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着兔子毛”过的那个年

穿着兔子

标签:最新文章

一起长大

01

在我们很小的时候,爸爸对我们的穿衣,就有自己的执念:过年的时候,不管怎样,爸妈自己不买衣裳,也必须给我们姐弟四个置办齐了——买新衣裳,从头到脚都换新的。

听爸爸讲过,爸爸童年里他的那件蓝衬衫的故事(属你最好看)?。

因此80年代初,爸爸就舍得给大姐花49元买一身红色带中国字样的运动服,全县就两套,他买给我姐一套。

我还记得小学五年来我的那些新衣裳:

学前班:镶着黄色边条的红布外套。

一年级:跟灵芝(一个同龄女孩的名字)一样的一身淡紫色小正方格里套小方格的衣服。

二年级:背部肩胛骨及以上是红色的其余地方为淡橘棕色的带拉链的上衣。(那一年,我们家特别的拮据,向三婶家借了100块,置办年货包括给我们姐弟添置新衣裳)

三年级:带数字8的红方格绒绒小外套。

四年级:背部带一朵黑色毛圈蘑菇图案,带拉链,棒球款粉色条绒外套+两条裤腿上带一只可爱小猫咪头像(白脸粉耳朵黑胡须)的牛仔裤。

五年级,初中,高中……直至大学,每年都会买新衣裳。

02

记忆里最深的,是三年级那年的新衣裳。

清楚的记得:姐姐的18元,带着红色的大毛领,中间有绳带可以收腰,色泽较好;我的16元,普通小领,颜色偏暗,料子偏薄。

那天是四年级第一学期期末考试。考完试放学,出来校门口,正好碰上了去赶集卖兔子的老妈,二姐也跟着。姐姐长得比较快,去年的衣服穿着明显小了,妈妈是打算卖了兔子给姐姐买个外套,顺便买点年货的就回家的。

妈妈本是想快点走,不想带上我的。一来她心疼我小,怕我一路受冷受累;二来是想让我乖乖回家陪爸爸。奈何那天我格外的不听话,说什么都要跟着一起去。妈妈看我执拗得很,就先讲好,不许喊冷喊累喊渴,不许任性乱要东西。待我认真答应能做到之后,才带上我一起。

我如此的执拗是因为:一来,考完试了,接近年关,心里异常兴奋;二是,出来就碰到妈妈,还去到一个我想去却从来没去过的地方——集市,干一件我从来没见过的事——卖兔子,好奇心驱动;三来,就是孩子普遍心理,就是想跟着去要点好东西的。

那个集市刚成立不久,在离我家5公里远的地方。只记得,天有些干冷,时不时的,风袭到哪里,哪里的土路上会席卷起一片片小小的沙细细的土。一路上,兴奋好奇驱逐了疲倦,跟在妈妈身旁,只期待着早点到达集市。(在这之前脑海里对集市充满着各种想象)

卖完兔子,就有钱买东西了。这一次,我异常的任性。坚持跟姐姐攀比,她有我也得有。给她买必须也得给我买。于是就有了那两件衣服。

03

那个冬天,我爸犁地的时候从耙上甩出去,伤着腿跟胳膊了。手和胳膊上打着绷带,腿上也打着石膏,走路的时候要拄着板凳,一点点慢慢挪动。

那次我们娘仨回到家,差不多午后2点钟,我爸在胡同里等我们。见到我们就气鼓鼓地说:“你们还知道回来”!我妈妈说道,“快管管她们吧,我是管不了了,在集上,不买就是让我出不了那个集”……巴拉巴拉一堆,大意就是自己太无奈了。

我跟姐姐都知道我们犯了错,一声不吭地低着头。我们都只敢跟妈妈撒娇任性,向来不敢挑战爸爸的权威的。每次爸爸总是向我们恩威并施教育一番后,末了来一句:“早晚,攒攒,等一堆揍你们,现在都不值当的我动手。” 时至今日,也没等到爸爸的那顿揍。

爸爸发火,我觉得是我们回来太晚了,他在家担心了。我那么晚没回,跟着妈妈去赶集了,应该在他考虑范围之内。妈妈去卖兔子这事他应该是不放心的。在他健康的时候,这种事情哪会让我妈去做的呀。这一年我们姐弟仨孩子都在上学,爸爸又伤着了没法干活,日子过得实在是拮据。没钱过年,妈妈无奈,去卖几只兔子换了钱好维持油盐酱醋。可那一年的我,愣是要买新衣服穿。

在当年,那件衣服流行好看,可我就穿过一两次,就压箱底了。后来每次看到,脸上就火辣辣的,心里各种不是滋味。

高中毕业无奈下辍学外出打工赚钱帮家里供我们姐弟仨读书的大姐,家走知道这事后,懂事的她又气又心疼又无奈地说,我跟二姐是“穿着兔子毛”过的那个年。

可不是嘛,我们是“穿着兔子毛”过的那个年。时间过去20年了,至今记忆犹新。

我们的小秘密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