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轰娘炮的作家,因称呼抗击疫情的钟南山犯难,借用鲁迅4个字(转载)

山东疫情

标签:鲁迅,犯难最新文章

炮轰娘炮的作家,因称呼抗击疫情的钟南山犯难,借用鲁迅4个字
  2019年10月,一位老作家忽然成了“网红”,引起热议。原因是他发表了一篇文章,炮轰“娘炮”,很多人赞赏其军人风骨,敢于对时下的所谓“时尚”开炮,也有一些年轻人不以为然,认为人老了,观念落后,不懂时尚,当时网上争吵很厉害。

这位老作家就是陈先义,长期在《解放军报》工作,是该报文化部原主任,知道他的身份后,人们不由恍然大悟,也只有军人出身的人,才能说得出如此铿锵之语。
  近日,老作家深深被敢说敢做逆行武汉的钟南山院士感动了,写了一首诗。这首诗的第一句是:我该怎么称谓您呢?以这句话开头,围绕该怎么称呼钟南山院士这一话题,引出全诗。我们来看看这首诗,有哪些称呼都不适合称谓钟南山。

注:本帖转自腾讯网 2020/02/07/15:18当代师说/企鹅号

该怎么称谓您呢?
  我不愿说您是明星,
  因为小娘炮小鲜肉们,
  已经消解了它丰厚的内容。
  说你是明星,
  便歪曲了社会对你的尊敬。

不愿称呼钟南山为明星,因为这样,会歪曲社会对钟老的尊重。老作家再一次提到了小娘炮小鲜肉,表达了对他们的不屑。在2019年的那场争议中,陈先义将这种现象是对立面射向我们的炮弹。
  我也不愿说你是学者,
  因为太多太多的学者,
  大脑已丧失说真话的功能,
  面对“人传人”的科学断言,
  有的人语无伦次说话已经模糊不清。
  学术的良心,
  被论斤作两,
  卖给了大腹便便的资本大亨。

那么,就用学者来称呼钟老吧,但是也不行,因为现在不少学者,连真话都不敢说了。这次疫情如此严峻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开始有人不敢说真话,而只有钟老敢于站出来,明白无误地指出“病毒会人传人”,所以,学者这个称呼也不适合。
  我也不愿说你是院士,
  因为用院士的称谓,
  似乎还描绘不出,
  你那泾渭分明,
  揉不进沙子的睿智眼睛。
  何况有的院士,
  视论文超越疫情。
  称你院士,
  似乎还表达不了,
  一个八十四岁高龄的老人,
  那铁骨铮铮的钢铁秉性。

本来,用院士来称呼钟老最为恰当了,但是在陈先义看来,院士表达不了钟老的铁骨铮铮的秉性。这个结论是从对比中得出来的,因为在抗击疫情的关键之期,有的院士在忙着抢发论文。已经对比,这个称呼也不够表达。
  你是医生,
  可我依然不愿这样称谓,
  因为年轻时,
  你曾是一名国家运动员,
  酷爱绿茵场的田径。
  你是一名敢拼的战士,
  最喜欢的词汇是冲锋。

那就用医生来称呼吧,钟老自己也经常说,自己就是一个医生,一个为人看病的大夫。是的,他是医生,但是,他还是运动员,还是冲锋的战士,还是不行,这称呼也不行。
  思来想去,
  我想到了鲁迅先生,
  上个世纪初早已为你定名:
  那是沉甸甸的四个字,
  “民族脊梁”——

老作家思来想去,终于想到了鲁迅先生用过的四个字:民族脊梁。是啊,也只有这四个字才能确切表达钟老,他不就是民族脊梁吗?2003年,他冲到“非典”最前线,当可怕的SARS病毒让很多医护人员恐怖时,他一句“把所有的重症病人都送到我这里来”,就稳定了军心,鼓舞了士气。
  如今,他不让别人去武汉,而自己却义无反顾逆行武汉,以84岁高龄去抗击新冠病毒,只能在飞机上汽车的行进途中稍事休息!

那么,民族脊梁是怎么样的呢?陈先义的诗,从这里开始,对这四个字进行了诠释。
  力拔山兮气盖世,
  天欲坠时南山擎。
  一盏仙壶济世悬,
  国有危难立钟鼎。
  为了我们国家的崛起,
  为了伟大民族的复兴,
  你是埋头苦干的战士,
  你是拼命硬干的先锋,
  你是为民请命的贤达,
  你是舍身求法的英雄。
  你用盈盈的泪水,
  暖化的何止是武汉人,
  那是整个中国的百姓。
  你的眼圈为什么常常发红?
  因为那饱含着的,
  是一个老战士,
  对祖国和人民的无比忠诚。
  南山不老啊,
  大树长青。
  铁肩道义啊,
  有英雄担承。
  看如今千军万马战疫魔,
  战旗指处老“黄忠”。
  这是一面英雄的旗帜,
  战旗的后面,
  是千千万万华夏儿女,
  无所畏惧的强大阵容。
  有这样的队伍,
  有这样的英雄,
  我们所向披靡,
  我们无往不胜。

是的,老作家说的这些,无疑都是民族脊梁的表现,不过,我想送四个字给老作家,将这四个字跟鲁迅这四个放到一起,更能准确地为钟老画像,这四个字就是“国士无双”。钟南山,注定是2020年乃至今后的全面信仰:民族脊梁,国士无双!

民族脊梁,国士无双!

作家简介:陈先义
  河南兰考人。中共党员。1983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1978年后历任济南军区某师宣传干事,解放军后勤学院教员、秘书,《解放军报》文艺部副刊编辑、文艺部副主任,主任编辑。1972年开始发表作品。1992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兼任解放军铁军书画院艺术顾问。著有报告文学集《战神之恋》,长篇报告文学《统帅部参谋的追怀》、《横槊东海》、《1978·历史在这里转折》,文艺随笔集《未入楼台》等。文艺评论集《走出象牙之塔》获1997年解放军文学艺术创作新作品一等奖。
  1983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1978年后历任济南军区某师宣传干事,解放军后勤学院教员、秘书,《解放军报》文艺部副刊编辑、文艺部副主任,主任编辑。1972年开始发表作品。1992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兼任解放军铁军书画院艺术顾问。著有报告文学集《战神之恋》,长篇报告文学《统帅部参谋的追怀》、《横槊东海》、《1978·历史在这里转折》,文艺随笔集《未入楼台》等。文艺评论集《走出象牙之塔》获1997年解放军文学艺术创作新作品一等奖。
  (注:文字来自网络)

四鸭在文版上叫嘎嘎,一斤皮毛七两嘴,两眼迷糊全都瞎!老逗网民笑哈哈! 实为为蒋招魂的 @华夏威武3
  怎么折腾都是鸭!哈哈哈!

@华夏威武3 你这个为蒋招魂的小孽种,你拿电视剧里某些虚构的情节来忽悠别人,且不说那些编剧、导演这样做是讥*还是抬*,你跟着他们的感觉走,真的是洗车的时候,把水灌进了自己的脑子?反m都找不到内容了嘛~~~哈哈哈!
  真可怜!是你的师傅教的吗?还是老老实实跟着替m8341拎鞋子,唯有俺可以拯救你的灵魂哈!~~:)

致敬!钟南山!

我批准:你是第四只~~~~:) @石嘴山11



我批准:你是第四只~~~~:) @石嘴山11

门前大桥下游过三只鸭
  快来快来数一数123
  门前大桥下游过三只鸭
  快来快来数一数123
  嘎嘎嘎嘎真呀真少呀
  为什么只有三只鸭?

@石嘴山11
  第四只是烤鸭!:)

武汉加油!

2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命名为“COVID-19”。

疾病命名:COVID-19
  根据世卫组织新闻发布会视频,对于疾病的正式命名,谭德塞11日在会上解释,CO代表冠状(Cornona), VI代表病毒(Virus), D代表疾病(Disease), 19则因为疾病爆发于2019年。
  病毒命名:SARS-CoV-2
  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在生物学论文预印平台bioRxiv上发表声明,其委员会的冠状病毒研究小组(CSG)此前将新型冠状病毒暂命名为“2019- nCoV”,根据系统学、分类学和惯例,CSG现正式将该病毒命名为“SARS-CoV-2”,并认定这种病毒是SARS冠状病毒的姊妹病毒。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