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王吟月明

月明

标签:最新文章

想当年自己跟着霍东觉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着实被这座巨大的城市震惊了一波。
可是当亲眼见到了雷鸣城的宏伟之后,再看眼前的神都,白里也不觉得有什么了。
毕竟一座是凡人建造的城市,一座是属于神灵的城市
“相传雷鸣城是可以飞在空中的,如果有一天能够把雷鸣城弄出来做我的府邸就好了。”关于雷鸣城,从猥那里白里了解了不少。
雷鸣城是其实本身就是一座雷电所聚集而成的城池,它拥有通天神力,本身更是一件超级至宝,而白里又是雷电属性,如果能够将雷鸣城变成自己的府邸,那可就是世上最适合自己的府邸了。
只可惜雷鸣城还在雷神陵寝之中,以白里如今的能力,貌似并没有任何机会做到这一点,所以白里也只是自我yy一番而已。
白里的破马车当然不可能从正阳门入神都,别说这辆破马车,就算是一阳战车也没有这个资格,所以白里选择的是一个也不知道什么名字的小门。
神都的排查还是很严格的,就算是白里这辆小马车在入神都之时也是遭到了层层盘查,甚至连白里的身份也有人上来询问。
但白里只是拿出了自己天启书院弟子的令牌稍微亮了一下,这些人马上就毕恭毕敬的退开了,毕竟能够成为天启书院弟子的人一定是他们惹不起的。
当然了,这些人看白里的眼神也是怪怪的,堂堂天启书院出来的弟子,怎么会乘坐这么破烂的马车早就听说天启书院总出怪人,现在看来一点也没错。
进入神都,白里的破马车自然无法再乘坐,因为青龙道之上平日里是不允许马车行进的,除非你是一阳战车那种级别的,或者在特定的时候才可以。
将马车随手送给一个看起来好像一脸不得志的家伙,在这家伙千恩万谢之中,白里再一次踏上了熟悉的青龙道。
青龙道是神都的主干道,也是城中最宽的道路,这里直通天启书院。
如今的青龙道两侧,各种各样的商铺门面大开,随处可见一些商家在招揽着上门的客人,来自各地的商贾游人在青龙道上指指点点看东看西。
一座座酒楼林立两侧,尽管才只是傍晚,但这些酒楼之中却已经是坐满了客人。
华灯不知不觉间点亮了整个神都,入夜的神都更加唯美,走在青龙道之上,白里抬头就可以看到远处环绕天启书院的护壁和俯视神都的天启皇宫。
“他们应该已经知道我来了吧。”白里估计以天启大帝和吟翎羽的手段,应该已经知道自己进入了神都。
毕竟自己来之前还打劫了一下天启皇室的产业,他们没有理由不知道是自己。
神都拥有众多的书院,此时走在青龙道之上,白里可以看到各种身着书院弟子服饰的年轻人。
当然,这些年轻人已经不是当初自己见到的那一批了,因为跟自己一批的早已经是各宗派的中坚力量了。
“让开让开前面的人都让开”就在白里打算找一个客栈之时,就听身后忽然传来阵阵喊叫之声。
随着呼喊之声,就见大队的金吾卫拨开青龙道上之人,金吾卫之后,一辆雕龙战车缓缓而行。
“雕龙战车”看到这雕刻着金龙的战车白里微微一愣。
因为就白里所知,九州能够有这个资格使用这个标准战车的好像只有天启大帝和吟翎羽吧
而就在白里纳闷之时,身边的议论之声也让白里知道了这战车的主人是谁
吟月明当今天启大帝的大哥,也是吟翎羽的大伯,当今天启朝的太平王吟月明
整个天启王朝有资格使用金龙战车的只有三人,除了之前的两人之外,吟月明就是这第三人。
外界传闻其实吟月明才是应该成为天启大帝的,只不过后来被当今的天启大帝抢了皇位而已,当然了,这其中到底有多少不足以对外人道的事情就不是白里能够了解的了。
可就在白里打算转身继续找客栈之时,却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白贤侄,你竟然已经入了神都”
这个声音传来的同时,白里微微一愣,而后眼神警惕的看向马车方向,因为白里知道,这传音便是来自马车之中。
“这人修为还在天启大帝之上”一瞬间白里已经做出了判断,自己站在人群之中,在加上自己刻意的隐藏修为,可以说就算是天启大帝那样的法身三重天也休想轻易发现自己。
而这个吟月明在马车之中,竟然能够一瞬间发现自己,难不成这个家伙是跟老家伙一个级别的存在。
“白贤侄的大名本王多次听说,只是一直无缘得见,有机会白贤侄倒是可以去我的忆星宫坐坐,我跟你师父乃是至交”
吟月明这话出口,白里又是一愣,跟自己师父是至交
虽然不知道吟月明说的是真是假,不过一个这样的强者白里还是不愿意轻易得罪的。
不动声色的白里站在人群之中朝着马车传音道“太平王的大名我也多次听说,今日一见果然不凡,太平王放心,日后白里必定登门拜访”
白里话音落下的同时,马车也从人群之中驶出,而吟月明跟白里的交流除了他们两人之外完全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不过即便如此白里还是不免吃惊,天启王朝皇室果然深不可测,这个吟月明的修为就算无法跟老家伙相比,也绝对在天启大帝之上,怪不得老家伙这么牛逼的人物当初都被人追的跟狗似的呢。
“以后得找机会问问老家伙这个吟月明到底什么来头。”白里心中暗暗记下了吟月明,而且白里隐约有一种感觉,这个太平王口中所说的并不见得是真的。
因为白里从未听说过老家伙跟谁是至交这件事,而且若是太平王真的跟老家伙是至交,当年老家伙被追杀的时候太平王为何没有站出来
当然,这些都是老一辈的事情,白里懒得去过问,只是暗暗将吟月明的事情记下了而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