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脸就打脸,难道还要选日子吗(第三更)

打你就打你了还要选日子吗

标签:最新文章

温一诺很高兴地收起合约,站起来说“真是太感谢小傅总呢。品书手机端 https://m.vodtW.la今天跟你聊天很高兴,希望以后有机会大家一起共事。”
“好的好的我也很高兴今天跟你聊天,希望你能接受我们公司的offer”
傅宁爵兴高采烈的将温一诺一直送到大厦一楼。
温一诺走出电梯,朝他挥手说“小傅总不要再送我了,我不耽误你工作了。”
“不耽误,不耽误。”傅宁爵还想跟着走出电梯,没想到温一诺将他推了回去,然后摁了向的按钮。
电梯门倏然阖。
傅宁爵愕然看着电梯门,过了一会儿,才摁了二十八层的楼层。
他抱起胳膊,靠在电梯的镜墙,看见对面镜子里的自己,居然在笑,而且笑得很荡漾。
傅宁爵“”
温一诺等电梯门一关,立刻走开,往星巴克里去找萧裔远。
萧裔远果然还是坐在原来的位置,不过他不是一个人了,一个穿着很时尚,长相很精明的女子,正笑盈盈地坐在他面前,似乎在跟他说话。
萧裔远也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而是很和气地倾听,不时还点点头。
那画面怪和谐的。
温一诺远远地看了一会儿,发现自己一点都不嫉妒,也没有不适的心情。
她摸了摸自己的下颌,心想自己看来真的是对萧裔远没有特别的感情,那为了避嫌,她以后确实要跟萧裔远保持一定距离了。
可是转而一想,她和萧裔远那么多年“亲密无间”的革命友谊,这样要越来越疏远,她现在是觉得遗憾,非常遗憾。
萧裔远在跟人说话的时候,突然觉得如同芒刺在背,好像有人从背后看着他。
他倏然回头,果然看见了温一诺。
温一诺在他回头的瞬间露出一脸笑意,朝他挥了挥手。
萧裔远马站起来跟对面的女子说“不好意思,我朋友来了,我得走了。”
那女人吃了一惊,抬头看见星巴克入口处站着的年轻女子,眼里的光芒顿时黯了下去。
“她她是你女朋友吗”她结结巴巴问道。
萧裔远笑而不语,收拾了东西,转身离去。
走到门口,他顺便拉起温一诺的手,和她十指相扣,一起往大厦外走。
他的动作太自然了,温一诺一时没有察觉,高高兴兴跟他说她今天去“考察”的情况,笑个不停。
还说“那个小傅总真是太好玩了,我都把自己当面试官了,他好像都没有察觉,一直在夸他们公司有多好,我去了一定不会后悔等等”
还告诉他“对了,你知道小傅总是谁吗是我们那会儿见到的那父子俩”
“啧啧,老子长得一副妖孽的模样,没想到儿子也不差,而且老子更英气逼人”
萧裔远的脚步顿住了,“小傅总是谁”
“是那会儿坐在我们斜对面的那俩男的。”温一诺提醒他,“不会你这么快忘记了吧”
“是什么让你忘得那么快啊是不是刚才你对面那个搭讪的女人她又长得不算漂亮。”
萧裔远听温一诺说这话,好像有点酸溜溜的,心里狂喜,面却淡定自若,说“我又不是肤浅的颜狗,我从来不在意女人的容貌。”
温一诺“”
她心里很不舒服,幽幽地说“你这是在安慰我还是在内涵我有被冒犯的感jio。”
萧裔远“”
“我不是那个意思。”他有点慌,极力解释“我是说,对别的女人,我根本不关心她们长什么样儿”
“行了,远哥,你不用解释,我懂。”她轻轻挣脱他的手,不再跟他十指相扣,笑着说“其实我也一样。跟远哥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以至于我快对帅哥免疫了。”
“哦那以后你不做颜狗了”萧裔远对温一诺的喜好知之甚深。
“当然做”温一诺毫不犹豫回答,“我看人肯定要看颜值啊,只是有远哥的标杆在这里杵着,凡是不如你的,在我眼里如同白板一块,好不好看都不重要。”
萧裔远笑了笑,打开手机叫车,一边说“那蓝如澈呢在你眼里,他的脸也是白板一块吗”
“当然不是啊”温一诺又叫了出来,“蓝仔仔那张脸是越看越有味道我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知道他一定会红的你看,他现在多红”
温一诺拉拉萧裔远的衣袖,让他看对面大楼的巨型广告牌,高兴地说“看见了吧京城cbd地段的大型广告牌,光是一个月的租金要一百万。非当红一线不能在这里驻足”
“所以你看,他是真红了。”
萧裔远“”
一想到这么红的人,以后可能成为温一诺公司同事,萧裔远觉得头更疼了。
于是从车来了之后,一直到学校,他都一句话没说。
温一诺自己拿着手机跟大舅和她妈妈正交流自己拿到的第一个工作offer,激动得不得了,因此都没注意萧裔远情绪的变化。
直到下了车,她才发现萧裔远非常安静。
虽然萧裔远平时话也不多,但是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没有让她找过话题。
现在这个样子,还挺少见的。
温一诺收起手机,笑着说“远哥,我拿到那个新人类娱乐有限公司的offer了,等下你要不要帮我看看条件怎么样如果有问题,我不签了。”
萧裔远心里一动,打算从她的offer里找出若干苛刻新人的地方,说服她不要签约,这样她和蓝如澈不做不成同事了吗
这个主意稳。
萧裔远安排得明明白白,立刻对温一诺说“那先去我宿舍吧,我宿舍我一个人住,较方便说话。”
温一诺答应了,和他一起往他的宿舍楼走去。
两人了楼,萧裔远先叫了外卖,才坐下来看她的offer合同。
他从头到尾看了三遍,直到外卖都送来了,他才决定放弃。
看来傅氏财团是铁了心要温一诺进他们公司打岑氏集团的脸,因此给她的条件无可挑剔。
这份工作合同别说给一个刚毕业的大学本科生,算是给有十年工作经验的硕士毕业生,都拿得出手。
萧裔远把工作合同还给温一诺,淡声说“这份合同很不错,我觉得你还是签了吧。”
“啊真的”温一诺能够感受到,萧裔远一开始明显是想找茬的心思。
可是连他放弃了,说明这份合约应该非常不错。
她笑着点点头,“那太好了我明天再给大舅最后过一遍眼,我签了”
说完马又紧张地问萧裔远“远哥,那你的公司呢是不是还是开在京城啊”
萧裔远看着她,淡淡地说“你希望我在哪里,我在哪里。”
“真的吗”温一诺笑得嘴都合不拢,双手合什朝着东方的方向拜了拜,嘴里念念有词“三清道主,天师在,受信女一拜”
萧裔远“”
“你不谢我,去拜你的道主天师”
“我留在哪儿,跟他们有关系吗”
萧裔远心情不大好,因此说话有点冲。
每到这个时候,温一诺又显得格外通情达理,而且一般不会在他生气的时候,跟他对着干。
因此她保持着笑眯眯地神情,好脾气地说“远哥也要谢的,但是没有三清道主给我好运气,你怎么会听我的话呢”
“哦,所以你把我的功劳都归功给三清道主了”萧裔远嗤笑,“如果他那么能耐”
温一诺突然踮起脚,一把捂住萧裔远的嘴,有些紧张地说“远哥,饭可以乱吃,话真不能乱说的”
萧裔远想反驳她,可她的手掌又软又绵,堵在他唇,他忍不住亲了两下,一时忘了说话。
温一诺感觉到掌心好像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蹭了蹭,感觉不坏,酥酥麻麻的。
她也愣了愣神,过了一会儿松开手,认真地说“远哥,道门里有一门学问,叫言灵。”
“言灵最特的地方,是经常好的不灵,坏的灵。”
“所以我们说话,真的不能老说丧气话,而是要尽量说好话,正能量的话。”
萧裔远垂眸看着她,说“如果我说好话,正能量的话,我的愿望一定能实现吗”
温一诺摊了摊手,“这个,基本很难。得是道法非常高深的世外高人,才有言出法随的实力。”
“到了言出法随的地步,才会有可能说什么,实现什么,无论好与坏。”
萧裔远把外面的饭盒打开,给她拨了一小碗饭,淡淡地说“那不行了反正也不会实现,好话坏话有什么关系”
温一诺极力劝说他“不是这样的。你换个角度想,只要你不说那些丧气话,不会有让你失望的事情出现啊”
萧裔远看她这么认真,心情略微好转,淡笑道“也有道理,好,以后我一定记着谨言慎行。”
“这对了。”温一诺拿起筷子,看见萧裔远叫的外卖里有c城的名菜“外婆红烧肉”,急忙夹了一块放到嘴里,唔唔说“真是好吃得要哭了多久没吃过这么正宗的外婆红烧肉了”
吃完晚饭,温一诺把她的offer合同拍照之后,发给了她大舅和妈妈,让他们也帮她把关。
果然,她大舅和妈妈都非常愿意她接受这份合同。
温一诺知道自己能拿这么高的薪水,并不是全靠自己的能力,而是在岑氏集团和傅氏财团的争斗,做了一枚棋子。
棋子有棋子的自觉,但是棋子也有棋子的价格。
能做棋子,价格自然没资格做棋子的人要高一些。
温一诺很懂这个道理,也没觉得受到羞辱或者不甘心。
对她这个小财迷来说,只要钱到位了,什么都好说。
于是第二天,她把签好了的工作合同用同城快递寄了回去。
傅宁爵一拿到她签好的工作合同,立刻把这个消息用傅氏财团的官博发了出去。
岑氏集团,感谢你们的不要之恩。温同学今天刚刚接受了我们公司的offer,成为我们公司公关部的对外发言人。
这一巴掌打的,整个微博再一次沸腾了。
岑夏言气急败坏“姐傅宁爵那个败家子儿又搞事了”
岑春言看了一下,冷静地说“别急,我去联系燕京大学校长办公室,你去联系萧裔远,双管齐下,一定要把局面扭转过来。”
这是第三更。
求大家的推荐票,要投全票哦
谢谢各位亲帮着安利这本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