的差距在前期看来似乎也没什么了不得,只不过越到后期拉开的距离越大,毕竟高等级的机甲刷分会更快。
如果只是普通的游戏,他们当然也不会在意这些,就如同星网上的机甲对战,即使只停留在三级水平,风久也从来没想过要急着打分上去。
可那是因为即使没有积分,他们也能将自己的店面开得很好。
但在神迹中就不一样了,在这里他们最想要的是各种各样的材料,但这些东西都是需要抢的,到时候他们等级上不去,对手却要比他们强许多,那还抢个屁呀。
所以不管怎么样,他们都不能将积分落下太多。
其他人是不知道他们两个的想法的,但流苏一向跟着他们混,甚至比他们更沉迷机甲对战游戏,也就不存在拒绝之类的事,山大王两人如今也是同样,登录游戏的时间只会比风久更长,不会短。
不过五人任务地图现在刷起来是没什么问题了,但十人的却还要每次临时组队,何况是炎阳成这样多数玩家避之唯恐不及的任务,这两次是赶上梦使者自己凑过来,若是哪天他们也不在,恐怕连队友都找不到,那就很坑了。
更何况等着神迹的后续地图被开发,任务所需人数只会越来越多,只靠他们五个人怕是根本不够。
但那些都是之后要考虑的事,他们现在紧要的是凑一个固定的十人小队,这样做起任务来会更方便些。
梦使者带的正好是五个人,组好队后他们就进入了任务地图,再次来到这里,似乎昨天留下的心理阴影就又笼罩在了头上,只是看着面前逼仄而昏暗的空间就让人下意识的觉得喘不过气来。
但其实这个任务完不成确实可怕,可若是找到了法子也是很简单的,而且还能得到多于其他十人任务的积分,对风久就来说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起码比起风筝镇来说要强得多。
有了一次经验,风久这次找起炎阳兽来要快了不少,其他人也乖了,与其费劲巴拉的自己折腾没个结果,倒不如跟在她身后解决那些被寻到的妖兽。
但这么干巴巴的看着也没意思,他们多少还是抱着能学点儿东西的心态。
只是风久用的是特殊的仪器,在手法上就很寻常了,所以他们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最后还是万古一梦的一名玩家忍不住问道:“大神,你这到底是怎么找到妖兽的?”
他这话问的很小心翼翼,毕竟有些技能都有点儿私藏的意思,对方会不会回答还真不好说。
他们都是跟着梦使者过来的,但为了防止消息泄露,所以并不清楚后者是因为惦记着风久的自制机甲,只当他是看着这人手法高明,所以想拉拢而已,总的来说态度还是很客气的。
不过这个也确实不太好回答,风久的探测仪器是经过改装的加强版,等到其他型号的机甲升到高等级的时候也可以达到相似的效果,只是现在的话,除非她在制作一个同样的探测器给他们,否则就是说了也没用。
“想要?”风久淡淡道。
童临闻言眼睛一亮,给了风久一个了然的眼神,笑眯眯的凑了过去:“想知道?”
那万梦的玩家不知为何觉得背脊有些发凉,但还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好说好说。”童临神秘兮兮的道:“这当然是用了特制的妖兽探测仪器,有了这个探测器,炎阳城的任务根本就是小意思。”
“啊!”万梦的玩家惊道:“真有这种东西!但我怎么没有在系统商店里见到?”
否则就是需要花费一些积分,想必也会有许多玩家购置的,毕竟一个十人队伍只需要一个仪器就够了,只要价格不逆天都是划算的。
“因为商城里没得卖。”
童临给了他一个“你这就不懂了吧”的眼神:“这探测器是个人研制的,你也别怀疑效果,看咱们任务做的这么顺利就知道了,怎么样想不想要?”
听到这话,万梦的几个队员都竖起了耳朵,这样的好东西自然大家都想要了,完全就是克制炎阳城这个变_态任务的神器!
梦使者见状下意识的看了封久剑一眼,在他想来这个制作探测器的人根本就不需要多猜。
童临见达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笑得更开心了:“但好东西嘛,你们也知道,制作起来肯定不容易,白送这件事就不要想了……”
话说到这里,众人哪里还能不明白,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悄悄地发起了私聊。
在十人任务地图开启后,任务中的玩家私聊系统也紧跟着上线了,所以他们私底下的谈论也不担心会被其他人听到。
“我靠,这是要明码标价呀!”
“不然呢,以前的游戏白玩了?好东西谁白白送给你啊,肯定是得拿东西交换。”
“但这能换什么呀?”他们其实也啥都没有,也就每次任务后得的那点材料,根本就值不了多少积分。
……积分!
“我看就是积分吧,现在神迹里最值钱的大概就是这个了。”
梦使者听他们议论了几句后也是明了,他是要增加风久的好感,所以也不磨磨唧唧的,很大方的就道:“要多少积分?”
上道!
童临见对方这么干脆,心情也不错,他早就在刚刚盘算好了价格,所以也没有犹豫:“贵倒是不贵,也就1000积分。”
“什么!”
万梦的队员们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到,1000积分居然还敢说不贵!
真把他们当傻子呢。
童临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也不介意,耐心解释道:“1000积分乍听起来是挺多,但你们想想,一个十人队伍只需要一个探测器,而每次做完任务所得的总积分也有两三百了,而炎阳城的任务可是每天都刷新的,连续做个十天下来你们算算能得多少积分,那要是时间更长呢?”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怔了一下,居然觉得很有道理。
如果以小队而论的话,那真是怎么都不吃亏的。
尤其是对于有公会的玩家来说,性价比会更高。
“是吧?”童临趁热打铁,鼓吹道:“像你们这样的熟人我们还是可以打折的嘛,绝对不会让你们吃亏,怎么样考虑考虑?”
听着童临与万梦一众的对话,山大王都傻眼了,好家伙,这居然一开口就1000积分,得是做几天任务才能积累到啊!
不过比起他的震惊,流苏就淡定多了,他早就知道跟着大师绝对不会错,在星网的时候,别人怕是都不知道一家机甲店能赚多少。
梦使者的想法还跟其他人不同,他觉得要是真把风久拉到了万古一梦,那这个积分也就不用出了吧……
只是想归这么想,他也不好这么吝啬,毕竟风久才刚刚拒绝了加入公会,他总不能就这么等下去而不做炎阳城的任务,天天如此的候着与对方组队也不现实。
所以梦使者与队友商量了一番后就点了头:“可以,那我们就先预购一个,只不过现在交易系统似乎还没开……”
神迹官方对积分的管制一向很严,就是怕有些玩家钻了空子互赠积分,从而出现不公平的状态,所以到现在为止还不曾开放玩家之间的交易平台。
童临却不慌,无所谓的道:“别急,很快就有了。”
梦使者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但也还是点了点头。
能交易自然是最好的,平均下来,买一个探测器,一个十人小队也只需要每人花费100积分而已,真算不上什么了。
众人就此敲定了这笔交易,童临也不怕他们反悔,公会一向是很在乎信誉的,如果他们真敢这么做,那大不了以后都不与万古一梦做交易了,反正吃亏的不会是他。
风久这次任务刷的更快,只用了30多分钟就找到了所有炎阳兽,众人出来的时候都松了一口气。
饶是知道这个任务肯定能完成,也还是受不了这个恶劣的环境,真是十足的难熬。
做完了任务,距离凌晨刷新次数还有两个小时,梦使者就是脸再大也不好意思老跟着风久,所以还是恋恋不舍的告了辞。
等他们走后,风久也没继续去刷野外的妖兽,她现在还有别的事要做。
探测器这个生意谈成了就不可能只是单笔买卖,风久跟童临回去后还要多制造一些出来才行,而首先就要收集足够的材料。
除此之外,她的聚灵阵也要花时间画出来才行。
之前还想着要去炎阳城的居民区看看,现在怕是没时间了,只能等以后再说。
山大王还沉浸于他们谈笑间就赚取了几千积分的震撼中回不过神来,等风久三人都离开好一会了才惊道:“卧槽,要是积分这么好赚还用刷什么任务啊?!”
比起他的一惊一乍,山老大就冷静多了,淡然的泼了他一头冷水:“那也得有实力制出这样的探测器来,你能吗?”
“……”山大王无言以对,他不能。
但他想了想又觉得不对:“我们不是机械师所以制不成,难不成封久剑是?”
两人对视一眼,都不由想到什么,又被震了一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