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人泪,夏夜如花

人如花

标签:如花,夏夜最新文章

  我抬头凝视着黑夜,窗外仅有的那几棵树在摇曳着,发出“沙沙”声,把我的思绪吹到那个夏天。——题记

  幼年的我眨巴着眼睛,傻乎乎的望着夜空,我用手指着天问:“外婆,天上一闪一闪的是什么啊?”外婆停下手中的活,轻轻的抚着我的头说:“天上啊,那是花,和小婷一样漂亮的花。”外婆看着夜,嘴角挂着诺隐诺无的笑。我听了后,便开始满院子的蹦来蹦去,笑声回荡在这个不大的小院里,但却充满了欢笑。现在想想,那时的自己真的是太天真了,竟单纯的以为,夜空上面的是花,是和我一样漂亮的花。

  岁月无痕,转眼7年过去了,外婆头上以有了过半的银丝。但我们却很少在回去了,偶尔回去的时候,刚一进门就可以看到那灰旧不堪木桌与桌上丰盛的饭菜呈现鲜明的对比。外婆一看见我们,便笑着招呼我们坐下。吃饭的时候,外婆的筷子总是向着我们的方向不听的伸过来又缩回去,可我却只看到了外婆碗里除了白饭还是白饭。这个时候,我总会说:“外婆你也吃嘛。”说完,便又低头继续扒饭。可我却忽视了,外婆原本发着光的眼眸黯淡了。多了那么一丝丝悲哀,少了那么一点点的欢乐……

  其实外婆也是希望和我们在一起的吧,大家一起坐在不大的小院子里,谈着心,聊着天,就任由星光照在我们的笑脸上,和星星一起分享我们的快乐。这是多么让人开心的一件事啊。外婆是害怕寂寞的,我现在知道了,可我却明白的太晚了些了。也许,当我们走后,每当夜深的时候,她也只会一个人默默地坐在庭院里,孤灯只影,满屋冷清。

  那夜,我在床上翻来翻去,却迟迟不见有睡意袭来,便干脆爬下床,独自一人走到庭院里去。我坐上台阶,只听得见四围的风在“呼呼”的吹,吹着叶子“沙沙”的响。我内心感到一阵孤寂,只能凝视着夜。就活像一只丢了家的小鸟,只能站在树头,眼神一阵恍惚,我视乎见到了外婆的影子,那么孤单,那么寂寞。“小婷,怎么不去睡觉,跑这来干什么。”门被打开,发出木头独有的“吱吱”声。把我着时吓了一跳缓了口气,喃喃回答到:“睡不着,就出来坐坐。”我说完便把目光朝向了星空。可我忽然想起了些什么,问:“外婆以前为什么骗我说天上的是花呢?”我望了望星空,怎么看都只有像小光点的星星,那有什么花嘛?外婆却说:“因为天上的星星就是小婷你啊,在外婆心里小婷就跟花一样的漂亮。”外婆有些嘶哑的声音刺痛了我的耳膜,内心泛起一阵又一阵的苦涩。我将头高高抬起,希望风可以蒸发掉眼眶里的泪水。我不想让外婆看见我懦弱的一面,可泪却又更猛烈地流了下来。原谅我,现在才开始理解你。

  小时候与外婆的点点滴滴如潮水般涌上我的脑海。外婆唱的歌谣回荡在我耳边:月光光,夜光光,星星伴着我家乖乖郎……

  我哪里是天上那闪亮亮的星星啊,我只是外婆心里那娇滴滴的花而已啊。

    常州淹城中学初二:鞠芷婷

    相关文章: