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青楼的一切(雄文)

标签:最新文章

? ? ? ? ? ? ? ? ? ? ? ? ???点我???

你准备先看哪篇热文:明朝那些事儿讲的历史是真的吗|?慕容复要恢复的大燕国有多奇葩|极简中国游牧民族史|古代一两银子值多少钱|国外历史书吹水的现象很严重|我们为什么要放弃永生

授权自

zhihu.com/question/384590903/answer/1124744331

01

老王:有人问了个奇葩刁钻的问题:

古代青楼老鸨的下一任资产继承人都是哪些人?又是怎么选出来的?

一时难倒众人?,

还好古时候有一本《嫖经》,专门有讲到。

老鸨肯定不是公推选出来的。

古代青楼女子通常在自己青春年少的时候,多赚些钱,积累点资本。

老了以后自己另开新业,或者从上一任老鸨那花钱,把店盘下来。由打工者变成经营者。

此套路应该亘古不变。

老鸨通常人老珠黄,青春已逝,很难找到合适人家谋条出路。昔日春风得意,老来孤苦且不再被客官们照顾。看着年轻的女孩子们正享受青春,那种失落、压抑显而易见。

会有一部分人将这种压抑,苦痛,转嫁到年轻的“老师”身上。加上逼良为娼向来为人所不耻,老鸨的形象一直很丑陋。

02

那些年轻时攒不够资金,又不能在合适的年纪找个好人家落户的。晚年就凄惨了。

或饿死街头,或销声无踪。

真正像杜十娘那样,积累钱财,怀着一腔理想。只为能遇上一个真正可以托付的人,概率其实很少。如果多,她就不会怒沉百宝箱了。

鱼玄机有诗云: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良家女子尚且不能如意,何况她们。

普通人家、鳏寡孤独(年幼丧父,年老无妻/无夫无子)她们是看不上的,年轻时习惯了挥金如土,纸醉金迷,生活标准可不能降低。

有钱人又如何呢?

高罗佩《大唐狄公案》的柳园案,世家大族何朋的夫人蓝宝石,前身就是海棠苑的。

何朋有实力,也爱她。但又怎么样呢?

一朝家道衰落,钱不多了,蓝宝石就离开了他,嫁给另一个世家大族梅氏,成了别人的夫人。

这就不能不让有钱人顾虑。

那些运气好被有钱人家赎出来的,以为脱离了苦海,实则地位极低。可能连妾都不如,甚至连妾的名分也没有。理法上,连妾都不算婚姻关系,她们也就可想而知了。

《大宋提刑官》里梁羽生的案子,就很能说明了。

娄夫人(青楼出身)唯一能依靠的只要自己的儿子,她在娄家的地位非常低。

娄家小姐几时拿正眼瞧过她?

她相当有危机感,只有她的儿子成为娄家唯一的继承人,她才可以母凭子贵而获得安全感和尊重。

也许柳如是幸运:钱谦益也算有头有脸,为了新欢连老婆都不要了,明媒正娶。

可惜还是水太凉。

柳如是算是“老师”里面有理想有追求有价值观的人了。堕入烟花也是因为贫穷是原罪。

这样的人即使放在良家子弟也不多见。

在钱谦益投降前,日子过得也还不错。

但还是分道扬镳。

03

再做一些扩展,仅供下饭,没有颜色哦~

只知道《嫖经》和《金瓶梅》同出一个朝代。

那个天子守国门的时代,朝野关注的,居然真的是床上那点事。

不免令人嘘唏。幸好彼时没有网络与电影,不然岛国老师们也不会狂放如此。

《嫖经》又叫《青楼韵语》。

单看此名,又让人浮想联翩。

然而它并不传授手法与技巧,也不是《把妹指南》。倒像是本文艺著作。

其中不乏大量一本正经的诗词,才子佳人的悸动故事。

也很本质地告诉大家一个都懂的道理:

游戏想玩的嗨?少年,你充值了吗?

书既然说的是青楼,那我们便顺道了解一下。

古代青楼与贤者时间前的期待,恐怕是相去甚远!

青楼,原本是指豪华精致的楼房。高门大户之家的代称。

在南北朝梁朝时,这些高门大户之家蓄养倡伎,大约必不可少。

倡妾不胜愁,结束下青楼。

逐伴西蚕路,相携南陌头。

? ? ? ? ? ? ? ? ? ? ? ? ?——南北朝·刘邈《万山见采桑人诗》

到了大唐,青楼便逐渐成了烟花之地的专指。

所谓:

摇曳帆在空,清流顺归风。

诗因鼓吹发,酒为剑歌雄。

对舞青楼妓,双鬟白玉童。

行云且莫去,留醉楚王宫。

? ? ? ? ? ? ? ? ——唐??李白《在水军宴韦司马楼船观妓》

诗酒剑歌,要在青楼舞妓面前,才意气风发。可见青楼对男人的魅力。

不然,杜牧也不会说什么【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了。

然而,自唐以后的青楼,却不是随便什么地方都可以叫。

必须要达到星级标准,高端会所。大约休闲娱乐之类的小会所,还上不了档次。

只不过我们都喜欢商业互吹,吹着吹着,一般的妓院也说自己是青楼了。

古代青楼对女孩子的艺术修养要求很高。

吟诗诵词、弹琴唱曲,才是主要节目。更是主要的收入来源。

当然,这也是面对市场。

那时古人去青楼,未必只是探讨人类起源等科学研究。

他们去那里,主要是环境优雅,妹子养眼。坐下来喝一壶酒,点上一些美食。放松一下自己的身心。或者只听听音乐看看歌舞,或者只找个聊个来的妹子谈谈心。

更有文人士子,达官贵人在那里吟诗作对,洽谈业务。

大唐五万多首诗,一多半是靠歌伎们传唱,才保留下来的。

那些公事公办不好弄的业务,也不妨在青楼里拍板。

大家把烦人的事暂时往旁边一丢,功名利禄如浮云,寻得片刻休闲。

故而,逛青楼的也往往都是文人士大夫,出手也相当阔绰。喜欢抖抖文学底子,炫耀下逼格。富商巨贾则看上了优雅的环境,高级的服务,谈业务相当方便。

试想,美酒佳肴在前,丝竹管弦在耳。靓丽佳人来回穿梭。

口也吃爽了,眼也看爽了。大家都乐呵呵的,那还有什么搞不定呢?

也因此,青楼比一般的妓院要更高级。

选址更是相当讲究:

要在通衢大道之旁的一条小巷,曲径通幽,避开闹市。

门前最好有杨柳,杨柳依人。

窗外最好有流水,含情脉脉。

室内设计就更是讲究:

厅堂要宽,要有庭院。

所谓: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

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 ? ? ? ?——宋?欧阳修《蝶恋花》

前后有种花草植被,左右要摆几个怪石景观。

池中泛游鱼,轩内垂纱帘。

要有琴棋书画,笔墨纸砚。满满的艺术气息。

这样的环境,即使不探讨人类科学,也相当惬意!

这样的环境,姑娘们除了颜值较好,美丽动人外。自然也要有很高的艺术修养。

唱歌弹琴只是基本功。下棋绘画更是家常便饭。而情商高,会讲话,脑经转得快更为要紧。有些话说得,甚至不亚于外交辞令。

明代三杨(杨荣、杨士奇、杨溥)阁老跑去应酬,点了妓女齐雅秀作陪。

齐雅秀故意迟到。三杨问:干什么去啦?

齐雅秀:在家看《烈女传》。

三杨大笑:母狗无礼!

齐雅秀:我是母狗,各位是公猴(公侯)。

这样的环境,也自然不是必须直奔主题。

宋徽宗赵佶去见李师师。

又是喝茶,又是吃水果,还要香汤沐浴。折腾了老半天,才见到李师师一面。

听了一支曲,连手都没碰,就回去了。

官家谈起此事,还觉得【意趣闲适】,舒服极了!

去了一趟青楼,手都没碰还感觉良好,这也没谁了吧。

中档的妓院叫“酒楼”,营业重点也不是青楼的声色之美。

既然叫酒楼,重点也自然放在了菜色的烹调,器皿的讲究上。

葡萄美酒夜光杯,年轻妹子怀中陪。

等到了晚上,那些酒楼便大红灯笼高高挂。让人一看就知道是“红灯区”。

金陵夫子庙秦淮河,便是古代最大的红灯区。

想那时,一到夜晚,红灯花船必然往来秦淮河上。

声乐纵横,好不热闹。

而江南贡院就在夫子庙旁边。

考试后出来的士子们,顺道去河畔看看风景,听那些楼上不停吆喝的大爷来玩撒。

虽说不比一日看尽长安花,但也是春风得意精神爽。

很有意思的是,旧时王谢堂前燕的王谢故居,也在夫子庙景区,在那秦淮河旁。

乌衣巷口夕阳斜,王谢高楼绽春花。

这些东晋的士大夫们,家中蓄姬是必不可少的。

可能是时代的原因,原本只有被高楼大户包养的歌妓们,也逐步走了出来。

走到秦楼楚馆,由大户人家的独乐乐,变成了人民大众的众乐乐。

低档的妓院便是瓦舍了。通常是官方经营的廉价会所。

这里,音乐美食,鲜衣怒马,大约不再是重点。可能大家就直奔主题了。

既然白菜价,也就无所谓什么格局讲究了。

这还只是官方的。

民间的下等妓院,恐怕连瓦舍的级别都够不上。

有的只有一间板壁房,号称“寮”。

寮在汉字中,有小茅草屋,小茶馆,小酒肆的意思。大抵还能提供一些饮食酒水。

比寮稍微好或者次一点,可以有条船。

船也看级别。贵点的是画舫,一条船也就是他们的营业场所。

经济不够的,就租条破船,也能照常运作。

最最最低级的,当属“窑子”了。

窑子从根本上,连妓院都算不上。

从明代开始诞生,一般是贫困小民,找一间破窑。弄几个落魄的甚至乞丐女子让人选。

选好了,投钱七文,便可直奔主题。

如此价钱,也就不能要求他什么了。

04

说来很是奇怪,在对男女设大防的封建时代,却允许妓院公开存在。

而且最早是由官方经营的。

首创者当属齐国的管仲。

经齐桓公批准,齐国首开第一家官方妓院:女闾(闾,门口)。

当时就设立在齐桓公的宫门口,配备了“老师”700人,由齐桓公担任董事长,管仲任总经理。

管仲开设妓馆,最初只是为了缓解供需矛盾,顺便刺探他国情报、招揽人才。

齐国的酒店有三陪小姐,游走各国的名士自然趋之若鹜。

各国“见贤思齐”,也争相仿效。

越王勾践报复吴国,就组织了慰问团去前线劳军,谓之“游军士”。大约是最早的军妓了。

到汉武帝时,“营妓”便成了一种制度。

最初是临时的,不够稳。大家有意见,就改成分配制,把犯人的妻女强制性分配给军人。

但军中毕竟讲究等级,这样难免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也只好实行营妓制度,官兵一律平等,人人有份。

营妓制度始于汉、兴于魏,唐宋两朝仍然经久不衰。

但唐、宋时期承平日久,原本的劳军就变成了官场上孝敬上司和往来的法宝。

唐、宋的地方官办交接,除了交割文书档案外,还要交割妓女。

唐代,歙州郡守李曜与新任郡守吴圆办交接。

李曜钟情于一位营妓,但营妓是公物,不能带走。只好留诗办交接。

今日临行尽交割,分明收取媚川珠。?? ??

——李曜《赠吴圆》

吴圆回诗说:兄弟,你那个不行啊。

再找找,我想要个更好的!

常州官员杜晦离任时,和相好朱娘一起抱头痛哭。

郡守李瞻一看,成何体统!

想要就直接说嘛,带走带走!

营妓既然能成为官员的玩物,也一定会成为官场斗争的工具。

宋熙宁年间,王安石指控杭州太守祖无择与官妓薛希涛私通。

朱熹诬陷天台郡守唐仲友与营妓严蕊有染。

两个案子当时都吵吵得不行,都是因为官妓们自己扛住了,抵死不招,才算完。

其实这也是趋势使然。

营妓在唐、宋时被规定,只能“歌舞佐酒”,不准“私侍枕席”。

这样就从汉魏的慰问团变成了陪酒女郎。

可是营妓伺候的都是达官显贵。美人在前,几杯酒下肚,后面研不研究科学,就不好说了。

如此,到了明初,朱元璋开始也还在乾道桥和武定桥两处,设置官方妓院。

但后来硬是下决心,严禁官吏宿娼,违者重罚!

罪名次于杀人,可见处罚之重。

然而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公然去妓院不行了,不妨把妓女叫到酒店来,上门服务。

还可以借口研究科学,把妓女叫到后堂苟且。

前面的明代三杨阁老,不就是去苟且了。

而且明代居然还出了《嫖经》这样的专著。

经原本是神圣的,儒家经典中,只有诗、书、礼、乐、易、春秋才可以成为“经”。其余的书只能叫“传”,经的档次可是很高的呢!

佛教中,也只有如来口嗨的才可以成为经(慧能《六祖坛经》比较例外)。

逛青楼都有《经》了,可见士人阶层已经堕落到了什么地步!

这样发展到清代,官方虽然也曾禁止非法娱乐活动,但乾隆以后,还是死灰复燃。

大约在康熙年间,官方妓院已明令停办。

到康熙十年,官方妓院几乎没了市场,逐渐被民间机构取代。只不过他们必须要在官方登记注册,经过登记的,就是有营业牌照的妓女。

到1864年前后,据有关数据,上海租界人口50万,妓院就有668家。

古代秦楼楚馆的发展,大抵如此。

虽历经千年不衰,这不得不让人好奇:

男人们为什么那么热衷于逛青楼?

甚至连问君能有几多愁,都变成了恰似一群太监上青楼。

难道自己的女朋友、妻子不香吗?

应该不单纯只是只有五姑娘的问题。

05

问君何故上青楼?

男人为何热衷逛青楼?只是因为寂寞,没有妹子么?

这让我想起一句古话:大丈夫何患无妻!

在古代,这还真不是问题!

男子二十岁成年礼后,会有家里人来给介绍妹子。而且妹子们都很年轻。

虽然古时理论上,女子十五岁才成年。

但王朝律法:十三、四岁就得嫁人。

如果女孩子们不嫁呢?那便是犯法!家人坐牢。官府派人强制你嫁出去。

最有名的是勾践为了复仇,颁布法令:

女子十七不嫁,其父母有罪;

丈夫二十不取,其父母有罪。

? ?——鲁国·左丘明??《国语·勾践灭吴》

勾践这道法令,给剩男剩女限定了一个年龄。

女孩子最迟最迟十七岁就要结婚,男孩子最迟二十岁。

可实际上,很多女孩往往十五岁上下,就找到婆家了。

十六、十七岁在古代,要算作大龄青年了。

一个男子到了青春的年纪,基本上就会有妹子。

即使家人介绍不到,也会有官府包分配。

如果是当兵的,远在外地不能回家,还有“营妓”来解决需求。如果遇到战事,能俘虏到敌方国家的女人,或者救下无家可归的女平民,也能按需分配。

才会有【大丈夫何患无妻】的根本社会保障!

国家帮你解决了自然需求,就把精力投身到事业上,为国贡献吧!

可惜,如此优秀的传统却遗失了。。。

这让当今喊着:国家欠我一个小姐姐/小哥哥的小伙伴们,情何以堪!

如此,因为寂寞无处宣泄,显然不合理。

也有人说:十三、四岁的孩子,毛还没长齐,模样也没完全长出来。

人间极乐,懂个球呢!

这也不失为一种可能。

毕竟古代没有自由恋爱,结婚前两人互不相识,甚至新婚之夜才见第一面。

更别提三观一致,有无话聊。

这就只能看运气。

一旦女孩子颜劣情挫,或者男孩子木讷刚直。两人又是为完成传宗大业、家族利益而结合,便很难有悸动的感情。最多也就是例行公事。

如此,青楼确实能给予一定的调剂和补充。

只要小哥哥们舍得掏银子,纵使吹自己才华盖过曹子建,创业牛掰如刘备,

也一定会有小姐姐拍手点赞。

正如《嫖经》所云:只须片刻称子建(曹植),不可一日无邓通(西汉著名有钱人)。

只是,这样的调剂需要花钱买,内心深处的满足难免要打折扣。

事实上,无论是官方的营妓、国营的青楼、还是民间的妓院,都是要吃饭的。

获取高额利润,怂恿小哥哥们充VIP、VVIP才是王道。

在金钱与才情之间,他们的天平永远就是倾斜的。当然,这要放到后面去说。

此处的重点,还要聚焦男人逛青楼的内在原因。

干说道理无用,还得说故事。

唐代名妓郭时秀遇到了一个难题。

中书省参政阿鲁温总是找她开玩笑:

时秀,你说,我和那个文人王元鼎比,哪个更让你喜欢啊?

郭时秀笑着答:

元鼎哥哥只是个文人,大人您是国家栋梁。

治理国家,您当然牛掰!哪能跟酸腐文人一样清闲,只为讨女孩子喜欢呢!

看不明白的话,纠结你就品,细品。不纠结就往下看~

北宋国家曲艺中心办主任(当时还不是,不过很快了)周邦彦。钻到了妓女的床底下。

他没想到,他点的这名妓女很火,又来了一位客人点名要她。而且这位客人比他周邦彦的官更大,更牛掰。

被堵在房里的周邦彦,只能往床下钻。

客人在房间呆了半天,和妓女有说有笑。还说带来了进口的橙子,要她尝一尝。

本来被打扰了就不爽,又深夜放毒,周邦彦浑身难受。

难受,一口气就憋出了一首词: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

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调笙。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

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 ? ? ? ? ? ? ? ? ? ? ? ? ? ? ?——?《少年游·并刀如水》

(解析):

两个小情人一起吃橙子,切橙子的刀像清水一样光洁,装橙子的盘子白净如雪。

用她的纤纤细手,把切瓣的橙子送到对方嘴里,爽啊!

房间里暖意融融啊!带烟的熏香在挠心啊!两个人相视而坐,陶醉在妹子的笙曲中。

夜深了,妹子说:

你住哪呢?

都已经夜上三更了。

外面风又冷,路上也没行人,你就别走了吧。

等那位客人走了,憋了好久的周邦彦才从床下钻出来,顺便把这首词送给妓女:

师师,喜欢吗?

师师:讨厌~

师师?对,北宋东京名妓李师师。

那夜,周邦彦到底走没走,我也不知道了。只能是凭词想象吧~

那位和李师师同吃橙子的客人,又是谁?

那还用再问?人家的瘦金体书法,可是流传到今啊!

赵官家隔三差五往李师师那跑,两人缠绵之际,李师师顺带就把这首词唱了出来。

赵官家:咦?!好耳熟!操!

周邦彦这个混蛋!滚!贬出京城!

过了没多久,赵官家再去找李师师,人竟然不在。

左等右等,看见李师师回来了。哟!人都哭花了。

怎么了,小姐姐?

给周邦彦送行去了。他还写了首词。

我看看。

妹妹唱给你听吧:

柳阴直。

烟里丝丝弄碧。

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

登临望故国。

谁识。

京华倦客。

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条过千尺。

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

梨花榆火催寒食。

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

望人在天北。

凄恻。

恨堆积。

渐别浦萦回,津堠岑寂。

斜阳冉冉春无极。

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

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 ? ? ? ? ? ? ? ? ?——周邦彦《兰陵王·柳》

赵官家一看,人才啊!你TM要不是跟我抢女人,?也不至于这样啊!

算啦算啦,放你一马。回来当个曲艺中心办主任吧!

周邦彦身为臣子,却能和至尊天子同嫖李师师。

赵宋官家贬他出京也是一时之气。

但终究还是要召回来。

总不能因为和臣子在妓院抢女人,就罢人家官吧,说出去也不好听。

王元鼎与阿鲁温的地位,也可谓天差地别。但在妓院里,都是一个身份:嫖客。

他们都是客人,都要照顾好。郭时秀不得罪阿鲁温,但也表明还是元鼎小哥哥坏一点。

这便是青楼的一个独特功能:在这里,能体验到短暂的平等。

除了平等,还有放松。

传统的礼教太束缚人了,即使是夫妻之间,也得端着。

男的不端,就是淫邪。女的不端,就是淫乱。

还会被人拿出来嘲讽,在官场上还能成为被人攻击的理由:

西汉京兆尹张敞,就被有关部门检举:给老婆画眉,画得太妩媚!

汉宣帝把他召过来:有人举报你和夫人在家太会玩哦~

张敞嘿嘿笑:夫妻之间,还有比画眉更会玩的呢!

汉宣帝哈哈大笑。

何况传统的妻,总在礼教的要求下,把自己弄得很无性。

眼看黄脸婆,了无生趣。还端着,又不能城会玩。还不能太疏远。

疏远了,又有人会说事。

海瑞就被人举报,和他的两个老婆关系不好。被人说:薄情。

即便不被人举报,总还是生活在一起。

太亲近吧,她没大没小还女王起来了,不拿你当一家之主。

疏远吧,她跟你抱怨,你不爱她了。

哎!女人就像小宗之人一样,太难伺候了!

孔子: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

青楼就不会了!

在家里不好做,不方便做,对方不同意做的事。在青楼可以放开做。

妓女们为了赚银子,都会很配合。

旁人若是看见了,也不会嘲讽。没准还会赞叹车开的真溜!

在酒足饭饱之后,听着靡靡的音乐,搂着嫩滑的妹子。

闻着沁人心脾的香气,耳边不时听着妹子游走在探讨科学边缘的私语。

真是何其放松!

当然,自然赋予的本性,是第一推动力!

太监是不上青楼的(陪皇帝除外)。

青楼在满足了基本需求之上,兼备了休闲娱乐与社交的功能。

歌妓门口中传唱的诗词歌赋,既让人感到放松惬意,又能引来更多的文人雅士争相斗墨。

在没有网络、电视、电脑游戏的古代,打发无聊时间,变得有意思多了!

妻们对夫逛青楼,也往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她们甚至发现:就让那个死鬼去青楼学习一番,再把学到的技术拿回家试试,感觉还挺爽!

男人们更是深谙其中之道。哄好了夫人,再去放松,也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如此,青楼又有了调剂家庭关系的作用。

恩格斯说:以通奸和卖淫为补充的一夫一妻制度,是与文明时代相适应的。

看来,老外也不欺人也!

只是伟大的哲人是否知道,青楼同时还能产生爱情故事。

也许不知道吧。西方的爱情故事,多是王子与公主。

他又怎么会料到,东方的爱情故事,竟是才子与佳人。

06

青楼的爱情故事

进士郭昭述即将离开长安。按大唐的律法,他已被授官(天长县簿)。

到任有期,不得不走。

他有些不舍,在长安的这些日子里,软玉温香,让他痛痛快快大展雄风。

毕竟是青年才俊,血气方刚。

这一别,可怎么舍得啊!

他舍不得,钟情于他的妓女刘国容更舍不得!

人才刚到咸阳附近,就被刘国容的信使追上。

郭昭述展开信来:

欢寝方浓,恨鸡声之断爱;

思怜未洽,叹马足以无情。

使我劳心,因君减食。

再期后会,以结齐眉。

(解析):

睡得欢乐正香呢!就恨那鸡叫来打扰。

想你爱你还没爽够,你就这要走了,马蹄啊好无情!

让我劳心的是你,让我吃不下饭的也是你。

希望再见,我要和你举案齐眉,没羞没臊!

郭昭述看完信,哎呀,小姐姐自己怎么不来啊!

她要是来了,我TM还怕什么迟到啊!

进士欧阳詹年轻时去太原游玩,也被大爷来玩撒的呼声吸引。

一眼看中一位妹子,姿容俱佳!

小姐姐,等等我!

那段日子,堪称流连忘返,乐不思蜀。

后来欧阳詹被朝廷授予国子监中的官职,在长安工作,再也没有机会去太原府。

但他还是对那位妹子念念不忘,时刻念叨要是娶回家就好了。

以致于无心工作,连年终考核都不及格,差点被罢官。

有一次他的部下去太原公干,给他带回来一封信。

欧阳詹读信后,才知道那位小姐姐因为见不到他,相思成疾,竟然故去了!

只留下一首诗:

自从别后减容光,半是思郎半恨郎。

欲识旧来云髻样,为奴开取镂金箱。

? ? ?——太原妓《寄欧阳詹》

小姐姐不在了!!!

欧阳詹晴天霹雳,竟“一恸而卒”,game over了。。。

在南京数年,竟一直不知道:

位于夫子庙东侧贡院街旁的桃叶渡,居然也和妓女的爱情有关。

王羲之的儿子王献之,也是一代书法家。

东晋还是士大夫世代有官做的时代。

更有简文帝的三女儿新安公主,吵着要嫁给他。

但王献之仍然桃花不断,常年在此渡口接送一个女子桃叶。

想那时,那两人频繁约会,大约不少开房。

据说两人相识,起源于王献之经常在桃叶渡洗砚台。

桃叶家里是卖砚台的,两人有共同话题,聊着聊着,也就从砚台聊到了人生。

王献之:小姐姐长得好清秀,叫什么名字?

桃叶摘了一段桃树枝给他。

王献之:桃叶!桃叶!你叫桃叶!桃叶啊,就请你做我的女人吧!

这个故事有好几个版本,桃叶的身份也成谜。一说是砚台商人,一说是秦淮河边人。而所谓的秦淮河边人,一般指的就是在秦淮河夫子庙红灯区的那些“艺术老师”?们。

有的版本说:

桃叶是王献之小妾,家住在桃叶渡对岸,和妹妹桃根一起嫁给王献之。

秦淮河水流很急,渡口拥挤,经常有人落水。

桃叶每次回家就很怕怕。

王献之就做了三首《桃叶歌》给妹子减压。

其中第一首很有意思:

桃叶映红花,无风自婀娜。

春花映何限,感郎独采我。

感郎独采我。是啊!爱情,不就应该是【独采我】么?

正是要独采我,感情才是真挚不渝。不是那种我全都要的占有欲和城会玩。

试想,欧阳詹出身进士,身为京官,要个姿色可人的小姐姐应该不是难事。

却对太原的那位妓女一往情深,初闻噩耗,竟也相随而去!

此情之真,此爱之切。可见真实。

两心相付,此志不渝。

青楼往来诸客,只有才子能与妓女产生感情,也绝非偶然。

就像郭时秀说阿鲁温的那样,高官心系国家大事,又岂能一心附在小女子身上?

是啊,对于他们而言,名节利益才是主流。官场上生存不易,那么多相互斗争,又怎么能只顾着儿女私情?更何况那情还是风月场的。

倒是王元鼎有闲暇写诗、哄人。喜欢得不要不要的。

纨绔子弟、富商巨贾、贩夫走卒走进青楼,最心心念念的,恐怕还是上床聊天。

你要他们吟诗作对,既不会,也没有兴趣。

才子和妓女都是有才情和技艺的,都受过艺术的培养与熏陶。在基本需求之上,能建立起比原始欲望更高的追求。

才子们更看重才情,意味着把妓女当作人来对待。有一种相互尊重、商业互吹,甚至惺惺相惜的平等关系。一旦平等,便可能从知音而知心、知心而贴心、直至心心相印。

才子一般都是文化界名人,妓女是古代文化传媒人和社会聚焦热点。

才子的诗词,可以通过妓女的传唱流传,有的还会名声大噪。

妓女也得以才子的衬托,万人追捧,身价备涨。

才子熟读兴衰存亡,妓女看尽世态炎凉。

这两类人,对人生、对命运、对理想、对追求,对未来,多少有些终极关怀。

何况,才子多半怀才不遇,壮志不酬。

妓女自幼飘零磨难,冷眼人生。

这两类人撞到一起,多少有些同是天涯沦落人之感。

而爱情,也就在这共鸣中,悄然而生。

可这些,都是才子佳人式的。而且那才子还多半是官宦人家。

难道就没有平民百姓,也和妓女哥哥妹妹一回?

当然。。。有的!

临安名妓王美娘得了“花魁”,陪夜价一路飙升,居然涨到了十两银子!

打工仔朱重也想抱得美人一夜欢。

他加班啊、兼职啊。好不容易挣够了十两银子,屁颠屁颠去消费。

老鸨有点看不上打工仔,你随便挑个妹妹都行,天鹅肉你就别想了。

朱重不这么看,真心诚意上门来,又不缺银子,你再帮帮忙呗!

老鸨一看,也是一老实孩子。就教他打扮打扮再来。

现在姑娘们都喜欢帅哥,好歹你也整个中分,打下篮球。

朱重打扮打扮,总算见到王美娘。王美娘当晚喝的有些醉,大致情况了解了一下,有点不高兴。

觉得朱重你一打工仔,又不是有头有脸的人。姐现在身价可是涨上去了!接了你的生意,以后再跟别人谈生意,不好涨价。

朱重也不管,你醉了就醉了。反正我不走,今晚就住这了!

一夜之后,王美娘酒也醒了,感叹朱重一晚上照顾自己,也没什么非分举动,有点歉意。

觉得“难得这好人,又忠厚,又老实,又且知情识趣”。

可惜是市井之辈!要是当官的,冲这人品,托付终身都行。算了算了,价钱双倍还给你,表示感谢。这档子事就过去了。

朱重他老板兼养父去世了,就把养父的店盘过来自己做老板。碰巧王美娘他爸来临安找女儿,一边打工一边慢慢找,就在朱重店里打工。

一年以后了,王美娘被官家公子哥羞辱,流落街头。正好碰到朱重。

朱重正愁有劲没处使,天上掉来的机会。便伸手帮忙,让王美娘又回到了青楼。

王美娘一看这人真不错,你不是想睡一夜吗?来来来,今夜和你好好聊一聊~

这一次,大约朱重使劲得力,王美娘改变了以往的看法。

她用自己多年积攒的钱,给自己赎了身,嫁给了朱重。回到朱重店里一看,呀!父亲也在,这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了。

从此日常聊人生。

而王美娘也改回了自己原来的名字:幸瑶琴。

朱重也可以去掉养父的姓氏,改回自己的本姓:秦重。

等等,这名字好熟悉啊?卖油郎独占花魁啊?嘿嘿嘿~

卖油郎独占花魁很具代表性。

以往的青楼爱情,男方无一不是才子官员,再不济也是有官方背景的富商巨贾。

然而,秦重终于以小商贩身份独占了花魁,改变了幸瑶琴想嫁个宦官人家的初衷。

足见当时的价值观,已打破了士人官绅一统天下的局面。

社会的追求,已经不全是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手里有银子,还是来点小目标比较实在。

同时,这也意味着传统的爱情故事,从满足文人士大夫诗词歌赋的高雅情趣,开始向满足市民阶层酸甜苦辣的各种刁钻口味发展。

市场对象由少数人变成多数人。

恰恰应证了明代的社会需求,已经进入了世俗化的社会。

唯其如此,才能诞生《嫖经》这样的神奇之作。

《金瓶梅》也才能大行其道。

那个谈论诗词歌赋,欣赏高雅音乐的青楼,已经一去不返。

取而代之的,是窑子那样,咱们不来虚的。上来就开门见山。

为何就如此直接了呢?

我们的那些美好的传统、眷念,怎么就没了呢?

07

时代烙印

卖油郎取代了文才子。

这既是时代的进步,也是时代的悲剧。

因为诗词音乐是高雅的艺术,属于贵族阶层的。

而直奔主题探讨人类起源,只可能属于平民阶层。

秦重能最终得到幸瑶琴,也有赖于店老板这样的经济基础。虽然比较官绅差了很多,但在平民阶层里却非常受用。

做官太难还要考试,考上了也不一定能升上去,官阶太多了!

永无出头之日的平民百姓,只能更真切地关注自己的生活,关注这个月挣了多少银子。

有房有车才是王道。

整个时代已经由最初的贵族政治,完全过渡到了平民政治。

连大明的创建者都是平民百姓出身。

则我们将无法丢掉平民阶层自身的烙印。比如:市侩、算小、小家子气。

朱元璋会给官员发很低的工资,却用德道来标榜官员、因为廉洁而理所当然如此。

不信任任何人,全国布满了锦衣卫。

也不要管家(丞相),自己打理财产(朝政)。

而我等平民虽然对爱情,仍有传统文化赋予我们的渴望。但事到己身,还是更在意对方的工作(社会地位)和财产。

那些对人品的考究、对才情的钦慕,都已经逐渐让位于银子了。

似乎银子够了,其他的是可以弥补的。。。

当然,平民阶层也有他的优点:勤劳努力、聪明善良(滑头+好骗)等等。

但在面对青楼之时,还用不上这些。

古代青楼很能适应市场需求的变化,褪掉了包装。

仅仅把弹琴唱曲保留了下来,那些吟诗作对的通通舍弃。

则红灯高楼里,弹的也只能是靡靡之音,唱的也只能是《鹿鼎记》里韦爵爷中意的十八摸。

诗嘛,大约不会再有了。

最多变成了对子,变成了《铁齿铜牙纪晓岚》里面的那句:

闻香下马,抹黑上床。

对银子的需求也变得更加赤裸裸,不再含情脉脉,也不再子曰诗云。

以后的妓女们,也不必再吹拉弹唱。

于是乎,我们更追求感官的刺激,追求影视剧里包装完美的花花绿绿。

则,夫妻已经不再相互满足基本需求,变得了然无趣。

而婚姻最基础的东西垮掉了,也将变得岌岌可危。

但古人,尤其是明、清两代的古人们,似乎不以为然。

更发展出:

妻不如妾,妾不如婢,婢不如妓,妓不如偷,偷得着不如偷不着。

这话究竟最早出自哪里?我也是找了半天。

《金瓶梅》、《红楼梦》,明朝人的小说里都有记载,只是个别词句不同。

然而在早期的汉唐,是没有看到的(应该书读的还不够)。

也就是说,这话有文字的记载,至少在明、清两代。

这正是古代的平民时代。

既然生活平淡,千秋功业与我无关。人生短暂,韶华易逝,不如来点刺激吧。

在古代的传统家庭里面,妻似乎是一直不如妾的。

这很奇怪!

妻的地位是比妾高的!妻和夫是对等关系。我们看汉字,夫、妻的头上都有一把簪子。

而且妻和夫多半相遇于少年之时。

那时大家都是风华正茂,俊男美女。又都经过岁月磨合,彼此学习成长,套路互熟。

何至于敌不过半路杀出来的妾?

再看妾,地位低,和夫家不是婚姻关系,不能和夫家攀亲戚。

妾生的孩子,要管妻叫妈,不能喊自己叫妈。

夫妻吃饭坐着,妾站着。

怎么看也都不如妻有地位。

如果说可能胜过妻的,便是比妻年轻,比妻更低眉顺眼,更你想怎么来就怎么来。

但妻真的就不具备竞争力么?

同样是女人,妾会的妻也会。

如此,则不单纯是妾有优点。应该,妻有妻的问题。

妻,实在太累,太难了!

——未完待续,告诉老王你还想知道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