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的这几天

这几天

标签:最新文章

之一:房子后面的平台上,紧贴着我家厨房墙壁的水管里,连续十几天一直流水淙淙,积聚在平台迟迟下不去,出门需要涉水而过。

不知道是谁家的太阳能忘记关了,还是太阳能坏了。大家都很疑惑,但只要不是自己家的,谁也不会过问太多。只是都暗暗替那个谁家担一份心,十几天了,这该糟蹋多少水啊!

是谁家的呢?我们也经常议论这件事,自家的太阳能一直正常使用,应该不是我们的。一边设法确定不是我们的,一边不免还是担心:万一是我们的呢?万一哪地方出问题了还能正常使用呢?

总之,每天听到窗外哗哗流水声,心里就是不踏实,总想弄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才放心。

因此昨晚打算,把太阳能的水全部用完或放掉,再看看外面的水是否继续流淌,就可以确定坏了的是不是我们的太阳能了。

结果,这一试,试出心病来了!

太阳能里的水只剩下一点点!

那就有可能哗哗流淌的是我们家的水!

那就是我们家太阳能坏了?!

可是我们前两天还在用啊!天天漏水怎么可能水还是热的呢?

过一会出去看看呢,现在里面的热水放干净了,漏水应该停止了吧?

三个小时以后出去一看,漏水好像真的停止了,虽然天黑看不清水流,但明显听不到水声了。

就是说,之前漏水的果然是我们家的太阳能!

半夜三更也没办法检查,等天亮吧!

仍是疑虑不安。于是做了很多混乱的梦,梦里一个巨大的水箱,水箱里的水稀里哗啦的流淌个不停。

天明出去一看哦,流水还在继续。但是我们却释然了。

太阳能是空的了,流水还继续,那就说明不是我家的。

心情瞬间轻松了。

这是不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可是,此时听着外面水声淙淙,还是替谁家担心,心疼那些不断流失的水。

之二:散步时在门口又遇到老乡同学了。

这个没什么,关键是他又要我们给他儿子介绍对象了!我怕啊!

之前写过一篇媒婆难当的随笔,那是他的二儿子。

他有三个儿子,已经结婚了两个,现在要介绍的是第三个。

大儿子二儿子两个,我都受托给介绍过对象。给大儿子介绍见面三个,二儿子N个,N大于六七八个。其实人家两个都早有自己的目标。自己喜欢的父母看不上,被逼着相亲见面,结果都是折腾一阵,最后还是跟那个自己看上的结婚生子。

上次写过,他们对相貌性格和家庭条件要求极其苛刻。

然后现在他们经过比较,又得出一个新的经验教训:千万别找外地儿媳妇,冷漠,不爱说话;千万别找本地儿媳妇,贪财,太物质。

外地的不好,本地的也不好,这世上哪里才是合适的距离?

所以这三子的找对象要求难度加大。

问他:“早就听你们说过,三子不是有女朋友了吗?听说还是大学同学,干嘛又要介绍呢?”

“那个啊,绝对不行,太矮了!女孩身高起码也要超过一米六五,那女孩才一米五多一点!”

“三子同意你们给他找女朋友吗?”

“这个不能听他的,不同意也不行。”

我呵呵:“当初你们对老大老二也是这么说的,历史也许会重演的哦!”

我问:“有别人给介绍过吗?三子同不同意见面?”

“见过几个,过后都说人家都没看上他,说自己不会哄女孩,人家对他不感冒。”

我心说果然历史要重演了吧,慑于父母至高无上的权威,让见面就见面,见了就说不合适,然后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一直拖延到不耐烦了,再寻到合适的时机,亮出底牌。

老大老二就是这么做的。

之三:这几天风大而猛,杨花柳絮借着风势,漫天飞舞,无处不至,无孔不入。粘在头发上,脸上;钻进鼻孔或嘴巴里;或者大团大团地静候在你门前,稍有缝隙,便轻盈地钻了进来,在室内飘飞。

谢道韫把雪花比作柳絮,“未若柳絮因风起”,成为千古名句,如今柳絮可以比作雪花。雪花比作柳絮有了柳絮的轻盈,柳絮比作雪花,却没有雪花那般的晶莹和可爱,所听到的,都是讨厌,烦人!

这能怪它吗?生命需要播撒种子,这是一种不计其数的、不计成本的付出。虽然成为一棵杨柳的机会微乎其微,然而这就是生命最正常的现象。

隔窗而望,外面一阵阵狂风大作,漫天的飞絮纷纷扬扬地到处飘撒。柳絮们无需费力地扶摇直上,而后轻盈盈下落,做一回神仙似漫游晴空,然后静静躺在某个角落回忆或者神游,做一棵杨树或柳树的梦。

我忽然想出一句话:杨花本就轻浮,狂风助纣为虐!

之四:今天五月十三了。

想想五月十三或者五月的这几天,有什么特殊的吗?

结果就想起来了——1990年5月10号左右,我带着十几个初中女孩,去参加市里组织的文艺演出大赛。演出的节目是我编排的:中学生模特队表演,加上霹雳舞。(谁还记得那些年流行一时的霹雳舞?)

那天的演出非常精彩,轰动全场,东道主队得了第一,我们得了第二。

那群女孩子不服气,非要去找评委,找教办,被我阻止。

那十几个女孩子,如今也已奔五了。

那天是去的时候坐的包车,回来时坐着拉煤的大货车。去的时候画的浓妆艳抹,回来后,满身满脸的煤粉,个个都是烟熏妆。

不知道,当年演出的女孩们,有没有谁,也会在五月的这几天,偶然想起1990年的那天,想起当年舞台上的风采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