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么一群人

在中国就有这么一群人

标签:最新文章

小区里有很多家,把车库改造成住房而对外出租,因向外扩建造成违章,城管派了挖掘机来拆除违章建筑,因此连续多天轰鸣声不断,并伴着尘土飞扬。

拆除了再重建,一时间小区里乱纷纷闹嚷嚷,仿佛回到当年房子到手后,家家户户纷纷装修的场景。

同时想起当年装修过程中,有那么一群人。

离小区门前不远的树荫下,几乎每天都有这么一群人在那里,或躺或坐;人群中有男有女,年龄在三十岁到五十岁左右,无论胖瘦,几乎清一色的油黑的面庞,黝黑的臂膀,灰扑扑的衣服,随身带着一只口袋。

这一群人,每天坐在那里守株待兔,一边坐着闲聊或是休息,一边时刻留心着小区门口的动静。

运料子的车来了!

信息一到,这群人闻风而动,像是听到了发令枪响,携着口袋,一路狂奔而去;随后,黑压压地蜂拥而上,迅速占领阵地,团团包围着那辆运料车。

不容分说,便会有一个头头似的人物站出来,一番讨价还价,二楼一次二元,三楼三元,依此类推。

这边刚刚讲好价钱,转眼之间,这一群面貌各异,肤色相似的男男女女,便开始争先恐后地忙活起来了!装沙子,扛水泥,搬地板,一趟一趟地往楼上背。忙忙碌碌,唧唧喳喳,吵吵嚷嚷,骂骂咧咧,来来往往,整个场面热闹纷繁;手不闲着,嘴也不闲着,乱哄哄,闹纷纷,一阵紧张,一片杂乱。一阵杂乱喧闹过后,那几车沙子,几十包水泥,一箱箱沉重的地板,很快便被搬运的干干净净。

然后,房主付钱,小头目拿了钱,一群人便围成了一团,开始分那些刚刚卖力挣下的钱,于是,便又是一阵吵吵嚷嚷;搬的少的骂搬多的,分钱少的骂分的多的,斤斤计较,分毫必争。吵闹完毕,再骂骂咧咧唧唧喳喳地走散,三三两两地回到那片树荫下,坐着躺着,继续守株待兔。

早就有同事警告过我,说是有这样的一群人,主要是妇女,她们是小区附近的村民;说她们很无赖,蛮不讲理,素质低下;每当有人家装修房子,她们便及时地出现在那里,强求给你搬运装修材料,不许任何人插手;你必须让她们搬,否则不让搬也要给钱。听过很多这样的事,有很多买房子的人,和这群人争吵过,甚至对骂过。

也许是先入为主吧,新房子装修之前,我就有点担心害怕了。

装修的这段时间里,自然免不了要面对这群人。然而,在和他们打交道的过程中,我看到的是付出廉价的劳动的心酸,拼苦力赚钱的无奈。那些女子,虽说几乎个个都是膀大腰圆,也有一些貌似很瘦弱的,然在上百斤重的水泥的重压下,还要一步一步艰难地登上楼梯,其吃力程度可以想像。看得出来,他们每一步都很艰难费力,面容近乎变形,负重的背伛偻着。酷暑天气,汗水混着水泥粉末,衣服黏黏地贴在身上,那滋味,一定很不舒服。

也许是弱势者对弱势群体的惺惺相惜吧,我总是怀着恻隐之心看他们,以致于很少和他们讨价还价。原计划用吊车搬运上去的,我说,算了吧,反正都是要花钱的,给他们赚钱的机会吧!用出苦力作为谋生手段,劳动力如此廉价,他们挺不容易的!看着就不忍。

也许是我心太软,也许因为都是生活在底层的小百姓,或是出于同情,或是出于对他们和自身的怜悯,我始终无法说什么素质低下,始终用近乎悲天悯人的心情来看待他们。要生存啊!谁都不容易!

是的,面对那些沉重的水泥沙子地板面板,我是绝对无能为力的,而他们能!他们是用汗水赚取那点钱的,这么一群人。我想,如果不是偶然地考学了,有了一份工作,也许我也会是他们中的一员,和他们一样,皮肤晒得油黑,咬紧牙关,背负那些沉重的东西,一步一步地,艰难地负重登高。弯曲的脊背,沉重的背影,写着沉甸甸的三个字:不容易!

配图是去年暑假在大理画的画,画的大理街头常见身影:挑着水果担卖水果的劳动妇女,是我带着感情非常用心画的一幅画。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